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意大利劇作家、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說:「『華爾街』的投機者在其中打滾的經濟體每年用貧困殺害上千萬人,紐約就算死了兩萬人又怎樣?」

科羅拉多大學博爾德分校某教授把「9.11」的受難者比喻成「小艾赫曼」(納粹德國屠殺猶太人的罪魁之一)。

為了阻止美國對伊拉克和阿富汗動武,各種激進左派勢力聯合發起了大規模的反戰運動。

某激進左派學者在麻省理工學院演講時說,美國是「最大的恐怖主義國家」,美國計劃在阿富汗發起「悄無聲息的群體滅絕(a quiet genocide)」。

各地左派於是發起「和平守夜」和抗議集會(teach-in)。

美國在阿富汗的反恐戰爭進行得如火如荼的時候,此人到接近戰區的印度次大陸旅行了兩個星期,向上百萬的穆斯林和印度教徒散布謠言。

他說,美國計劃用飢餓的方式殺害三四百萬阿富汗人,美國是最大的恐怖主義國家,美國的所作所為遠遠超過「9.11」的兇惡和殘暴。

摩加迪沙之戰,代號「超級64」的美國空軍黑鷹直升機遭民兵擊落,為了營救其上的機組人員,導致大批美軍部隊身陷敵陣,美軍傷亡慘重。(維基百科)
摩加迪沙之戰,代號「超級64」的美國空軍黑鷹直升機遭民兵擊落,為了營救其上的機組人員,導致大批美軍部隊身陷敵陣,美軍傷亡慘重。(維基百科)

哥倫比亞大學某教授說他希望美軍經歷「一百萬次摩加迪沙之戰」。摩加迪沙之戰指的是1993年在索馬里發生的阿蓋達組織襲擊美軍的事件,18名美國士兵死於這一伏擊。

激進左派發起的反戰運動針對的是自由世界的旗手美國,是在拉自由社會打擊恐怖主義的後腿,客觀上成為了恐怖份子的內應。

在2003年2月,在美國進攻伊拉克一個月之前,本拉登通過半島電視台發布了一段錄音,號召人們起來抵抗美軍,要在巷戰中重創美軍,裏面公開聲稱「穆斯林的利益與社會主義者的利益在反戰上是一致的」,向反戰的左派組織發出動員令。

被曝光最多的一個反戰組織叫「A.N.S.W.E.R」(Act Now to Stop War and End Racism),這是一個典型的左派激進組織,成員大多是社會主義者、共產主義者、左派或者進步主義者。

其主要組織者很多都與「國際行動中心」(International Action Center)和「工人世界黨」(Workers World Party)有關。

「工人世界黨」是美國的一個極端的共產黨組織(revolutionary Marxist-Leninist Communist Party),所以「A.N.S.W.E.R」其實是史太林共產主義的一個前沿部隊。

參加反戰的還有革命共產黨(Revolutionary Communist Party)的前台組織「不要以我們的名義(Not in Our Name)」,而革命共產黨是和中共有聯繫的馬列主義政黨。

除了積極為恐怖份子開脫、組織參與反戰運動以外,法律界的激進左翼全力以赴地反對「9.11」之後不久國會通過的旨在增強美國反恐能力的《愛國者法案》。

在該法案通過之前,聯邦調查局用了七年才把南佛羅里達大學的電腦科學教授、為恐怖份子提供資助的阿利安(Sami Al-Arian)逮捕歸案。

如果有愛國者法案,提前把阿利安抓捕歸案,也許可以避免9.11襲擊。

策劃1993年世貿中心爆炸案的「盲眼教士(blind Sheikh)」拉曼(Omar Abdel-Rahman)1995年被判處終身監禁。

其辯護律師林斯圖亞特(Lynne Stewart)藉著到監獄裏探望拉曼的機會,替後者傳遞訊息給其中東的追隨者,告訴他們繼續進行恐怖活動。

斯圖亞特2005年被判有罪。令人驚訝的是,在她的有罪判決之後,斯圖亞特反而成為左派的政治偶像,屢屢被邀請到大學、法學院及其它集會演講。

美國學者大衛霍洛維茨(David Horowitz)2004年出版的研究著作《邪惡聯盟:激進伊斯蘭教與美國左翼》,揭示了伊斯蘭極端份子與美國激進左派之間危險的關聯。

他通過分析指出,國際激進左翼已經成為伊斯蘭聖戰組織的邊防戰士。

為甚麼西方激進左翼願意和恐怖主義者站在一條戰線上反對西方民主國家?西方激進左派發起體制內長征,為了從內部摧毀西方文明不遺餘力,所有有助於實現其目標的力量都成為他們聯合的對象。

雖然左派意識形態在表面上和極端伊斯蘭意識形態冰炭不容,但由於兩者有高度相似的目標,因此結成了危險的反對西方文明的聯盟。由於同樣原因,兩者都成了共產邪靈毀滅人類的得力工具。

結語

從巴黎公社、列寧的國家暴力和恐怖政策到中共的國家恐怖主義,共產主義一直把恐怖主義作為它的重要工具。

不僅如此,在共產國家之外,共產邪靈在不同時期操控不同的人群作為其實現恐怖主義目的之工具,包括運用恐怖份子為棋子左右世界的局勢或轉移人們的注意力。

隨著科技發展,沒有道德約束的恐怖份子越來越容易運用各種手段來製造恐怖,人類時刻處於他們的威脅之下。

恐怖主義份子要用暴力打破世界的秩序、用恐懼來掌控人心,使用的手段是反道德、反人類普世價值的,要達到的目的是邪惡的。

這些核心理念與共產主義同根同源。可以說,共產邪惡因素為那些恐怖主義份子提供了深層的邪惡價值的支撐點,為他們提供了土壤和溫床。

恐怖主義最大的犧牲群體往往都是那些產生恐怖份子的人群和國家,雖然見諸報端的常常是恐怖份子對西方的襲擊,而被極端伊斯蘭恐怖份子殘殺的最大犧牲群體卻是穆斯林。

這一點同共產主義殘殺的一億多人幾乎都是自己的百姓,可謂同出一轍。

恐怖主義帶來了暴力、仇恨、殘殺、恐懼、廢墟和悲劇,其受害者是全人類。恐怖主義與共產主義密不可分。

共產主義本身就是最大的恐怖主義,同時又扶持了其它形式的恐怖主義,因此,與人們通常認為的恐怖主義相比,共產主義才是對人類的根本威脅。

不把恐怖主義的毒根拔掉,世無寧日。認清共產邪靈是人世間恐怖力量的根源,站在神的一邊,走回神為人留下的傳統的正路,邪靈才無法利用人類達到毀滅人類的終極目的。

第十六章 環保主義背後的共產主義推手(上)

地球是人類的生存環境,為人類提供了食物、各種生存資源與發展條件,讓人類繁衍生息,綿延數千年。(pixabay.com)
地球是人類的生存環境,為人類提供了食物、各種生存資源與發展條件,讓人類繁衍生息,綿延數千年。(pixabay.com)

地球是人類的生存環境,為人類提供了食物、各種生存資源與發展條件,讓人類繁衍生息,綿延數千年。

人類與自然環境密切互動,中西方傳統文化都強調人與自然的良性共生關係。一方面,「天地之生萬物也,以養人」,即天創造萬物的目的是為了養活人,萬物可以被人類善用;另一方面,人在生活中需要遵循天地之理,用之有度,主動維護人類生存的自然環境。(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