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周一(3月7日)表示,烏克蘭第二大城哈爾科夫(Kharkiv)的一個核研究設施被俄軍砲擊損壞。儘管該事件並未導致附近的輻射水平上升,但再次凸顯了烏克蘭核設施在衝突期間的風險。

IAEA在一份聲明中稱,該設施位於烏克蘭東北部,用於研究、開發和生產放射性同位素。IAEA總幹事拉斐爾‧馬里亞諾‧格羅西(Rafael Mariano Grossi)說,由於該設施中的核材料處於次臨界狀態(subcritical,意味著無法自行持續產生核反應),而且放射性材料的庫存非常低,該損害沒有造成放射性危害的疑慮。

然而,這宗事件再次令人擔憂烏克蘭核設施,在俄軍全面入侵期間遭遇的風險。格羅西說:「我們已發生了幾宗危害烏克蘭核設施安全的事件。」

「我們必須採取行動,以免在烏克蘭發生可能嚴重危害公眾健康和環境的核事故。我們不能再等了。」格羅西總幹事說。

2月27日,烏克蘭表示,導彈擊中了首都基輔的一個放射廢料處理設施,所幸沒有發生放射性洩漏。此前,一個哈爾科夫核廢料處理設施的電力變壓器也被損壞。

3月4日,扎波羅熱(Zaporizhzhia)核電站的培訓中心被一枚導彈擊中,導致火災,後來被撲滅。由於該核電站是歐洲最大的核電站,一度引起全球的深切關注。

目前,管理人員仍無法向扎波羅熱核電站運送備件或藥物,烏克蘭表示,核電站管理層目前必須聽從俄軍指揮官的命令。IAEA表示,這違反了核安全的關鍵原則。

2022年3月4日,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總幹事格羅西指著烏克蘭扎波羅熱核電站的地圖,向記者們介紹烏克蘭的核電站情況。(JOE KLAMAR/AFP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3月4日,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總幹事格羅西指著烏克蘭扎波羅熱核電站的地圖,向記者們介紹烏克蘭的核電站情況。(JOE KLAMAR/AFP via Getty Images)

此外,IAEA表示,在東部港口城市馬里烏波爾(Mariupol),目前也無法與使用1-3類輻射源的企業和機構取得聯繫。因此,他們的安全無法得到確認。如果沒有妥善管理,這類放射性物質可能對人體造成嚴重傷害。

在2月24日後,俄軍控制了切爾諾貝爾核電站。IAEA表示,這個1986年的事故現場,約有210名技術人員和警衛人員,但他們未能輪班休息,同樣的工作人員已在現場待了12天了。

格羅西強調,操作人員必須休息,免受不當的壓力,並安全執行其重要工作。

他進一步表示,他願意前往切爾諾貝爾核電站,確保衝突各方對烏克蘭所有核設施的安全作出承諾。

在周一的IAEA理事會會議上,格羅西說:「我已表明,我願意前往切爾諾貝爾,但也可以是任何地方,只要能促進這一必要且緊急的行動。」#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