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年起 留在美國 曾在黨校任職近40年

◆ 2020年6月 稱中共政治殭屍 被開除黨籍

◆ 2020年12月 在美發表文章 稱與中共決裂

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正統的革命家庭出身, 從2019年起一直生活在美國。2020年,她指稱中共是政治殭屍的談話錄音在網絡瘋傳,引發海內外強烈反響。此後,蔡霞被中央黨校開除黨籍,取消退休待遇。她在美《外交事務》雜誌發表文章表示與中共決裂。採訪中,她認為中國進入精緻極權統治時代,並提醒美國要為中共突然瓦解做好

主持人方菲(左)和蔡霞(右)。(《方菲訪談》提供)
主持人方菲(左)和蔡霞(右)。(《方菲訪談》提供)

蔡霞從紅二代「馬列老太」,到對中共不再抱任何幻想,她有著怎樣的親身經歷,又如何看待當今中國的政治事件。本期專訪特邀蔡霞教授講述她的心路歷程。

剖析中共紅二代的三類心態

主持人:您的善良品質是讓您脫離黑幫的關鍵。在體制中還有很多人,像您認識的不少中共紅二代,他們怎麼看待中共和國家,以及中共和人民的關係?

蔡霞:外界把紅二代包括太子黨的人看成是鐵板一塊,其實我覺得不對。我見過很多幹部子弟,就是紅二代、太子黨這些人。有一類紅二代,是屬於那種爹媽可以保自己一輩子,歲月靜好,只要把自己小日子過好就行了。至於國家和前途命運,對他們來講沒那麼重要。

還有一類,他們確實不希望共產黨倒,想通過改革使共產黨繼續統治,讓他們能夠繼續擁有財富;但主張政治上稍微開明一點,不要像現在那麼野蠻、封閉、戰狼。

還有一類跟我是一樣的,他們從小到大對實際生活有深入接觸,有很深厚的良知。他們的良知、正義感和思考,有些東西比我更犀利。我們希望這個國家走向現代政治文明,通過變革、憲政民主,走向自由民主道路。坦率地講,大家都不再希望共產黨或者極權體制繼續統治中國。甚至於這些人的爹媽都是將軍以上的共產黨員的孩子,我們都希望共產黨倒台。

曾經,在八十年代說要把自己的孩子培養起來當國家領導人,就像習近平這些人,說自己的孩子不掘祖墳;但我們這一群人,是掘祖墳的人。因為共產黨執政毫無正義、沒有合法性。我們覺得這個祖墳是該掘的,應該到了終結這個統治的時候了。

中共極權治下 中國沒有未來

主持人:我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像您一樣覺醒。前不久,您發表了一篇文章「中共極權統治下的中國沒有未來」,請談談文中的主要觀點。

蔡霞:實際上西方世界有很多華人,是離開中國很久很久並不了解真正情況的。很多人帶著改革開放後最好的一段時期的印象,來到國外生活。之後中共官員的普遍貪腐及內部的荒淫不堪,道德敗壞,他們是看不到的。

因為他們覺得經濟發展很輝煌,認為中國的體制是有優越性的,中國共產黨是有能力領導國家建設的。我想告訴大家,其實你們看到的是外表,而內裏的經濟結構、貧富懸殊問題,以及共產黨的掠奪式經濟增長方式,環境的嚴重污染,和用廉價勞動力發展經濟等,這些完全沒有可持續性發展。

有利益驅動,不顧人民的死活,它們就是要貪財、貪國、貪權。人民沒有權利、地位,與任何人身保障安全。在這種情況下,你指望中國共產黨再往前走,它對中國人民,對未來世界就是個巨大的災難,中國不可能有真正美好光明的未來。

我希望大家都能看透它光鮮亮麗的表象,其背後的本質不光是爛攤子,而且是很邪惡的。

主持人:我們看到,今天中國經濟方方面面都亮起紅燈。在您看來,中共的這種經濟發展模式,是否已經走到盡頭了?

蔡霞:對,它確實走到了盡頭。

九七年它提出改革、提出改變經濟增長方式,那個話提得還不算晚,但後來它一直沒有做。從2013、2014 年以後,就不斷地在講中國會出現經濟上的問題。到2020 年的疫情,包括現在的最高層胡作非為、任性決策,完全不顧民生。

只有廢掉現在的極權統治體制,中國才有未來。

中共會突然瓦解 極權社會「測不準」

主持人:您發表在《外交事務》雜誌上那篇文章,說美國應該為中共突然瓦解做好準備,請問是甚麼讓您覺得中共有可能突然瓦解?

蔡霞:我要做一點小小的更正,大家把突然瓦解,看成是現在就有可能突然瓦解,不是的。因為中共是人治體制,它不遵循現代社會的權力運作基本規則,最高層對現代世界又完全不了解;所以它沒有規律, 一切事情都有可能突然發生。「測不準」,就是它的最大的規律。

第二點,就是在它突然垮塌的之前,總看到它好像是很強大、很堅固,其實不然。就像前蘇聯東歐國家,突然一個接一個地像多米諾骨牌一樣的倒,短短幾個月內解體。

主持人:是,就像多米諾骨牌,很難說甚麼樣的事件,它會觸發這樣一個連鎖反應。

蔡霞:對,很有可能一個偶然性的小事情,變成極權統治大廈突然崩塌的導火線。中共很害怕,它現在對於社會的監控力度越來越大,壓制社會的各種各樣的聲音越來越強硬,它的維穩經費,超過國防的經費,要不斷地增加維穩人力,甚至於把黑社會召進去當武警、城管來鎮壓社會。它就只能靠暴力恐怖統治和謊言欺騙。它也不知道哪一天哪一件事情突然一下子招架不住,社會局面失控,突然垮塌,沒有軟著陸的可能性。

國際社會為中共瓦解 做好準備

2004 年《大紀元時報》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自此揭開退出中共運動序幕。截至目前已有超過3.9 億人在大紀元退黨網站宣布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共青團、少先隊。圖為2021 年資料照。( 戴兵/大紀元)
2004 年《大紀元時報》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自此揭開退出中共運動序幕。截至目前已有超過3.9 億人在大紀元退黨網站宣布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共青團、少先隊。圖為2021 年資料照。( 戴兵/大紀元)

主持人:您覺得美國應該對中共的突然瓦解做何準備?

蔡霞:一旦中國社會局面失控,第一是會不會發生軍隊再對人民開槍的做法。第二是中國有可能出現大量難民出逃,只要出去幾百萬難民,就能讓世界受不了。

所以我希望國際社會能夠對中國的未來,儘可能多一點思想準備,多一點的考慮。一旦出現這種狀況,國際社會有甚麼方法能夠幫助中國維護好,儘可能地減少血腥殺戮。這不僅僅要依靠美國,還要依靠整個國際社會,現在最最重要的就是創造條件,讓人民能夠自己來處理和解決。

其實,國際社會可以幫助我們推倒訊息防火牆,讓更多的人知道真相,人民就有可能自己來思考我們應該怎麼辦。

西安還是哪個城市,「一碼通」突然一下就沒了,沒了它就沒辦法控制人,它只能拿身份證出來。

其實它搞的那個訊息數據化的大監控,哪裏是防疫,它在監控、防範每個人,誰跟誰串連了?誰到誰那裏去了?

一旦把訊息防火牆推倒,大數據監控失靈,中國社會民眾之間的組織能力其實是很強的。社會就有可能自我救贖、自我管理、自我組織起來解決很多問題。所以我覺得外部力量,現在最好的做法就是推倒訊息防火牆,推倒訊息柏林牆。

主持人:對,您說的推倒防火牆,就是突破中共的網絡封鎖,向中國民眾傳播真相。海外有不少人就在做這樣的事情,包括很多人給國內民眾發訊息,讓他們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就是脫離開中共這個極權統治,至少在精神上覺醒吧。您是否覺得這也是一種最大限度的,促使和平地解體中共,社會和平轉型的一種方式?

退黨意義深遠 未來 社會轉型時的自我保護

蔡霞:對,我同意這個說法。就是說其實中國共產黨,本身它這種體制, 這個政黨現在掌握在一個人手裏的那種黑幫集團,它是很罪惡的,但不等於九千萬黨員都是這一簍子人,那不是。

中國共產黨是這樣的,你入了黨以後退黨是沒有自由的,它就是嚴格禁止人退黨,實際上等於把大家綁架到這個黑幫集團戰車上去。

現在很多人如果能夠有勇氣衝破這樣的綁架,我就說自己,不光是思想精神方面的解放,也是跟那個黑幫集團切割。

儘早地做,在未來的社會轉型當中,會給自己多一層保護,其實那個社會對中共是有仇恨的。因為時間問題,我就不多講了。

2013 年至2014 年時, 我們討論過,中共的舊恨未消,就是人民記的舊帳它沒有結清,又添了新仇。

所以,這就使得社會對於中共極權統治的仇恨是極大的。而所有這些黨員幹部,如果能夠退出,我覺得社會將失控。或者在社會形勢巨變的那一刻人們聲明退出, 然後和民眾結合起來,組織自己的政治團體,共同推進國家的發展,就有可能避免很多災難的發生。

在這點上,我覺得應該呼籲大家都來做(三退)退黨、退團、退隊這些事情。這麼做,對國家、對本人、對家庭都是有好處的,我是這麼認為。

主持人:是。好的,蔡霞教授,非常感謝您,今天能這樣暢所欲言。難得有機會,我們有很多問題可以聊,我也有很多問題,很遺憾今天沒有時間更延伸地展開聊, 以後再有機會,我想觀眾朋友也非常希望聽到您對一些熱點時事,和一些重大事件的看法,有機會再請您上節目來談。

蔡霞:好的,謝謝方菲,謝謝大家,假如有機會的話,我們可以再討論。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蔡霞教授, 再見。好的, 也非常感謝觀眾朋友收看這一期《方菲訪談》,我們下次節目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