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明慧網報道了多起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藥物迫害的案例。他們中有在十幾年前遭藥物毒害導致截肢的,有造成長期精神失常離世的,有出獄前被打毒針回家後不久失去生命的等等。

事實上,自中共1999年7月對法輪功發動迫害後,就開始實施藥物迫害,用來摧毀法輪功學員的意志,逼迫放棄修煉。

明慧網2010年11月20日刊登的題為「兩件血衣與一份機密文件」一文中,披露了一份中共2001年11月24日的「密件」,上面寫有對法輪功學員「還必須採取藥物治療的方法」。

在「610」人手一冊的所謂《反x教內部參考資料》裏,關於對法輪功學員「轉化的實施方法」寫道:「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科學轉化之目的。」

「610」是在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命令下,於1999年6月10日成立的非法機構,它在全國範圍內專門指揮和實施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明慧網報道了大量有關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藥物迫害致死、致殘、致瘋的案例,中共使用的手段極其殘忍,見以下的最新報道。

宋會蘭被藥物迫害致殘疾 再遭綁架

佳木斯市70歲的宋會蘭曾在看守所遭藥物迫害,導致右腳壞死脫落。她於2021年9月29日再遭綁架,12月25日終於獲釋回家。

宋會蘭(明慧網)
宋會蘭(明慧網)

2010年12月13日,宋會蘭遭綁架,後被劫持到湯原看守所。2011年2月23日,看守所所長閆勇和獄警數人將宋會蘭按在鋪上,強行快速點滴一瓶不明藥物。

之後,宋會蘭感到膝蓋以下全部失去知覺,身體發硬,心臟難受,眼神發呆;再後來,右腳發黑髮腫,三個月後,右腳掉落,成終生殘疾。

 宋會蘭的腿腳變黑、小腿腐爛。(明慧網)
宋會蘭的腿腳變黑、小腿腐爛。(明慧網)

2021年9月29日下午,宋會蘭和同伴在公園裏給人們送法輪功真相資料,遭綁架,劫持到佳木斯市樺南縣看守所。

她自己帶的雙拐被沒收,因而行走極為不便。她告訴看守所人員,她的雙側大腿靜脈壞死,腿安上了假肢,沒人理睬她。

她在看守所睡光板床、挨凍,傷殘的腿腳疼痛難忍,心臟病時而發作。看守所監室內有九張舖位,卻擠住了十二三個人,都得側身躺下,不能翻身,這對殘疾的她來說難上加難。她要求釋放,所長不放人。

痛苦煎熬了二十天後,宋會蘭又被轉押到佳木斯市看守所。

她家人一次次去交涉,聘請了律師;海外法輪功學員不斷打電話,寫信,給參與迫害的人講真相。宋會蘭於2021年12月25日獲釋回家。

被白馬壟勞教所打毒針 湖南彭淑純離世

法輪功學員彭淑純從2000年至2001年,在白馬壟勞教所遭受罰站、打毒針等迫害。在隨後20年的煎熬中,她記憶中只保留了在勞教所被罰站迫害的情形,於2022年2月6日不幸離世,享年80歲。

彭淑純(明慧網)
彭淑純(明慧網)

彭淑純,1942年11月12日出生,家住湖南省岳陽市君山區採桑湖鎮文家灣村。2000年4月份,她因寫了八張「法輪大法好!」的不乾膠粘貼,到外面張貼,被警察劫持到湖南省株洲白馬壟女子勞教所。

期間,她絕食18天,抗議勞教所對她的強制洗腦迫害,因而遭到灌食、打毒針。她那時已58歲。

2001年4月底回家後,她如同植物人一樣,不知道吃、喝、拉、撒。

直至2008年,她才恢復到可以做點簡單的事,生活可以自理,但她記不起先前遭迫害的經歷。

然而她不管站在甚麼地方,都是在勞教所被迫害時罰站的動作,直至離世。

遭藥物迫害 胡豔波精神失常十六年離世

遼寧省撫順市法輪功學員胡豔波被非法關押在遼寧省女子監獄時,因不「轉化」,被監獄下藥致瘋,悲慘生活16年,2022年年初在本溪桓仁精神病院離世,終年50歲。

2002年10月,胡豔波第四次被綁架,非法判刑四年,先被關押在馬三家,後劫持到遼寧女子監獄。

她因不「轉化」,被銬在浴室的鐵架子裏呈蹲狀定位,同時還遭毒打,不准睡覺,長達一個月之久。

胡豔波被迫害得病倒了,監獄又給她的飯裏下了不明藥物。自此,她頭暈得不能起床,差點兒死去。

2006年10月,她出獄後就精神失常。她母親早逝,在農村的父親靠打點小工維生,無力照顧女兒,不得已把她送進精神病院。

2022年新年過後的一周,她父親接到電話,得知女兒已離世。看著女兒骨瘦如柴的遺體,父親欲哭無淚。

出獄前被打毒針 83歲白興國含冤離世

河北省承德市豐寧滿族自治縣83歲的白興國老人,遭受三年冤獄迫害。出獄前半年,他被打毒針。2022年1月份出獄時,已生命垂危,回家二十幾天後,含冤離世。

白興國(白新國),豐寧滿族自治縣黃旗鎮黃旗村人,2001年被豐寧國保大隊張鵬飛等綁架、抄家,劫持到保定高陽勞教所,被勞教所拒收。

2017年年底或2018年初,他因掛了「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被國保大隊隊長張鵬飛等人非法抓捕。

2018年6月,他被冤判三年,送進唐山監獄非法關押。

出獄前半年,監獄給他打了毒針。之後,他身體每況愈下,頭腦一會兒糊塗、一會兒清醒,回家後不久就離世了。

 張秀琴被山東德州市看守所藥物迫害

山東省德州市法輪功學員張秀琴,2021年11月7日上午去買菜回來時,在儲藏室門口被當地警察綁架;12月14日,以「取保候審」回家。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張秀琴被逼強吃所謂「降血壓」無名藥物等,不吃就被戴手銬腳鐐。

張秀琴回來後不長時間,腿上就開始紅腫潰爛。

張秀琴紅腫潰爛的腿。(明慧網)
張秀琴紅腫潰爛的腿。(明慧網)

中共要達到毀人的邪惡目的

近日,代理過法輪功案的一位大陸維權律師向大紀元表示,「中共對被迫害的信仰人,在關押期間使用不明藥物屬於多見。為了逼迫信仰人改變自己的信仰實現所謂『轉化』的目的,他們會強迫(法輪功學員)吃藥或注射不明藥物,從身體上搞垮或從精神上讓一個堅定的人喪失清醒理智,達到他們『改造不好』也要毀了你的邪惡目的!」

早在2009年1月14日,聯合國酷刑問題特派專員諾瓦克先生(Manfred Nowak)提交給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七屆會議一份特別報告,題目為《酷刑和其它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問題特別報告》。

該報告說:「在很多(藥物濫用)的案例中,他們(受害者)被關押和強制治療並沒有經過法律審核。例如,本特派專員訪華時注意到,在中共的行政拘留中,他們經常採用『強制藥物治療』手段。」

在同年8月5日,諾瓦克接受英文《大紀元時報》的專訪時表示,法輪功學員人數龐大,而中共「迫害從未停止,反而加劇了」。「勞教所中關押的絕大多數都是法輪功學員。那實在太可怕了,因為他們全部沒有經過任何審判,從未被起訴過。」

據明慧網報道的消息不完全統計,為摧毀法輪功學員的意志,中共在關押場所採用了各種方式進行藥物迫害,如:飯裏下藥、水中放毒、水果注毒、伴藥物灌食、輸毒液、打毒針、注射破壞中樞神經藥物、噴毒液、撒毒粉、放毒氣,逼迫服用藥丸、藥片,關進精神病院等。

中共的藥物摧殘導致法輪功學員骨瘦如柴、內臟衰竭、器官腐爛、皮膚潰爛、患腦血栓、撕心裂肺地疼痛、生活不能自理、四肢無力、癱瘓、精神狂亂、癡呆、失憶、雙目失明、舌根僵直、莫名恐懼、藥物發作而慘死⋯⋯

2020年7月20日,美國國務院國際宗教自由大使山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在法輪功學員和平反迫害21周年之際,發來視像演講,支持法輪功。他說:「21年了,在這期間發生了可怕的事情和無法形容的痛苦。」

「感謝你們的堅持,感謝你們在非常困難的情況下,為宗教自由而奮鬥。」

「中國共產黨向信仰開戰,這是一場他們贏不了的戰爭。」

(駱亞對此文有貢獻,案例源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