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遍欄杆說簫心》

蹊通大道步常前,莫懼塵紛霧靄兼。

拍遍欄杆誰能解,劍氣簫心自了然。

面對疫情爆發,特區政府左支右絀。一方面是一直以來在處理疫情有關問題的政策方向上出了嚴重偏差,造成今天這個尾大不掉的局面。這一點在這個專欄都曾經討論過,不再重複。現在面對每天幾萬人確診的情況下,特區政府沒有辦法有效應對,政府整個團隊及特首林鄭月娥的民望也創下近兩年來的新低。

以疫情爆發為理由押後特首選舉,顯然不會是特區政府自己提出。在此之前,林鄭月娥曾經講過,涉及特首選舉的人數不多,只是1,500人,看不到有押後的必要。就算現在疫情爆發,如果真的要如期進行特首選舉,在安排上也不見得有難以克服的困難。例如説,只要在會展預訂三個廳,選舉日就由早上八時到下午一時投票,平均每個廳每小時只是接待100個選委,絕對可以在保證安全的情況下進行。況且,現在所謂完善了的這個選舉,根本不需要有什麼選舉工程,只要大家摸清楚北京的意向,那1,500人就會自動自覺投下他們那一票。

北京把特首選舉的提名期及投票日壓縮到這麼緊湊,顯然原本也是想速戰速決。去年12月19日的立法會選舉,都已經搞到海外的傳媒廣泛報道,英美的政府官員、議會,及歐洲議會都發聲批評。因此,北京絕對有理由為免夜長夢多,避免讓這一個如此的特首選舉成為話題!

到頭來北京仍然要把特首選舉押後,看來不會是因為疫情這個因素。真正的原因現時當然無法準確得知,但不外乎是北京當局對人選仍然未能作出最後決定,想爭取時間多觀察、多思考、多討論;可能是不同的利益板塊仍然在特首人選問題上爭持。另一個可能性,就是在提名期臨近之前已經清楚知道會有興趣會參與這次特首競逐的人選,可能都不是北京最屬意的人,所以要稍作拖延,要對其他潛在的特首人選做功夫。

對於林鄭月娥本人來說,如果她真的想連任,當然也不希望繼續被疫情這個死結困擾拖累,肯定是想越快處理這個問題越好。如果北京要把選舉押後,又說特區政府要承擔主體責任,這種拖延顯然對林鄭月娥一點好處都沒有。

除了希望可以多做五年特首之外,林鄭月娥在可見的未來已經再沒有更好的選項去安置自己。如果失去了特首這個崗位,她顯然就無法繼續留在香港過正常人的生活。經過這幾年,林鄭月娥已經成為過街老鼠,如果打回原形作為一個普通香港人,她就連自由活動的空間都十分有限。她當發展局長的時候,家人已經在英國生活,顯然退休後回殖民地祖家是她們當時的計劃。後來要競逐特首,要向北京表忠,就連她的丈夫都要搬到北京生活。到現在,受到國際社會制裁,她已經失去了移居海外的機會。如果說落任之後沒有新的崗位,難道她要返回大陸?大灣區也好,北京也好,長期被北京當局監控?對於一個剛愎自用,用盡千方百計去掩飾自己錯誤的人如林鄭月娥,難道北京又不會擔心,她退休後如果可以隨意自由活動,難免會寫回憶錄為自己這幾年播下的歷史罪行卸責?林鄭月娥除了硬着頭皮、頂着香港人對她已經無法扭轉的厭惡,繼續尋求多當五年特首來買時間之外,已經沒有其它更好的選擇了。

她依然口口聲聲說,現在的首要任務是要專心做好抗疫工作,沒有思考其它問題。這種說法可說是虛偽得太露骨。面對自己還有不足四個月的任期,有可能不思考幾個月後自己的去向嗎?不說明自己已經打算不參選,就是說明她自己很想繼續做下去。

特首選舉的提名期及選舉日期都押後了,就在這個時候疫情大爆發,政府的窩囊也表露無遺,林鄭月娥處境之尷尬及難堪可想而知。但她顯然已經沒有退路,唯有硬着頭皮,死馬當活馬醫。所以竟然想出要天天早上由她主持新聞發布會,公布疫情的發展及相關措施。她這樣做的一個客觀效果,是要令自己成為領導香港抗疫,完成中央派給特區政府任務的總指揮。另一方面,就是把大部份傳媒的報道焦點都引導向她,其他潛在對手的曝光機會就大大減少!

這個如意算盤顯然也打不響!她天天要親自曝光的消息一出,已經噓聲四起。林鄭月娥如果有點自知之明,當知道她以這種姿態出現,只會激發更多憤怒的香港人熄機,而事實也是如此。

隨着感染人數仍然居高不下,她這種要親自領導一切的姿態,反令她成為所有人的攻擊目標。香港市民對她顯然已經忍無可忍!香港民意研究所剛公布的最新一輪民意調查,市民對林鄭月娥的評分及支持度,都跌到至2020年4月以來的新低。

再者,有意與林鄭月娥爭長短的,也不會這麼容易讓她攞彩。疫情沒有明顯的好轉,更為特首寶座的潛在對手提供可乘之機。

近日所見,就連一些平常對港府胡作非為默不作聲的商界人士盛志文、法律界人士清洪、前問責局長馬時亨都加上一腳,這顯然不是偶然。一直希望獲取翻閹特首機會的梁振英,自然不會放過任何機會指桑罵槐。他的文棍子就持續不斷向林鄭月娥揮棒子,而且越駡越露骨,越來越不客氣!

到了近日,頭號梁粉,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的張志剛,就更是毫不掩飾,在報章撰文痛斥林鄭月娥的「16宗罪」,火力十分猛烈,痛駡林鄭月娥「大言不慚,誇誇其談」,質疑她是否「領導無方」、「基本判斷錯誤」。又說對林鄭月娥親自主持每天的記者招待會感到不解,指責她要利用每天的記者招待會變作自己「自吹自擂,自娛自樂的卡拉OK房」。這篇文章可以說是打響旗號的「討林鄭檄文」了。

另一邊廂,覷覦特首寶座多年的葉劉議員,當然也不甘寂寞,除了不時找機會對林鄭領導下的政府單單打打,指抗疫失效、特區政府領導無方之外,還借國內醫護來港支援的機會,說香港的公務員隊伍少做多得。

這些人所講的,當然不能說完全不對,但香港人對他們這些指責,顯然也不會認真對待。因為就算他們不說,難道市民就不知道?而且香港人也心知肚明,這些人在今天這個時勢下還要大費周章向特區政府抽水,除了是因為特首選舉始終都要於短期內進行之外,也不外乎是政治尋租行為。他們作為特區政府的顧問或者最堅實的支持者,也是在所謂「完善」了的政制下,同樣是壟斷政治權力的內圈政治既得利益集團中的一份子。這幾年來香港的亂局,今天香港政府的抗疫工作搞到一塌糊塗,難道他們可以置身事外?大家都看得清楚,他們現在舉起手指斥責林鄭月娥的時候,雖然也是大快人心,但同時他們有四隻手指是指向自己的,香港人對此心知肚明!◇

鍾劍華|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

曾於香港理工大學從事社會政策、公共行政、及社會工作教育達30年。2021年退休後加入香港民意研究擔任副行政總裁。一直關心公共事務,積極投入社會。長期以公共知識分子的身份評議社會,倡議公義及變革。

(本報專欄作家所提出的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