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日前逮捕了5名涉嫌秘密充當中共代理人的特務。被3名中共特工跟蹤、騷擾、監視的另一名受害者,是加州自由雕塑公園六四紀念碑以及原本放置於中文大學「民主女神像」的創作者、旅美雕塑家陳維明。

陳維明是著名雕塑家,原先陳列於中文大學的「民主女神像」及嶺南大學的「天安門大屠殺浮雕」,均出自陳維明之手。

而他近期的作品——在加州自由雕塑公園展出的「中共病毒」雕像,遭人燒燬,目前僅剩基座。陳維明在接受本報《珍言真語》節目訪問時表示,因為從事與民主人權議題相關的雕塑藝術工作,一向非常警惕,而且早就猜想到中共有可能會搞破壞。他說:「雕塑安裝完以後一直裝在箱裏進行保護,因為在這以前已經有一些異常的情況發生了,例如太陽能攝像、照明都被剪掉了。」

中共特務扮演藝術經理人接近目標

他擔心中共會進行破壞,後來在整個製作過程當中,有人通過他的藝術經理人聯絡他,聲稱希望雕塑可以到紐約最好的藝術博物館展出。

同一時間,陳維明突然收到了FBI通知,表示中共對他非常有興趣,但也說了他暫時沒有生命危險,只是讓他多加注意。最初他並未將兩件事聯想起來。但他後來才知道,今次被美國當局起訴的5人中,包括一名非華裔人士Matthew Ziburis,而這人正是當日冒充藝術經理人來跟他洽談的。

「他當時說是簽訂合約,說他的老闆對我的雕塑非常有興趣,要購買、要出雕塑公園。說那些民主、自由的那些雕塑……香港雕塑,還有坦克人他都有興趣,浮雕要簽訂合約;後來又說沒有那麼多資金,所以(叫我)先把製作的中共病毒雕塑運到紐約去展出。」

Matthew Ziburis 要求安裝兩個攝像頭,「他說這個雕塑立體有些看不到,他想全部都能夠看到,當時我想可能因為他的背景。」陳維明說,Matthew Ziburis當時身上帶著錄影機,宣稱他老闆因為很喜歡、很欣賞陳維明的作品,所以很想詳細看看雕塑的製作過程。後來他才明白,他們其實是想了解雕塑用甚麼材料來製作、工作員工是甚麼人等等細節。「這些攝像鏡頭根據美國司法部稱,終端監視是在中國的國安(那裏),當時會有些知道情況,但是沒有那麼細的,現在謎底已經揭曉了。」

雕像遭3名中共特工焚燬

2021年7月23日,加州自由雕塑公園(Liberty Sculpture Park)剛落成竣工的「中共病毒」雕像遭不明人士燒毀,僅剩基座,陳維明已決定重新創作該作品。後來經FBI查明,日前被捕的5名中共特務中,其中劉藩、Matthew Ziburis與孫強3人,就是涉嫌策劃毀壞「中共病毒」雕塑作品的疑犯。陳維明說:「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中共特務以為在這個自由國度為非作歹也沒人管他們,但現在就是收網的時候了。」

陳維明坦言之前一直沒懷疑Matthew Ziburis,直到後來雕塑被燒了才有了些懷疑。甚至當陳維明的藝術經理人與Matthew Ziburis聯絡的時候,對方說他在以色列,因為他是猶太商人,陳維明也沒有對他有所懷疑。Matthew Ziburis當時自稱他的老闆是猶太企業家,是一個猶太商會的會長,對陳維明的雕塑很有興趣。而Matthew Ziburis就作為藝術經理人的身份跟陳維明在紐約的藝術經理人洽談。

「他說他的老闆是在網上看到我的作品,有關民主、自由方面的作品,就說他是我的粉絲,所以就派他來進行這方面的接洽。他也給我看了他老闆的照片,是一個猶太人的長者,而且他一開始也說到,是要在美東建立一個民主博物館,那麼民主博物館要把我這些作品拿過去,就很順理成章了。」

陳維明表示,中共特務很狡猾,一開始並沒有說對「中共病毒」雕塑有興趣,只說對民主自由的雕塑有興趣。後來他們才說資金不夠,希望陳維明先把現在正在做的「中共病毒」雕塑拿去展出。到後來因為「中共病毒」雕塑已經被燒掉,中共特務的目的已經達成,就沒再與陳維明聯繫。而陳維明一直認為Matthew Ziburis也許是無辜的,只是他的老闆讓他來簽訂合約他就來簽訂合約,至於傳遞資訊給中共,他可能不太知情。

3個計劃環環緊扣 一步不得逞走下一步

「但是現在看來他們完全是在一起的,來研究怎麼樣來對付這個雕塑的,他們當時一開始也沒有,他們這種電話、電信來往並沒有想在雕塑公園來燒毀雕塑。」陳維明認為,中共特工有3個步驟,第一個步驟就是拿到他的私人資料,看有沒有甚麼價值可以用來攻擊他,誹謗他的名譽,結果一無所獲。接著第二個步驟,中共特務本來想在雕塑公園展出以前把雕塑拿到手,所以他們一直催促陳維明要在5月18日,就把雕塑運到美東展出。

「如果雕塑運出工作室的話,那他可能在路上就把這個雕塑破壞掉了,就不存在要花很大的氣力,到雕塑公園把這個雕塑燒毀的問題。但是我沒有同意,因為我這邊已經發出通知6月4日是要揭幕的。」正因為第一、第二個計劃都沒得逞,所以特工就實施第三個計劃,就是直接到雕塑公園進行破壞。

陳維明指中共特務最初的破壞方式不是焚燬,而是想用鐵鍊把雕塑拉倒,但被保安發現。「就在一個星期以後,他們研判覺得對玻璃最好的摧毀的方法就是用火攻,後來我看到現場,我們拿回的證據有橡膠手套、還有燃燒棒這些作案工具,說明他們是有備而來的。」而第二次進行破壞,焚燬、縱火是在當日下午6點。「他們在中共的指揮下,要在白天摧毀雕塑,也許他們知道我的行蹤,那時候我不在這邊,這個也是他們作案時間的一個考慮」。

中共花巨大資源 誓要拔出眼中釘

至於成為被中共特務釘上的目標,他會否擔心,陳說:「擔憂當然是會有所擔憂,但是害怕是沒有了。如果大家都是因為害怕,不去主持正義的話,我想這個世界就完了。你們《大紀元》在法拉盛宣傳真相的攤子給人破壞,幾個人都被他們毆打了,你們還是不屈不撓的在傳播真相。那麼我們民運人士,當然也會為了自己的理念,執著的理念,去推進這種理念,不會為這種威脅、恐嚇所嚇倒。」◇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