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9月20日周二,雖說是工作日,但那天是中國黃曆的八月十五「中秋節」,而且距中共45周年國殤日的慶典僅剩10天,是北京當局最怕出事的敏感時期。

當天上午,北京建國門地段的東長安街上和馬路對面的外國使館區槍聲大作,一直到中午才停火。聽說現場調集來上千名軍警參戰。

那裏發生了甚麼?居然敢跟武警交火!1989年北京「六四」的槍聲記憶猶新,現在又聽見槍聲,不免讓北京人神經緊繃,沒了賞月、吃月餅的興致。

1:1000的懸殊武裝對峙

對建國門槍戰,媒體都沒有報道,只有《北京日報》轉載了新華社授權的一條短訊,說9月20日上午在北京建國門使館區附近發生了槍戰,報復社會的不法份子已被我方當場擊斃……這塊豆腐乾大小的消息被放在了版面不顯眼的地方。

後來海外有多家媒體披露,說槍戰就發生在加拿大駐北京大使館樓跟前,加國記者近水樓台先得月,得以拍攝到了實況。

待北京當局想起來關閉所有的電視衛星信號,禁止外媒現場採訪時,為時已晚。加拿大電視台在第一時間,用電視衛星向全球做了轉播。

建國門槍戰,令人跌破眼鏡的是,製造出這麼大動靜的敵對份子,竟然只有一個人,而與之對峙的是上千名中共武警。1:1000的懸殊武裝對峙,居然持續了三個半小時。

神槍手是現役軍官田明建

那一人,就是中共現役軍官田明建。當時的田明建已經是穿四個口袋的中尉連長。官兒雖不大,但是對沒有背景的河南農村青年來說,已經是佼佼者了,況且他還年輕,並身懷絕技。

田明建1981年初入伍。3月19日上午新兵射擊實彈考核,他的成績最差,打十槍,九槍打空了,連靶標都沒打著,只有一槍正中靶心。

射擊教官納悶:就打中一槍,竟然擊中了靶心10環!這一槍是怎麼蒙的?於是他讓田明建再試一次。田又打了十槍,結果連一槍都沒有擊中靶標。

趙教官嘴上訓了田幾句,而心裏在琢磨田剛才打中靶心的那一槍。他走到靶標跟前,仔細端詳被擊中靶心的那個彈孔。

這一看,不得了!原來後面的19槍,都從第一槍擊中的彈孔中穿過飛出去的!怪不得找不到別的彈孔。趙教官驚呆了,盯著那個彈孔好一陣子才回過神來,嘴裏冒出二個字:「天才!」

日後,田明建在各種射擊比武中大顯身手,名聲大噪的「神槍手」譽滿全軍。他被保送西安陸軍學院深造,1988年以優異成績畢業後,同年7月調入北京衛戍區警衛三師晉陞中尉軍銜。

在基層帶兵期間,田明建創立了一種叫做特種兵自動步槍實戰法,單手操作換彈夾,曾盛行一時。

另外他還有一套自動步槍和手槍同時射擊的辦法被推廣,用來適應短兵相接或巷戰的需要。他精於實戰作戰戰術,被稱為「兵王」。田明建所在的連隊也成了優秀連隊。

因計劃生育「一票否決制」妻懷第二胎 田遭革職處分

按照中共軍隊政治思想工作慣例,「十一」前團領導下到基層摸查下屬思想狀況,往往是通過私拆家信獲取真實信息。1994年這次在被拆開的田明建家信中,得知他農村媳婦懷了二胎,一算日子,懷孕七個月了。這可把拆信的上級領導們個個嚇出一身冷汗。

為強推一胎政策,1991年中共開始施行計劃生育「一票否決制」。被考核的單位,計生工作不達標的,取消當年和下一年綜合性先進、榮譽稱號的評選資格。

其主要負責人,一年內取消各類先進、榮譽稱號的評選資格,不得提拔和晉陞職務;任期內因計生被否決兩次以上的,予以降職或免職。

中共將計劃生育立為戰略國策後,地方軍隊強力實施無一例外。中共軍隊計劃生育條例,針對個人的第34條:生育二胎的,給予降職降銜的處分;針對部隊單位的第36條:出現違法生育的單位,當年不得被評為綜合性先進單位。

單位主管領導和直接責任人給予處分。也就是說,如果田明建的第二胎生下來,不但他本人受處罰,他所在的連、營、團各級幹部都會受株連。

這邊拆信的團政委咆哮:「說甚麼都不能讓他生下來!」並威脅田明建:開除你黨籍、幹職,準備回家種地去!

田妻遭引產 大出血命危

那邊團裏文書直接打電話,通告田明建家鄉計生辦,田妻已懷孕7個月。結果不難猜想,田明建妻子被拉去強行引產。

9月19日白天,田明建接到了父親從老家打來的電話說:娃沒了,拿下來是個兒子。媳婦大出血,還不知道是死是活。

父親的電話,猶如五雷轟頂,讓田明建萬念俱灰。他參軍13年,入黨、立功、進軍校、提幹,還想再立功晉級,能讓家屬隨軍。

現在兒子沒了,老婆生死未卜,自己頭上的一切光環,已經沒有意義了,他絕望了。這個全軍比武中的神射手,身懷絕技的兵王,腦子裏只有拉槍栓的聲音了。

晚上,他找到軍火庫協理員喝酒,把鑰匙騙到手,取出了一把81式自動步槍和6個彈匣,每個彈匣能裝30發子彈,一共180發。

田開槍射殺 害死他妻兒的仇人

凌晨,趁夜色朦朧,他把槍和子彈藏在了檢閱台旁邊的椅子下面了。5點半連隊出操,士兵們在操場列隊站好了,四個軍官出現在檢閱台上,其中三人是田明建的仇家。

因田明建被停職不用出操,可以在場外自由活動。他走到檢閱台的藏槍處,抽出了椅子下面的自動步槍。四名幹部距離他不到十米遠。

田明建對著操場突然高喊口令:「臥倒!」列隊的士兵都習慣性地執行命令臥倒了,而台上的四名軍官站在那發愣。接著就聽四聲槍響,張政委、王參謀長、劉指導員、瞿連長,都是一槍爆頭。五名軍官打死了四個,剩下一個嚇跑了。現場一片大亂。

田明建提槍跑出軍營。因不會開車,他劫持一輛公路上的北京212吉普車駛向北京市裏,在建國門遇紅燈時,司機把車撞向大樹後試圖逃逸,被田明建一槍擊斃。

而後他向迎面的一輛黃色出租「面的」衝過去,司機見大事不妙踩了一腳油門,但車速沒有田明建的槍法快,隔著擋風玻璃,司機也被一槍爆頭。

田逃到建國門 與千名武警槍戰

各路軍警奉命趕到建國門事發地點,但被田明建精準的短點射壓制,雙方在長安街道路兩側交火。民警和武警因缺乏槍戰常識和訓練,沒有統一口令和指揮,亂掃一氣,造成很大傷亡。

一輛44路巴士駛進了交火區,司機在驚慌中將車停在了馬路中間,亂掃的子彈穿過車皮,車上乘客多人傷亡。

另外,有多名路過的平民在交火過程中被打死打傷。駕車送孩子上學的伊朗駐華大使館政務秘書皮什科納里和他9歲兒子被亂槍打死,另外兩兒子受傷。

當時,軍警總共出動了一千多人。田明建用81自動步槍和6匣子彈,不斷進行點射壓制對方火力。一直到11點56分,他彈盡糧絕。田明建最後是飲彈身亡還是被狙擊手擊斃?現在都是中共的一家之詞了。

這場槍戰死傷多少?始終是個謎。後來,中共借對北京市公安局法醫鑑定中心主任的一個採訪,公布了一組數字:死傷75人,其中25人死亡,8人為軍人、警察。

這25人裏是否包括田明建?他應該也是受害者。被田明建一槍爆頭的張政委、王參謀長、劉指導員、翟連長無疑都是受害者,但他們並不無辜。因為那個「一票否決制」把他們都綁到了計劃生育的戰車上行惡。

對田明建的處理,他們個個翻臉,毫無惻隱之心。是他們一起把他逼上了絕路。按說,「兵王」田明建一直在給連、營、團爭得榮譽,給各級長官帶來政績。但是在「一票否決制」面前,他們集體選擇了犧牲田明建而保全自己。

不幸的是,他們遭到田明建的報復,都倒在了「神槍手」的槍下。田明建以惡治惡,同時殃及一些無辜的生命。

事後,北京衛戍區司令和政委,中共領導人最信任的警衛三師從師長往下的團長、營長、連長,統統撤職離職。田明建所在的精銳警衛三師十二團被撤銷編製。

有關田明建的神奇故事

回溯田明建短暫的一生中,在他身上發生了很多神奇的事。他出生於1964年9月20日,死於30年後的同一天。生死同日的人有,但不多見。

他17歲參軍後第一次摸槍,不像其他新兵蛋子那樣新奇興奮,倒像見到久違的老朋友,撫摸著那支槍自言自語:「不要再叫了。」

戰友調侃他:你聽見啦?槍衝你叫喚了?田明建一本正經地回答:「它是想跟我說話。」案發前一天晚上,軍械管理員也見到同樣的一幕。

田明建作為入伍才二個月的新兵,參加第一次實彈考核,打了20發,中了200環,令射擊教官驚呼「天才」。這百發百中的神功來自哪裏?顯然不是在入伍後二個月的軍營裏學來的。

再細想想,似乎連他的名字也藏有玄機。田明建的「建」字,和建國門的建字是同一個字;「田」字,表明他來自鄉村田野;「明」字表示甚麼呢?

據說,田明建死不瞑目,瞪著雙眼,緊緊握著那支槍。他們費了好大勁,才把他和那支槍分開。檢驗這支槍按動扳機後,它會發出一陣悲鳴。

殘暴的計劃生育 家破人亡的悲劇

試想,如若沒有中共殘暴的計劃生育政策,一胎化、一票否決制,也就不會有這一悲劇的發生,田明建這個人物也自然不會出現在人們的視線裏。

冥冥之中似有天意,「兵王」在他30歲生日這天,以身試法,光天化日之下,在北京長安街上演了「一比一千」的槍戰大片後,便謝幕離去。

中國人講天人感應,天意與人事會交相感應。天象影響人事,人事也感應著上天。當朝無道,「君無君德,臣失臣道」。

田明建以報復社會的方式在抗議中共,毫無人性的計劃生育害得他家破人亡。同時他手中會說話的「神槍」也在鳴槍示警:中共的計劃生育反天理反人道,天怒人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