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俄戰爆糧食荒 入口國搶糧 出口國糧荒

俄烏戰事持續,令不少國家都擔心糧食供應問題。原因是烏克蘭與俄羅斯都是糧食出口大國,但是因為打仗,搞得烏克蘭的農業幾乎停滯,更緊急叫停了小麥等糧食的出口,而俄羅斯則因為制裁,令不少糧食都賣不出。

這件事不僅影響它們兩個國家,更對長期依賴糧食入口的國家有影響。例如,法國有農場表示,小麥、粟米等穀物連續加價,加了15個月。打仗之後,每噸飼料由170歐羅加到350歐羅,足足多了一倍。

有飼料生產商協會就要求法國政府,每個月要儲備80萬噸穀物。全球最大的小麥入口國埃及,去年有八成入口小麥都是來自俄羅斯和烏克蘭。打仗期間,埃及政府不想麵包價格飆升,所以直接出手,將那些無補貼的麵包固定價格。早前,埃及當局已經向麵粉、扁豆及小麥等穀物,實施了三個月的出口禁令,目前還在與印度這個第二大小麥生產國談採購。而保加利亞就想由政府出錢,採購150萬噸糧食。
 
相反,有糧食出口國就擔心,外界搶糧反而會令自己國家出現糧荒。目前,阿根廷就暫停豆油及豆粕的出口,摩爾多瓦及塞爾維亞限制小麥和糖的出口。而作為棕櫚油最大生產國的印尼,加了八成出口關稅,加至每噸675美金。多個東南亞國家也一齊面臨小麥和飼料價格上升的問題。

法國農業部長說,烏俄戰事有機會導致全球糧食危機。而聯合國糧農組織及七國集團敦促各國,要保持貿易開放,還說保護主義會推高糧食價格。而國際農業發展基金擔心,糧食荒會令東非貧窮國家的飢餓問題加劇。
 
其實,本來在全球貿易一體化的情況下,我們香港的糧食也是來自世界各地,恨依賴食入口貨,例如巴西豬、泰國米。今次烏俄戰爭令這個連鎖效應發生,似乎也令不同國家反思下,在糧食和材料的供應方面,是否還要那麼互相依賴,是否應該有所改變?

日本硬起來劍指中共 印度不譴責 澳洲日本都說諒解

不知大家有沒有留意到,日本對於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回應很強硬,打破了這麼多年來的慣例。有分析人士認為,今次烏俄之戰,更加有機會令東京改變國防戰略,令日本更強硬地去回應中共在亞洲稱霸的野心。
 
法新社指,其實之前俄羅斯在2014年入侵烏克蘭時,日本的反應非常冷淡。但是,今次烏克蘭被人打,日本是前所未有的積極去配合西方國家宣佈制裁。不僅發表了強硬言論,還送了許多補給物資給烏克蘭。
 
而日本的憲法講明,他們只可以防禦,但是今次烏俄戰爭令他們開始會想,「國防開支應不應該增加呀,應不應該擴展軍事能力呀」之類的問題。

法國智庫戰略研究基金會亞洲專家倪雅玲表示,之前日本經常被人罵不問世事、不願意直接參與任何危機。但是,今次東京很強調他們也有做事,證明給人看,自己不是袖手旁觀。
 
法新社認為,雖然今次大家都以為,日本有如此強硬的回應,是因為俄羅斯與日本也有領土爭議,但是其實更加重要的原因是要做給中共看,因為日本看到中共在印太的野心越來越大。
 
Temple University東京分校的政治學副教授James D.J. Brown說,以前日本很怕對俄羅斯強硬,會令俄羅斯與中共的關係更加緊密,但是現在完全相反,因為當前的想法是 ,如果讓俄羅斯開創先例,中共就會跟風。
 
而《南華早報》亦有報道,日本前外相、自民黨宣傳本部長河野太郎在上星期說,就算影響能源問題也好,日本都要制裁俄羅斯,因為日本要與盟友一齊對抗中共。
 
上星期,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亦表示,希望印度總理莫迪可以對俄羅斯更加強硬。而印度是「四邊安全對話」當中,唯一一個沒有大力譴責俄羅斯的國家,原因之一是因為俄羅斯一直都是印度的主要武器供應國。
 
在昨日,澳洲總理莫里森也與莫迪開會,對於印度未在公開致詞時譴責俄羅斯,澳洲就很寬容地說,理解印度立場,不像是對中共那樣,不斷要中共譴責俄羅斯,同時還說,「四方安全對話」不應該將重點放在烏克蘭那邊,不過強調有必要盡快結束在烏克蘭的戰火和暴力。
 
「四邊安全對話」的目標也很明確,中共才是全球的最大安全隱患,所以現在給印度留了個台階下,等中共真的想在亞太區域鬧事時,印度也不會因為俄羅斯的原因,而當作什麼都看不到、什麼都不做,
到時侯才可以更團結地對抗中共。

前微博審查員爆中共軟性網絡審查 史丹福研究發現反美反俄留言5:1

中共繼續不譴責俄羅斯,外交上不定性為入侵,對於審查國內的反戰言論,情況雖然有放寬,但是仍然持續。

數字是不會說謊的,史丹福大學傳播學系副教授潘婕與香港中文大學研究人員,查看過去這兩個月,微博上關於烏克蘭的50萬個評論,當中有一半將戰爭的責任歸於烏克蘭、美國或者西方國家,只有十分之一的評論是指責俄羅斯。

針對這個現象,曾經在微博做過審查員的劉力朋,在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表示,反戰的帖文,這幾日的確是多了,反映了審查制度好像有一些放鬆。但是陳述戰爭經過,以及批評美國的帖文和評論,從來都沒停過。只要涉及美中關係的議題,都會受到很嚴格的審查。所以,看得出中共的主軸仍然是反美及敵視西方。

一般民眾的聲音,你可以說是民粹,不需要太過重視,始終都不會影響到什麼大局,就像街邊的阿伯隨口講兩句,用來發泄,對世界局勢不起作用,不過如果是中國學者和專家,又可不可以稍稍影響到時局變化呢?

不知大家記不記得,之前2月26日,有5個中國歷史學者發出公開信表示,中共有必要表態去反對不義戰爭,而且應該支持烏克蘭人民保家衛國。這封公開信不到3小時就被人封殺了。 而不少名人在微博批評俄羅斯或者純粹反戰,也很快被人禁言

美國之聲指,自從烏俄開戰以來,大陸的社交平台一直充斥著民族主義,絕大多數都是支持俄羅斯,視美國為首的西方為開戰者。誰知等到拜登和習近平要見面會談的時候,之前敵視西方、充滿民族主義色彩的留言就不見啦,只剩下新華社及CCTV這類官媒的帖文,而留言區也只會見到幾乎清一色的支持,絕對不會見到有什麼反美聲音。話說是不是有點像童話故事《國王的新衣》呢?

其實大家也不難發現,不論中共什麼取態,內地的網民都會跟著,不只是一種審查,更是一種洗腦。試問下,一個人由小到大,都在一個充斥著言論審查、政治主導思想的社會裡面成長生活,又怎麼能夠發展真正的獨立思想呢?但是,有這種覺悟的人,在中國就似乎不普遍啦。

「中美印象」中文網,日前刊登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是由國務院參事室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理事長胡偉寫的,標題講明是《俄烏戰爭的可能結果與中國的抉擇》,內容說中共一定要與俄羅斯、普京割蓆,誰知就有人批評胡偉是「華盛頓走狗」,之後下場是怎樣,相信大家也能猜到,就是「中美印象」中文網被封了。「中美印象」的主編劉亞偉,在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說,這篇文章有30萬個點擊,而社交平台亦有數以百萬計的轉發。

中俄關係在內地得到民眾支持,但是政治、學術及經濟範疇的精英,就不一定都是這麼想的。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前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國事務主任韩磊(Paul Haenle)表示,許多中國學者相信,中共與俄羅斯的關係會越走越遠,而他似乎認為,在中共眼中,專家和學者的影響力可能會大一些,所以仍然覺得有希望可以透過影響決策層,令北京遠離俄羅斯。

有網友說,如果覺得精英分子的觀點可以影響到中共的決策層,未免太過樂觀啦。有獨立思想的知識分子,在中共治下的下場大多數都很慘,試問下又會有誰敢與習近平唱反調,希望中共與俄羅斯割蓆呢?

這其實是一個惡性循環,因為洗腦教育製造出的下一代,只會跟著中共的想法,之後演變成不懂批判,或者不想被人排擠而跟大隊,最後所有人淪為應聲蟲,獨立思考的人就會越來越少。

當然,這就是中共的目的,所以還有獨立思想的人,千萬不要想著能改變中共,你只會被它改變,唯一可以令中國變好的方法,就是和中共say goodbye。

以色列左右逢源 或成澤連斯基普京談判地點

最近,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一直想約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耶路撒冷談判。

克里姆林宮昨日(21日)表示,莫斯科與基輔之間的和平談判還未有任何重大突破,還呼籲那些能夠對烏克蘭施加影響的國家,可以利用自己的影響力,令基輔在談判中更有建設性。克里姆林宮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在視像會議時說,和談仍需要有重大進展,才可以為普京和澤連斯基的會談打下基礎。以色列總理貝內特昨日表示,雖然烏俄會談有一些進展,但是雙方仍存有很大差距。

自從戰爭以來,貝內特在外交上一直都很審慎。他經常說,以色列與莫斯科和基輔的關係都緊密。早前澤連斯基在以色列演時說,希望以色列不要再保持中立,他說國家之間可以斡旋,但善惡之間不可以。以色列到現在仍然沒有為烏克蘭提供任何軍火,亦沒有加入西方的制裁,不過就有提供人道支援。

不過,在前晚(20日),澤連斯基在Telegram發帖文,多謝貝內特為了促成和談而付出的努力。他說,感激貝內特所做的一切,可以令他們之後在耶路撒冷這類和平的地方,與俄羅斯進行和談。

目前,無論是哪個國家,相信都會想戰爭快點結束,無論談判進展如何,都想戰火能先平息。否則,戰爭拖得越久,慘的只會是無辜的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