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3月16日),FBI逮捕了四位涉嫌秘密充當中共政府代理人的特務,其中包括在紐約曾長期擔任紀念胡耀邦、趙紫陽基金會秘書長的王書君(Shujun Wang),他被指控從2015年起開始為中共國安工作,以及對執法人員作出重大虛假陳述。

王書君現年73歲,在紐約法拉盛和康州的Norwich兩地居住。此前為青島社科院的教授,1994年從中國到紐約市的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研究所做兩年訪問學者,1996年拿到「特殊人才」綠卡,並於2003年入籍美國。

2006年左右,王書君在法拉盛參與成立紀念胡耀邦、趙紫陽基金會(簡稱:紀念胡趙基金會),許多基金會的董事成員都是反對中共政府的知名民主異見人士,王書君長期擔任秘書長一職,並參加了紐約和其他地方的中國異見人士和民運團體。

2011年起長期任該基金會會長和董事長的是前民運學生領袖李進進律師,他在本周一突然遇刺身亡。

王書君周三被控使用身份識別手段進行犯罪活動,他還對自己參與了由中共國安部策劃的跨國鎮壓計劃作出重大虛假陳述。

檢察官指控,雖然王是紀念胡趙基金會秘書長,但調查顯示他一直是中共政府代理人,至少從2015年起在中共國安部的指導下秘密行動,利用他在紀念基金會和紐約市華人社區中的地位,收集旅美中國異見人士的信息,傳遞給中共當局。

中共國安部(MSS)負責收集分析國外政治、軍事、科技情報和政治安全等,打壓共產黨的政敵,方式是通過秘密和公開的人,包括招募海外華人完成其任務,美國是主要目標。

王書君聽令於四個國安部官員

根據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的起訴書,王書君至少從2005年開始,向中共國安部官員報告關於美國和其他地方中國異見人士和民運成員的信息。

當其時,王書君在四名國安部官員的指導控制下工作,其中兩個來自青島的國安部,兩個來自廣東的國安部。

根據王書君的通訊錄,他在1號官員的條目旁批注「青島科長」,2號官員為「處長」,也就是1號所稱的「老闆」;3號官員與王書君聯繫並向4號官員報告,4號官員據稱是「廣州主任」,他是3號口中的「老闆」。

起訴書稱,王書君用以下方式與四名特工匯報,1)王書君回中國時與國安官員面談;2)雙方短訊聯繫,王書君接受任務,並回覆短訊或文檔;3)王書君將他收集的信息以電子郵件「日記」的方式保存,特工登錄他這個郵箱取件、發布命令;4)這些「日記」內容包括他與知名異見人士的私人談話細節,還有民運人士和人權組織的活動情況。

進行上述活動時,王書君沒有通知美國司法部,作為中共政府代理人進行註冊登記。

王書君2022年3月16日早晨,在美國紐約東區被捕。(讀者提供)
王書君2022年3月16日早晨,在美國紐約東區被捕。(讀者提供)

國安部給王書君的任務

王書君與1號官員之間的通訊反映了王書君在美國的秘密身份。其中,1號官員責成王書君獲取中國和美國兩地知名異見人士和民運支持者的活動信息。

以下是兩人間的部份交流:

2016年11月15日至17日,王書君向國安部1號官員通報有人正在寫一本有關中共黨魁習近平的書,1號官員表揚王書君,但表示信息「過於籠統」,指示他跟進作者要寫的內容、預計完成和出版日期,以及為作者提供資助的個人和組織的詳細信息。王說:「好!我明白!」

2016年11月21日至22日,王書君向1號官員提供了即將舉行的「紀念胡趙基金會」會議日期、地點和與會者名單。

1號官員回覆說,這次會議對他極為重要,指示王書君與特定與會者交流,以便完成「老闆指派的任務」。1號官員指出,這些與會者與「西藏人、維吾爾人和蒙古人」有聯繫,並祝他取得「好成績」,以便得到「老大」即國安部2號官員的更多支持。

後來,王書君報告說,與會者從中國抵達紐約法拉盛,確認出席了「紀念胡趙基金會」,並同意親自與王書君會面,將討論2017年「全力以赴」要做的計劃。國安部1號官員指示王書君了解「全力以赴」的細節,王答應了。

2016年11月28日,王書君向1號官員轉發了一封信,活動主辦方是多個民運團體,邀請美國藏族和華人社區的「朋友們」參加歡迎達賴喇嘛新任北美社區代表的晚宴。王書君告訴1號官員活動的日期、地點,以及主要組織者的姓名和電話號碼。

次日,王書君又報告參加者的最新消息,並指出「西藏方面」將有四十多名參加者,民運這邊大約60~70人。1號官員回覆說,如果王書君能掌握有關不同民運團體之間的合作計劃和「內部討論」,這對國安部價值更高。

2016年12月2日,王書君通知1號官員,一名來自香港的知名中國異見人士定於12月5日抵達華盛頓特區,參加關於「香港銅鑼灣失蹤案」的國會聽證會,此人之後會與王書君會面。

王書君用「日記」向國安報告

根據起訴書,王書君在國安的指揮控制下工作,他把自己寫的郵件稱為「威廉的日記」,將這些「日記」保存在電子郵件的草稿欄下,並不發送,但允許其他人訪問該電郵帳戶並閱讀他的「日記」。

王書君電郵信箱的互聯網協議信息顯示,他的帳戶很多時候被美國之外的不同IP地址訪問,而同時間王書君的旅行記錄顯示,他本人在美國。

以下示範的王書君「日記」,顯示他如何詳細介紹他與美國和其他地方的知名民運人士互動,以及他的評估。

在2016年1月4日的日記中,王書君描述他在中國民主黨的一次活動中,與一位著名的美國親民主活動人士會面,「辦公室裏只有5個人」,他說,然後詳細寫出他們對台灣相關事件的討論,以及結束中共一黨專政的運動以及籌款活動的情況。

在2016年3月15日的日記中,王書君分享了他對習近平即將訪美期間的抗議活動的「分析」,並提供了策劃示威人士的姓名,還分享了另外一個人的評估,即:策劃者可能不像去年那樣「咄咄逼人」。

在2016年3月的另外一篇日記中,王書君對法拉盛華人社區的民運情況進行了評估,他指出,近年來活動的數量「急劇」減少,並提供了兩個民運團體每周活動的時間表。

在2019年3月的日記中,王書君列出了紐約天安門廣場大屠殺紀念抗議活動中,可能的發言人和與會者名單。其中一位演講者王某將發表「長達一個小時」的演講,並「毫無保留地」描述他的感受。

王書君報告香港異見人士言行

根據起訴書,王書君向國安報告後,至少一名香港民主活動人士和持不同政見者被中共國安逮捕,這反映了中共國安對這批人的興趣和給王書君下達的任務。

此外,2019年4月,也就是香港「反送中運動」剛開始時,美國發現王書君所掌握了電話和聯繫方式的香港民主人士,頻頻被中共逮捕,中共懷疑他們涉嫌組織、宣傳或在2019年和2020年反送中期間參加多次抗議活動,表明王書君向中共國安提供了信息。

根據起訴書,1號香港異見人士是香港著名律師、政治家,香港支聯會前主席,也是前任民主黨主席、前香港立法會議員。

王書君與廣東國安局3號官員之間的通訊,反映了王所接受的任務:報告香港異見人士。

2016年11月16日,王書君告訴3號國安官員,他與1號香港異見人士「剛剛電話聊完」,他已經問了「必要的問題」,得到了「坦誠」的回答。3號國安官員回應說「很好」,並附上一個大拇指表情符號,指示王寫在「日記」中。王補充說,他已經約好在中國新年後與對方在一家餐館會面。

按照國安官員的指示,王書君隨後起草「日記」,詳細介紹1號香港異見人士說了甚麼,他對各路民主組織活動的陳述,對社會政治話題的觀點看法,以及他們關於香港獨立和即將到來的香港選舉中各派候選人的討論等。

王書君列出1號香港異見人士的家庭電話號碼,說他在當天打過去兩次電話,被其家人告知1號香港異見人士不在那裏。

1號香港異見人士告訴王書君,雖然他不再做議員,但他的人權法業務非常忙碌,他在香港支聯會仍很活躍。

王書君詢問兩名新當選議員的情況,詢問他是否相信特首會連任,詢問泛民派競選公職的情況⋯⋯王最後提出,到香港後要在女兒的餐廳裏「款待」1號香港異見人士和家人,對方來紐約時他還要招待一番。

2020年4月18日,1號香港異見人士因在2019年10月1日中共國殤日組織抗議活動被捕,2021年5月28日他被判處兩項18個月監禁。

向美國執法部門作虛假陳述

2017年8月2日,王書君自願接受執法部門的約談請求,在法拉盛的一家餐館與聯邦調查局特工包括一名翻譯會面。在見面中,王某否認與中國安全部的人員有任何接觸。他說自己積極避免與任何中國政府官員接觸,除非他需要獲得前往中國的簽證。他說能夠自由地前往中國,因為雖然「紀念基金會」是支持民主的,但它並不支持公開反對中共的觀點。

2019年4月12日,王某乘坐來自中國的航班抵達紐約JFK國際機場時,被美國海關要求進行二次檢查。在這次面談中,王書君作出了重大的虛假陳述。

王書君說,他「從未」被中國國安部門接近過,也沒有與中共國安部或中國官員接觸過,並表示他的手機裏沒有中國政府的聯繫人。執法人員向他聲明作虛假陳述的後果,並告訴他若他與中國官員有任何接觸,或在他的手機、行李或身上擁有任何中國政府的聯繫人,他可能被指控犯罪,王書君再次否認在他的身上、行李中或手機上有任何中國政府的聯繫人,並在海關官員搜查他的手機和物品時說:「做甚麼都行,我不在乎」。但是經調查發現,王書君曾多次與中共國安部和中國政府官員接觸,在他的通訊錄裏有這些部門的聯繫人。在隨後對他的行李進行搜查時,海關官員發現了一份手寫的文件,其中有大約64名民主活動人士的姓名和電話聯繫信息,其中許多人在美國,還有香港持不同政見者1號的信息。

海關官員還在王書君的身上發現了一張手寫的紙條,裏面寫著:早上去海邊的大廟,……,下午2點和(中共國安部官員4號)見面。

據調查,這個4號官員與王書君黑色通訊錄中的「廣州主任」相吻合,此人與中共國安部有關。

海關官員還在王書君身上發現了一個地址簿,其中有許多手寫的中英文條目,包含已知的中國政府官員的聯繫信息,包括上面提到的1-4號中共國安部官員。

在王書君的黑色通訊錄中,上述中國政府的聯繫人並沒有被保存到他手機的通訊錄中。推斷他很可能沒有使用語音電話和簡訊,而是使用其它平台與這些人進行溝通,包括電子郵件和加密的信息應用程式,以逃避執法部門的監視和檢測。

向臥底人員承認他代表中共國安部活動

2021年7月31日,一名臥底人員(UC)見了王書君,他攜帶著錄音設備敲開了王書君位於康州Norwich的家門,說他來自中國,是「老闆」派他來送信的。王書君問:是哪個老闆?臥底說:是4號官員,王同意他入內。王問臥底,是否認識4號本人?臥底說他是總部派來的,但與4號見過面,並說與1號也很熟悉。王證實了他認識中共國安部的1號和4號官員,臥底知道了王為中共國安部工作,但王聲稱自疫情後,他不再與他們頻繁接觸。

臥底對王書君說,4號官員要求他捎個信給王——市安全局收到的信息是,王正被FBI調查,他的電子通信可能已被監控。王書君向臥底求助,臥底說,可以幫他刪除某些電子郵件帳戶中的「日記」和其它犯罪信息。

王書君向臥底描述了他從2005年開始,他如何寫「日記」作為「與朋友(中共國安人員)溝通」的方式。他通常每月寫兩到三篇「日記」,傳達有關中國民主運動和活動的許多信息,是公開的,如會議記錄。他要求臥底幫助他刪除這些日記,臥底說刪除所有「日記」會顯得很可疑。

王書君說,他用電子郵件與中共國安3號和4號官員聯繫,用另一個帳戶與中共國安1號和2號官員聯繫。他向臥底提供了其電子郵件帳戶的密碼,以便能夠刪除「日記」和其它犯罪信息。他還說,他的電子設備可以由臥底從他法拉盛的公寓中取回,應破壞他的電子設備上的任何犯罪文件。

王書君還與臥底討論了香港異見人士1號,表示與其關係非常密切,並講述了國安部4號官員如何希望他請這位香港持不同政見者1號吃飯,以了解他對香港選舉的想法和意見。他花了四千多元請吃了一頓飯,他寫下了他們的談話內容,但沒有保存在他的電腦上。他還說,如果他被美國執法部門詢問,他將提供藉口說,他提供的信息不是機密的。

王書君對FBI特工的自白

大約兩周後,即2021年8月11日,FBI特工敲開王書君在康州住所的大門,亮明身份後要求與王書君談話。

王書君最初否認他與FBI臥底人員(UC)的大部份互動,例如,他最初聲稱UC是外國交換生,又改口說UC來他家安裝冷氣機。

然後,經過進一步追問,王書君證實他與四名國安官員有關係。他認出身穿國安制服的1號軍官的照片;承認曾至少3次面見4號官員;當他回中國時,3號官員偶爾會到機場接機;承認他提供給中共國安的信息不公開,只是他不認為這是「秘密」;

他也承認認識1號香港人士,並表示他是應國安部的要求會見1號香港異見人士,包括與其共進晚餐,王承認向國安提供了這名香港人的信息。

王書君周三上午被捕,過堂後以30萬美元的保釋金獲釋; 保釋期間要接受電子監控,不得與中國及中國領事館聯繫;旅行僅限於在紐約市和康州。#

美國司法部2022年3月16日召開記者會,宣布起訴5名在美充當中共特務的「秘密警察」。(美國司法部YouTube影片截圖)
美國司法部2022年3月16日召開記者會,宣布起訴5名在美充當中共特務的「秘密警察」。(美國司法部YouTube影片截圖)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