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前,美國和西方各國已經開始針對中共組建聯合陣營,也被俄羅斯當作了機會,試圖從兩面都能獲取更多利益。美歐在俄烏危機中沒能展現足夠的強硬,致使俄羅斯決定冒險。如今俄羅斯走上了對抗西方的前沿,中共緊隨其後,西方各國決心激烈回應,並得到了廣泛響應,國際陣營的劃分忽然變得更清晰了。

中美對抗 被俄羅斯當作了機遇

2021年初白宮易主後,中共高層產生嚴重誤判,在內部喊出「東昇西降」,並公開稱到了「強起來」的「歷史性跨越的新階段」,「時與勢在我們一邊,這是我們定力和底氣所在」。

整個2021年,中共不斷高調向美國新政府施壓、試探,意圖迫使美國讓步,並開出了眾多籌碼,包括與美國平起平坐;要求美國放鬆各類經濟制裁、放棄關注人權、不能介入台灣問題;還要求美國接受中共的意識形態、繼續與中共全面合作、拱手讓出科技成果,以及不能聯盟抗共等。

中共先搞砸了中美阿拉斯加外交會談,又提出「中美關係的三條底線」,軍事上擺出了頻頻挑釁的姿態。然而,中共最終一個籌碼也沒撈到。

在中共咄咄逼人之下,拜登政府在印太地區升級了美、日、澳、印四方聯盟,新組建了美、英、澳AUKUS軍事聯盟,並一再強化美日、美韓軍事同盟。美國通過G7+4峰會、美歐峰會等,也進一步鞏固了跨大西洋同盟。西方陣營共同規劃國際事務,一再排除了中共政權,歐盟擱置了《歐中投資協定》,美國則對中共制裁不斷。

俄羅斯在一旁看到了機遇,利用中共急於擺脫國際孤立的心態,不斷收穫中共送來的大禮;同時,俄羅斯也希望從美國和西方陣營撈取籌碼。

2021年的美俄峰會如期舉行,但除了避免衝突的話題、雙方關係稍微緩和外,俄羅斯並未獲得更多好處。美國為了鞏固與德國的聯盟,曾一度放鬆制裁俄羅斯輸往德國的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項目。這或許令俄羅斯對白宮產生了不小的誤判,並試圖在烏克蘭問題上製造籌碼,迫使美國和西方在烏克蘭危機中讓步。

美歐不夠強硬 令俄羅斯加深了誤判

2021年12月,俄羅斯二度陳兵烏克蘭邊境後,美國和歐洲沒有展現出足以遏制俄羅斯的強硬態度,各國緊張的外交斡旋,大概被俄羅斯視為軟弱、甚至害怕的表現。

美國情報一再顯示俄羅斯準備開戰,北約快速反應部隊卻沒有及時部署。美國明確不會直接介入戰事,有的歐洲國家不積極支援烏克蘭,甚至不相信俄羅斯真敢動武,北約國家內部未能展現協調一致的強硬。這些都促使俄羅斯進一步誤判,最終鋌而走險。

當然,中共一直在推波助瀾。普京參加北京奧運會開幕式之際,中共不但簽下購買石油、天然氣的大單,還與俄羅斯共同聲明「反對北約」。中共一再替俄羅斯散布假消息,反稱美國「推高緊張,製造恐慌,甚至渲染戰爭」,最終上當的卻是在烏克蘭的中國公民。

開戰的後果 超出了俄中的算計

俄羅斯開戰後,西方的反應很強烈,美國和歐洲各國之間忽然變得協調一致。美國帶頭祭出一系列嚴厲制裁,歐盟領導人公開邀請烏克蘭加入歐盟,還出巨資支持烏克蘭抵抗。

3月1日,瑞士日內瓦聯合國歐洲總部舉行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49屆會議上, 當大屏幕播放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發言影片時,各國代表同時離席。(Salvatore Di Nolfi/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3月1日,瑞士日內瓦聯合國歐洲總部舉行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49屆會議上, 當大屏幕播放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發言影片時,各國代表同時離席。(Salvatore Di Nolfi/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德國的轉變應該最大,不但叫停了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項目,也開始對烏克蘭大量軍援,還主動把軍費提高到GDP的2%。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屢次強壓都沒能做到的,如今卻一夜之間就實現了。

歐洲安全的警報響起,烏克蘭的抵抗意志也震動了西方,令西方陣營忽然振作,之前曾一度被懷疑可有可無的北約,也在某種程度上瞬間復活。西方之前的不夠強硬付出了代價,趕緊亡羊補牢。

西方陣營的舉動,應該超出了俄羅斯的估計,也超出了中共的預想。

國際陣營忽然涇渭分明

美歐傳統強國之外,越來越多的國家開始力挺烏克蘭,自由民主陣營的聲勢迅速擴大。

被孤立的一方明顯式微。俄羅斯和白俄羅斯抱團;中共支持俄羅斯,但又在聯合國投了棄權票;北韓及時發射了導彈;另外伊朗也支持俄羅斯。這五個國家開始被外界稱作「磚頭五國」(BRICK),即白俄羅斯(Belarus)、俄羅斯(Russian)、伊朗(Iran)、中國(China)和北韓(North Korean)。

這五國正在陷入更大孤立,連中共一再支持的塔利班都呼籲俄羅斯停戰。中共原本以為,俄羅斯能夠分散美國和西方的注意力,中共的壓力可能會減輕,甚至還能渾水摸魚。然而,俄羅斯在國際上製造出的動靜實在太大,中共試圖以所謂自己的「是非曲直」迴避事實,卻與國際社會簡單明瞭的「是非曲直」形成了對立。

中共站到了 更大陣營的對立面

2月26日,中共外交部網站發出聲明,描述中共外長王毅2月25日分別與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歐盟外交高級代表博雷利和法國總統顧問博納通電話,專門闡述了「對當前烏克蘭問題的五點立場」,包括「尊重和保障各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切實遵守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在烏克蘭問題上同樣適用」;「目前的局勢是我們不願看到的,當務之急是各方保持必要克制」,「支持和鼓勵一切有利於和平解決烏克蘭危機的外交努力」。

在強大的國際壓力下,王毅的表述似乎有所後退,但王毅同時又說,「地區安全更不能以強化甚至擴張軍事集團來保障。冷戰思維應當徹底摒棄」;「俄羅斯在安全方面的正當訴求理應得到重視和妥善解決」;「烏克蘭問題的演變有著複雜歷史經緯」;「安理會採取的行動應當給緊張局勢降溫而不是火上澆油」,「不贊成安理會決議動輒引用授權動武和制裁的第七章」。可見,中共在壓力之下仍然不願意放棄支持俄羅斯。王毅還稱,中共「從不尋求勢力範圍、從不參與軍事集團對抗」。

中共擔憂「軍事集團對抗」之時,卻繼續把自己擺在了西方的對立面。2月28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發言人汪文斌說,「中方不贊成用制裁的手段解決問題」,反對「單邊制裁」,中俄雙方將繼續「正常的貿易合作」。

中共儘管有所擔憂,但繼續與西方對立,大概還沒真正看清國際形勢。2月28日,中共外長王毅在《上海公報》發表50周年之際發表視像講話,仍然「敦促美方重拾理性務實的對華政策」。

如今的國際陣營更加涇渭分明,冷戰之後的和平被打破,王毅大概不是不懂,而是不得不按照上峰的要求發聲,他本人應該還指望在中共二十大再上一層樓。不過,他的刺耳發聲把中共擺到了更大國際陣營的對立面,或許會成為2020年中共隱瞞疫情後,主動引發的又一場國際危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