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警告,俄烏戰爭是一道警鐘,表明自由世界在面對專制政權時,可能犯下了嚴重的戰略錯誤,降低了集體防禦能力。

俄烏戰爭已延燒近20天,在雙方激戰下,造成了數千人死亡,烏克蘭大量基礎設施遭到破壞,超過250萬名烏克蘭人逃離國家。這場嚴重的衝突也對全球的糧食、能源供應和經濟造成了危機。

知名經濟分析人士伍爾德里奇(Adrian Wooldridge)在彭博社發表社論稱,目前西方對俄羅斯的經濟戰爭,可能只是西方與中共大規模經濟戰的序幕。

「中國不僅可以造成更大的破壞 」,他寫道,「與中國和俄羅斯的戰爭,可能意味著世界面臨長期、破壞繁榮的分裂敵對。」

文中表示,中共是一個遠比俄羅斯「更重要的敵人」。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其規模約是俄羅斯的10倍,而且自2008年經濟危機以來,已佔全球經濟增長的25%~30%。

伍爾德里奇認為,在接觸中共與俄羅斯時,西方必須修改三個錯誤的假設,即融入全球經濟終將導致西化;獨裁政權終將走向自由民主,適應西方主導的經濟秩序;在西方世界主義魅力面前,文化民族主義顯得無足輕重。

「事實上,情況恰恰相反。在過去的20年裏,中共將西方的武器轉為己用,以加強它的力量。」伍爾德里奇舉例,中共將資本主義塑造成「國家資本主義」,設立了一系列的國有銀行與國有企業。新興的電腦與網絡技術被用來監視國家,並試圖在5G與人工智能領域領先西方。

他指出,中共正「雙管齊下」以增加全球影響力。一方面,影響世界銀行等既有機構,試圖「從內到外重塑國際秩序」,同時建立中共控制的機構,如亞投行等。

伍爾德里奇認為,中共對新疆、香港的迫害鎮壓,正是其對「自由規範的公然蔑視」。中共仍擁抱著列寧主義,相信黨員骨幹應代表人民掌握最終權力。

「社會上的每一個元素,都要按照黨的意志進行調整,每一個角落都要監控,以防止出現偏差。黨會毫不猶豫地使用暴力,來維護其權力。」文中寫道。

2020年7月1日,香港從英國移交中共管轄23周年之際,防爆警察在對反國安法遊行的示威者進行清場的過程中,逮捕了一名男子。(Dale de la Rey/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7月1日,香港從英國移交中共管轄23周年之際,防爆警察在對反國安法遊行的示威者進行清場的過程中,逮捕了一名男子。(Dale de la Rey/AFP via Getty Images)

伍爾德里奇還認為,中共利用了中國人的「文化自豪感」,以及鴉片戰爭之後,中國對西方入侵的憤怒,大肆宣揚始所謂「屈辱世紀」,藉此貶低當今的普世價值,認為這是「不適合中國人民的西方價值觀制度」。

「中國共產黨是一個比普京的寡頭政治更狡猾的組織。」伍爾德里奇表示,中共不僅在蘇聯倒台時倖存,還「分裂成安全人員、技術官僚、貪污犯和罪犯的集合體」,並在「新自由主義看似勝利的年代裏重生」。

他表示,西方必須增加國防開支,並向北京表明,有一些界限,如入侵台灣,是絕不能跨越的。

「希望西方對普京入侵烏克蘭的堅定回應,能給中共一個教訓」,他寫道,「西方永遠不應放棄在適當的地點和適當的時間,捍衛基本權利的承諾。」#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