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人流流長,我們很容易像車淑梅,認識一些支持俄軍的「朋友」。你支持誰,我無權反對,但支持俄羅斯而又自稱中国人,就有點問題了。

前日我在一個「爱國」群組,分享了五位歷史學者在微博聯署發表(亦已被刪除)的文章〈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與我們的態度〉,五人表達了清晰有力的立場:「強烈反對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的戰爭」、「堅決支持烏克蘭人民保家衛國的行動」;又擔憂俄羅斯動武,「將導致歐洲乃至整個世界局勢的動盪,引發更大範圍的人道主義災難」。

這五位在微博發聯署的歷史學者,名字值得記下:南京大學教授孫江、北京大學教授王立新、香港大學教授徐國琦、北京清華大學教授仲偉民和復旦大學教授陳雁。其中有一段話,我提醒群組內成員特別留意:

「連日來,互聯網即時直播戰況:廢墟、炮聲、難民……烏克蘭的傷口深深地刺痛了我們。作為曾經飽受戰爭蹂躪的國家,家破人亡、餓殍千里、割地賠款……這些苦難和恥辱鑄就了我們的歷史意識,我們對烏克蘭人民的痛苦感同身受。」

這一番話,理應是任何中國人的共識。但五人發文反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卻遭到大批小粉紅和五毛圍剿舉報,有人更斥責他們「違背國家立場」、「教育界恥辱」、「五鼠鬧中華」。結果捱不到兩小時,帖文便遭刪除。

我把這篇文分享到「爱國」群組後,不出所料,很快就有些香港老粉紅嗤之以鼻,反應像大陸小粉紅倒模一樣:「這些所謂學者,在美國出兵的時候,也會說三道四嗎?凡事都有因果,有複雜歷史背景,普京若非被西方欺壓多年,也不會逼於無奈出兵的。」

我問:「即是說,你站在俄羅斯那一邊,對嗎?」

老粉紅說:「我是中國人,我支持國家立場。」

我說:「好,你是中國人,那麼請問你:八國聯軍有沒有俄國?」

老粉紅已閱不回。

我繼續說:「1900年,俄人不但企圖佔領東三省,還在海蘭泡、江東六十四屯屠殺了7,000個中國人,你有沒有印象?」

老粉紅保持沉默。

我說:「那一年,俄羅斯人不但殺害中國男人,連女人也不放過;不但殺害女人,連她們懷抱內的嬰兒也不放過。你自稱中國人,這些你是不知道,還是刻意不提起?」

老粉紅保持沉默。

我說:「1945年日本投降後,蘇聯紅軍在中國東北做了甚麼?」

老粉紅不答。

「當時俄羅斯人可隨意闖入民居,劫掠中國人財產,姦殺中國的婦女。瀋陽人對紅軍恨之入骨,甚於日軍。你作為中國人,這些是不知道,還是刻意不提起?」

老粉紅不答。

「最重要的是,國家領土神聖不可分裂。現屬俄羅斯境內的貝加爾湖,在唐朝屬於中國;現屬俄羅斯聯邦圖瓦人民共和國的土地,在清朝屬於中國,叫唐努烏梁海;現屬俄羅斯的Vladivostok,本來也屬於中國,叫海參崴。」

「額爾古納河右岸州渚的千多平方公里,也屬中國,今天只從俄國取回幾十平方公里;還有黑瞎子島、銀龍島的350平方公里領土,中共只收回一半。你作為中國人,這些是不知道,還是刻意不提起?

「俄羅斯在百多年前屠殺我國同胞,在二戰後姦淫我國婦女,到了今天,仍然侵佔我國自古以來神聖不可分裂的土地,你條契弟支持俄羅斯,仲夠膽話自己係中國人?」

老粉紅沒有反應。就這樣,我們的對話就在一片和平寧靜的氣氛中結束了。◇(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