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深圳疫情持續蔓延,當局升級「清零」政策,致使居民生活陷入困境,出行與進入公共場所需要48小時的核酸檢測陰性證明讓深圳出現排長龍做核酸的景象,民眾怨聲載道。有深圳居民對大紀元表示,中共當局的清零政策嚴重擾民,而且引發群聚感染風險,與安全防疫背道而馳。

據中共官方3月4日公布的數據,截至3日24時,中國大陸過去24小時新增61例COVID-19確診病例和5例無症狀感染病例,其中廣東有22例確診和1例無症狀感染,均在深圳市。官方通報稱,深圳新增病例軌跡涉及福田、羅湖和大鵬新區。由於中共疫情通報不透明,實際數據有待核實。

深圳寶安區居民:群聚式核酸檢測與防疫背道而馳

3日,深圳當局要求交通場站和公共交通工具必須掃碼。在本月15日前,乘坐市內公共交通工具須持48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隨著「清零」措施不斷升級,各地等待核酸檢測的市民排起了長龍。

 

實際情況是深圳現在出入任何公共場所都需要48小時核酸陰性證明。

深圳寶安區的李女士4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現在深圳又封鎖了很多區域,而且進入所有公共場合,都需要48小時核酸陰性證明。

她說:「現在所有的公共場合,你進入工業區、去寫字樓、坐地鐵都要求要四十八小時的核酸證明。這樣子的話,大夥兩天都要去測一次核酸。」

她說,每天除了上班,還得抽時間去做核酸,否則就出不了門。「但是核酸點又沒有增加,全都是(排著)大隊,那個隊看著都嚇人,要排兩個小時才能做得上。」

李女士表示,這種頻繁的核酸檢測與安全防疫背道而馳。

她說:「如果不(48小時核酸陰性證明)這麼要求,大夥也不會這樣密集地都去排隊做核酸,這不是更增加聚集?」

她說:「一下班就去排隊。最晚結束是十點鐘,可能排到九點。你如果說排那麼長時間,九點差不多他就不讓排了,因為他做不過來嘛,或者是八點多就不讓排了。那如果你做不上,核酸碼出不來,你又沒法出門。」

據李女士介紹,如果晚上能排上的話,第二天早上會出來檢測結果,在手機上就能查到。

她說,深圳這兩天已成為核酸之都,一個擾民之都,「一道風景,深圳到處是長隊,做核酸,特別壯觀」。

福田新洲業主集體抗議 要求復工復產

網上流傳的一段影片顯示,3月1日,在深圳福田區嘉葆潤·金座C座的業主集體抗議當局持續封鎖,他們不斷齊聲高喊「復工復產,安全防疫」,引來許多路人圍觀。

 

在嘉葆潤·金座C座經營一家飯店的林先生3月4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嘉葆潤·金座封控已有一段時間了,至今未解封。

林先生說:「我們應該是(2月)16號封的。我們那個飯店全部給圍上了,包括樓上,我們嘉葆潤整個樓全封了。(因為當天)早上去得晚,去的時候已經封閉完了,我們連自己的飯店都沒有進去,我們就在飯店附近的村居住,直接回家了。」

林先生表示,持續封鎖使業主蒙受巨大損失。他說:「我們損失肯定是大了,房費、員工不上班,工資這一塊也得受損失,而且我們租的房子,員工吃飯這一塊,肯定也損失很大的。」

福田區新洲南村村民:奶奶去世無法見最後一面

福田區新洲南村的李先生3月4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他知道嘉葆潤·金座C座業主集體抗議的事。

他說:「要求復工復產的影片是真實的,是我們旁邊的嘉葆潤·金座C座發生的,他們有封控。(抗議)發生在3月1日,具體情況不是很清楚,我們(在)這天居家隔離了。」

據李先生介紹,他們那裏從2月23號開始封村,只進不出。3月1號,又開始為期四天的居家隔離。他奶奶1日去世,他都無法去見最後一面。

他說:「奶奶去世了,本來要回去奔喪的,跟社區溝通以後,還是服從隔離,家裏人也理解。我奶奶家在梅州那邊。」#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