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媒體報道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迫使拜登政府重新思考其政策優先事項,但它仍然認為北京是美國的長期威脅。

自2月24日烏克蘭戰爭以來,美國已計劃增加軍費開支,並在俄羅斯附近增加軍事存在,以應對莫斯科對烏克蘭的入侵,同時也在努力保持對打擊中國(中共)的長期關注。

《華爾街日報》周一(3月21日)報道說,雖然美國已為烏克蘭提供了多重經濟以及軍事援助,但拜登政府仍在尋求一個平衡點——既能應付歐洲的關鍵時刻,又能保持美國對亞洲的關注。

五角大樓的一位高級官員告訴《華日》說,雖然五角大樓將對歐洲國家的需要作出相應的反應,但主要重點仍然是在對抗北京上。

「我認為,仍留有餘地,可以與我們在歐洲的盟友一起強化我們的立場,且不至於成為巨大的反作用力,阻礙我們聚焦中國。」該名官員補充說。

自2018年以來,五角大樓的戰略就將中國(中共)和俄羅斯列為主要關切,北韓、伊朗和暴力極端主義是次要威脅。這種「二加三」的方法——兩個主要對手和三個次要對手——預計將被「一加四」的戰略所取代,即中國(中共)是那個唯一的主要對手,而俄羅斯併入次要威脅中。

因為烏克蘭戰爭,原定於今年早些時候發布的美國新國防戰略被擱置。官員們說,政策制定者幾乎在去年年底就完成了這份文件,並在入侵事件發生後略微調整了措辭,他們沒有對文件進行全盤重寫。

據五角大樓官員稱,美國新國防戰略將在未來幾個月發布,俄羅斯仍然排在中國之後。

「根據我們的評估,中國(中共)仍然是目前和本世紀餘下時間內唯一能夠系統地挑戰美國的國家,這意味著在外交上、技術上、經濟上、軍事上、地緣政治上」,這位官員說,「而俄羅斯不在這個陣營中,一年前他們不在,今天他們也不在。」

然而,對烏克蘭的入侵引發了美國的高層政策、外交和軍事官員對忽視來自中國(中共)戰略威脅的擔憂。因為戰爭正迫使美國官員重新處理同時對抗兩個主要對手的問題,關於在歐洲和亞洲之間分配軍力與裝備的數量與質量爭論再次出現。

白宮拒絕就國防戰略報告發表評論。

前美國駐北約大使、退役陸軍中將盧特(Douglas Lute)說,在決定哪些美國部隊去哪裏時,重疊程度比預期的要低。

他說,反擊中國大陸的計劃主要依靠海軍和空軍,而威懾莫斯科則需要地面部隊,主要是靠美國陸軍,而美國陸軍在太平洋地區的作用有限。

一些已經供不應求的關鍵武器系統,如愛國者反導彈系統、無人偵察機,甚至是裝備有導彈和先進雷達的潛艇和美國驅逐艦,將在這兩個戰場和中東地區有很高的需求,會迫使五角大樓做出痛苦的取捨——歐美還是亞洲。

在烏克蘭危機中,北約希望美國增加駐兵人數。美國已經向歐洲部署了1萬5,000多名士兵,幾十年來首次將美國在歐洲的兵力提高到10萬多。北約成員還向波羅的海、波蘭、匈牙利和羅馬尼亞部署了增援部隊。

拜登周四(22日)將在布魯塞爾會見北約成員國領導人,他們渴望美國對該地區作出更多承諾。

拉脫維亞國防部長帕布里克斯(Artis Pabriks)本月早些時候在歐洲告訴媒體:「我們需要一些防禦設施、火箭炮,這是我們所需的,理所當然,我們希望美國士兵在這裏長期駐紮。」

但在眼前的危機結束之前,五角大樓官員不願做出這種長期承諾。外界預計,美國陸軍將是早期在北約提供增援部隊的很大一部份,因為它比大多數歐洲軍隊規模更大、裝備更好,而且可以更快地部署。

前美國駐北約大使盧特預計,美國在歐洲的軍事存在將大致增加一倍。

他提醒說,雖然俄羅斯軍隊自入侵以來表現不佳,未能實現任何關鍵目標,但俄羅斯仍然讓美國的政策制定者和軍事官員感到不安。#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