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漫天要價談判又無果 烏外長嗆普京:直接來談

3月7日,俄烏雙方代表在白羅斯進行了戰爭爆發以來的第三次談判。俄羅斯提出的停戰條件,要烏克蘭承認克里米亞歸屬俄羅斯,以及頓巴斯兩地獨立,承諾中立化不加入北約。但談判依然無果而終。烏克蘭代表團談判後表示,在改善人道主義走廊的物流方面小有進展,停火與停止軍事行動方面則「沒有重要成果」。

談判後,俄方代表稱雙方在政治磋商上沒有進展,不過將繼續保持對話。

烏克蘭外長則公開點名普京,與澤連斯基直接對話。

烏克蘭外長Dmytro Kuleba:「我們一直希望烏克蘭總統和普京能夠直接對話,因為我們都明白是他在做最終決定,尤其是現在。」
「如果普京也不害怕,就讓他來談判,讓他們坐下來談。」

備受關注的「人道主義通道」的實際作用也受到質疑。俄方稱,希望開闢人道主義通道,並在8日開始運作。不過,六條通道中,有四條只能通往俄羅斯及其盟友白羅斯。烏方表示,俄方提議的這六條通道是不可接受的。

在談判的同一天,俄軍繼續空襲烏克蘭多個城市,包括平民區。烏克蘭發出警示,俄軍可能會對首都基輔發動全面攻擊。

俄邊境軍力投入近100% 烏東親俄軍頭遭擊斃

一名美國高層國防官員3月7日表示,俄羅斯軍隊進攻烏克蘭之前所集結的超過15萬兵力,幾乎百分之百開入烏克蘭境內。
他還透露,美國國防部週末期間也已下令增派500名部隊前往歐洲,使歐洲目前的美軍總數達到10萬人。設法防止烏克蘭戰事蔓延到北約(NATO)會員國境內。

另外,英媒報導,烏國東部頓內茨克地區的親俄軍事團體「斯巴達營」(Sparta Battalion)領袖佐加(Vladimir Zhoga)在烏克蘭東部的沃爾諾瓦哈鎮(Volnovakha)戰役中,中彈喪生。

「頓內茨克共和國」領導人普希林(Denis Pushilin)透過Telegram證實佐加死亡。

2014年發展起來的「斯巴達營」是親俄分離主義分子在烏國東部頗具影響力的軍事力量,其前領導人巴夫洛夫(Arsen Pavlov)被控犯下數起戰爭罪,外界形容其成員猶如新納粹。

此外,烏克蘭國防部情報總局7日深夜宣布,俄羅斯又一名高級指揮官格拉西莫夫(Vitaly Gerasimov)在哈爾科夫(Kharkiv)附近的戰鬥中喪生。

不過,這一消息尚未獲得俄羅斯方面的證實。

烏克蘭國防部門說,格拉西莫夫是俄羅斯中央軍區第41集團軍少將、參謀長和第一副指揮官,參加了第二次車臣戰爭和俄羅斯在敘利亞的軍事行動。

另一方面,烏克蘭官員稱,7號早些時候,在基輔北部到西部的地區發生了激烈戰鬥。霍斯托梅爾市市長普里利普科(Yuriy Prylypko)在向市民提供人道援助時遇難。根據該市 FB 頁面顯示,與他一起的另外兩人也遇害。

俄軍補給車隊一周內原地不動 進攻明顯放緩

3月8日,烏克蘭軍方公布最新戰況表示,俄羅斯部隊「士氣低落」,在烏克蘭的推進速度已經「明顯放緩」。

8日上午,烏克蘭武裝部隊參謀總部在 FB 上發文稱,烏克蘭仍在全國各地對入侵進行反擊,「敵人繼續進攻,但其部隊的推進速度已明顯放緩」,「占領者士氣低落,越來越頻繁地掠奪平民,並違反軍事衝突有關的國際人道法。」

自開戰以來,烏克蘭雖然軍事實力相差甚遠,但烏克蘭人同仇敵愾,頑強反擊的士氣令世界刮目相看,另一方面,俄羅斯軍隊的脆弱,以及戰力的不足也令世界跌破眼鏡。這或許與俄軍停留在基輔北部,延綿40英里的車隊在一周中,原地不動有關。

美國五角大樓發言人柯比(John Kirby)3月7日表示,駛向烏克蘭首都基輔的俄羅斯車隊「仍停滯不前」。

柯比說:「這是一個非常、非常長的車隊。我們甚至不確定這是否是全部的車輛,我們甚至無法確定,這是否都是同一個車隊,還是幾個車隊的集合。」

五角大樓認為,這列車隊是前往基輔的「補給」部隊。柯比說:「當你從空中看圖像時,它們看起來不像是裝甲車,而是像補給卡車。」

此前有錄像顯示,貌似俄羅斯特種部隊的隊員搶劫烏克蘭超市的畫面。影片中可以看到,至少有7名全副武裝的俄羅斯軍人,在超市內搜刮架上的食物,另外有2名士兵在收銀台前,打開塑膠袋裝需要的物資。

有民眾留言稱,「普京要他們打仗,又不給足夠的物資,可憐啊。」

俄聯邦安全局分析報告:俄羅斯「毫無勝算」

俄烏開戰至今,雙方死傷人數不斷攀升。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SB)一名特工撰寫的分析報告稱,俄羅斯軍人的死亡人數已經超過1萬人,與國防部之前報告的死亡「498人」相差甚遠。

該報告分析,俄羅斯在烏克蘭的侵略中「毫無勝算」,或以「徹底的失敗」收場,堪比德國納粹的崩潰,即使普京的部隊能夠抓住或殺死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占領烏克蘭仍需要俄羅斯承載太多的負荷。

該報告將俄羅斯的錯誤與德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犯下的錯誤進行比較,並說莫斯科的「起始位置」類似於「1943-1944年的德國」。報告還提到俄羅斯的盟國也對其不滿。

報告寫到,車臣共和國的領導人卡狄羅夫(Ramzan Kadyrov)派去暗殺烏克蘭總統的「殺人小組」反被烏克蘭軍隊摧毀後,對莫斯科感到憤怒。而俄羅斯連續遭遇烏克蘭的頑強抵抗,也讓莫斯科的許多人,包括普京總統感到驚訝,俄軍愈來愈趨於無勝算狀態。

報告還說,假使澤連斯基被殺,「面對烏克蘭最低限度的抵抗,我們也需要50多萬人,這還不包括後勤工人」。

「根據近幾十年來歐洲的軍事衝突經驗,城市可以被圍困數年,仍可以繼續運行」。此外,歐洲的人道主義車隊將很快到達那裡提供援助。

報告提到,在烏克蘭戰死的俄羅斯人可能已經超過1萬人,與基輔官員報告的數字相似,卻遠遠超過克里姆林宮官方承認的498人。報告說,俄羅斯政府已經與派往烏克蘭的一些軍隊失去聯繫,這意味著他們沒有準確的死亡人數。

報告還分析了普京對西方發動核武的可能性,並表示俄羅斯的外國情報機構SVR正在努力尋找烏克蘭建造核武器的證據,以證明先發制人的打擊是合理的。

報告稱,俄羅斯軍隊成功占領烏克蘭的「臨時期限」是6月,預計到時將耗竭資源。

此外,俄國或向歐美發出最後通牒,如果不取消對俄羅斯的嚴厲制裁,將引發戰爭。如果西方國家對此拒絕,「在這種情況下,不排除我們會被拉入一場真正的國際衝突,就像1939年的希特拉一樣」。

俄羅斯人權活動家和反腐網站Gulagu.net的運營者弗拉基米爾・奧塞奇金(Vladimir Osechkin)上週五(3月4日)在Facebook上發表了這份報告。報告內容超過2000字。

調查性新聞集團Bellingcat的俄羅斯安全部門專家格羅澤夫(Christo Grozev)說,他已經給兩名現任和前任的聯邦安全局人員看了這份報告,他們告訴他,「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同事寫的」。

格羅澤夫在推特上寫道,雖然他的聯繫人不一定同意報告中的所有論斷,但他們確定報告來自俄羅斯聯邦安全局。

中共俄烏戰中玩兩面派 美提案:徹查中共 實施制裁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世界紛紛譴責,並果斷對俄羅斯實施制裁,中共首鼠兩端的態度一直是國際輿論關注焦點。7日,中共外長王毅仍然強調,中俄友誼「堅如磐石」,中俄雙方繼續推進「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未來的合作前景是巨大的」等。另一面,中共又試圖扮演俄烏和平調停者。

對此,有專家認為,中共在玩弄兩面派遊戲,正在引火燒身。

美國凱斯西儲大學(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政治學和商業法律教授科拉雷斯(Juscelino Colares)之前對美國之音說:「(北京)呼籲『和平』,但卻在聯合國安理會上針對制裁俄羅斯的行動採取阻撓或棄權。」

科拉雷斯說,就在其它國家制裁俄羅斯之際,北京決定大規模購買俄羅斯的煤炭、石油和天然氣。

科拉雷斯表示,北京玩弄的兩面派遊戲可能適得其反,因為國際社會可能開始制裁中國(中共),這是北京所擔心的。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中共在背後慫恿支持普京開戰有4個意圖:

1、戰爭導致歐洲格局重組,美國焦點必然轉移,中共壓力大幅減輕。
2、中共支持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換取將來入侵台灣時,得到俄羅斯的支持。
3、俄羅斯受制裁後,會進一步依賴中共,導致中俄關係主導地位互換。
4、為促成俄烏停火,國際社會有求於中共出面調解,中共藉此獲取國際話語權。

唐靖遠說,中共的四個意圖互有得失,但國際社會最終會認識到中共的險惡用心。

唐靖遠說:「戰爭打到現在,我們看到中共真正稱得上收穫的,只有第3、4兩點,現在我們看到的確美國和歐洲都不得不與中共溝通,希望中共扮演調解人角色。前面兩點中共都收效甚微,甚至可以說是反效果,就是說,歐洲格局的重組加重了對俄羅斯的合圍,美國並未分多少精力,反而是中共不得不分心應對為俄羅斯背書而在歐洲面臨的壓力。」

就在王毅發表挺俄羅斯言論的同一天,美國國會兩黨議員共同提出一項法案,要求懲處在背後支持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中共。

法案由美國共和黨聯邦眾議員金映玉(Young Kim)和民主黨議員斯洛特金(Elissa Slotkin)提出,名為「2022年對中國進行直接調查,採取行動反對俄羅斯」的法案,又名「獨裁者法案」(DICTATOR Act)。要求國務院在法案頒布後的90天內,向參眾兩院的外交事務委員會提交一份非保密報告,詳細說明哪些與中國共產黨(CCP)有關的實體可能已經協助或繼續協助俄羅斯逃避美國制裁。

法案還要求拜登政府,對幫助俄羅斯以及俄羅斯寡頭逃避美國和盟國制裁的中共相關實體實施懲罰。

金映玉在聲明中說:「我們不能忽視中共對俄羅斯政府的沉默和服從。」她強調,這項法案向中國共產黨發出一個明確的信息,「任何協助俄羅斯逃避美國制裁的努力都不會被容忍,並且將付出嚴重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