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吳明德:港全民檢測需220億?  「請大陸支援」香港疫情的成本計算。(大紀元製圖)
【珍言真語】吳明德:港全民檢測需220億? 「請大陸支援」香港疫情的成本計算。(大紀元製圖)

港府在今年1月時稱2021-22財政年度財赤嚴重,但是1個月之後,千億元財赤就變成了189億元的盈餘,港府同時宣布,擬撥款數百億用於防疫。身在英國的資深銀行家吳明德教授在接受《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指出,中共當局已經盯上香港人50年來積累的數萬億財富,正打算藉疫情撥款從香港套現。而千億財赤變成盈餘後,政府就可以有錢「派糖」,以減少民眾對抗疫撥款600多億的詬病。

外匯基金超4萬億 中共要分錢套現

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在2月23日公布了最新一份的財政預算案時說,本年度將轉虧為盈,預計2021/22年度盈餘為189億港元,而港府此前則預計2021-22年度出現1,016億元的赤字。他並預計,到2022年3月31日,財政儲備將為9,467億港元。

外界質疑為何1個月之間政府由千億財赤轉為百億盈餘,在宣布撥款防疫的同時,更加大力度「派糖」。

吳明德分析指,香港的繁榮是從上個世紀70年代開始起步的,即成為亞洲四小龍開始,「就是我們爸爸那一代人和我們這一代,通過過去四、五十年的發展積纍了很多錢。這些錢沒有直接撥入政府的庫房,而是撥去了一些發展基金裏面。」

「現在全香港政府總共有多少錢?」他說,「如果用港幣計算,大約有4.5萬億,交給了外匯基金去管理及投資。」他指出,這約4.5萬億元的資金總共分3筆,一筆是陳茂波提到的9,467億元的財政儲備,一部分是約1.7萬億元的貨幣基礎,以及8個基金(包括基本工程儲備基金、資本投資基金、貸款基金、土地基金、公務員退休金儲備基金、賑災基金、創新及科技基金和獎券基金。)

根據香港金管局於今年2月28日公布的最新數字,截至1月底外匯基金總資產達46,620億港元。根據貨幣發行局帳目顯示,截至1月底,貨幣基礎為21,607億港元。(在2019年12月31日,貨幣基礎為16,623.5億港元。)

吳明德解釋說,貨幣基礎這部分錢是不能動的,但剩下的「那些就真是香港人老老實實在過去50年賺到的錢。」其中提到的財政儲備9,467億,是每年政府的收入和支出差額,剩下來的盈餘會撥入「財政儲備」,而其餘的那些資金就是投資賺回來的。

他做了一個形象的比喻來解釋被撥入基金中的資金。「過去50年,兩代人賺的錢,撥去了基金那裏,就等於我們的媽媽,在管理一個家庭時,她一直將日常贏的錢、打牌贏的錢、買菜的錢中扣了百分之十,這些錢全部放在月餅盒裏,總共有8個這樣的月餅盒。這些月餅盒,其中一個就是那些土地發展基金,另一些就是儲備、美金儲備,投資在美國債券的基金,類似這些。」

吳明德繼續舉例解釋道,「政府有很多樓,商業樓也好,宿舍也好,都是它的資產,50年前的那層樓,可能只值5萬元,如果現在重新評估,估值可能是2,000萬元,那2,000萬減去5萬元,就是那些樓宇增值的儲備。那層樓繼續租出去、繼續收租金,就有收入繳稅,不過從來不將這些錢拿出來用。就等於我們媽媽將這樣的儲備放在月餅盒裏,是存進銀行賬戶也好,放在床底下也好,她不告訴你,你就不知道。」

「但是現在中央看到這3筆錢,要分一些,怎麼分?」吳明德繼續說,「最好就通過疫情,因爲疫情這麽猛烈。所以財政司説預留了675億港元抗疫。」

陳茂波在2月23日公布的預算案中提到,政府擬提供5項總計475億港元的防疫相關撥款,另預留200億港元以備各項不同防疫抗疫需要。5項撥款中包括,提供220億元來加大檢測力度並支援醫管局;以及向衞生署增撥60億元增購疫苗;向「防疫抗疫基金」撥款120億元等。

吳明德認為,675億資金中的大部分會被中國大陸的公司賺去。檢疫和疫苗兩項已涉及兩百多億。現在大陸幫香港建方艙醫院、醫管局也不夠人手,要從大陸請來醫生和護士等。

有盈餘好派糖  減少防疫撥款詬病

吳明德繼續分析指,這就是爲甚麼1個月之間,千億的赤字就消失了,要知道政府的錢是怎麽來的。他並指出,赤字變盈餘後,政府就有錢可以派糖,那麼抗疫撥款600多億就不會被人詬病。

按財政司司長陳茂波的說法,2021-22年度政府收入的修訂預算為6,827億港元,較原來預算高出15.5%,即918億港元,主要是地價和利得稅收入較預期分別多435億元和324億元。政府開支方面,修訂預算為6,990億港元,較原預算低4%,即288億港元,主要是由於經營開支較預期低188億港元。

吳明德表示,財政司是專業的會計師,那就用會計師的强項,去把這盤帳做的好看,做Window dressing(「粉飾櫥窗」)「整靚盤數」,使原本估計1,016億的預算赤字,變成現在189億的盈餘,其中千億的差距,怎麽彌補?如果家裏沒錢,第一想到的就是減少支出,要節省了;另外就是去想辦法賺多一些錢回來。

吳明德對此分析說,港府說是增加了收入。這些收入從哪裏來?原來它是分開了幾個「武功」,第一個「武功」就是打人逼回來。去年,在中國大陸,當局打壓騰訊,阿里和京東,這些公司就開始捐錢。他認為,香港現在不會用「共同富裕」叫地產公司捐錢,那樣顯得很粗鄙。他說,中聯辦一早派了黨委進去那些地產公司。因為地產公司持有很多農地,現在香港的土地價格這麽好,趁著土地價格未跌,以現在的市價補地價。

吳明德指出,政府說的435幾億來自地價收入,不是真的去賣幾塊地,是逼地產商補地價。除此之外,去年港府加大了股票印花稅和地產辣招,這樣又有效地增加多了324億收入。這就屬於逼人捐錢的「武功」。

陳茂波在23日出席記者會時曾指,有350多億元的發債「收入」,如不計發債收入,仍將錄得財赤。

吳明德說,「逼不到別人,就唯有借錢。」香港是全世界最有實力的政府,因為香港政府的「倉底」,就是扣除貨幣基礎之後,兩萬多億的儲備和基金。

「這(發債收入)350億,加上補地價435億,再加上利得稅,就可以把1,016億的赤字調過來,反而多了189億的盈餘出來。」

「林鄭月娥是不是就有錢用了?」吳明德繼續說,「雖然跟以往一樣派錢,但是她這次就說派1萬元消費券給香港人,就派了750億。這樣她抗疫撥款600多億,就沒有人說她了,因為香港人個個都有1萬元。」

全民檢測帳難算 香港變提款機

對於財政預算案中涉及防疫撥款的675億元,吳明德認為,這個數額的資金用於抗疫,是很「離譜」的。並且,按照天津的檢測成本來計算,香港計劃撥款220億用於檢測和相關安排,是被人「搶錢」,是被當作提款機。

吳明德分析道,天津市有1,470幾萬人口,人口數量是香港的雙倍。在北京冬奧之前,天津也要「動態清零」,但天津做1次全民檢測只用了四個半鐘頭。「整個天津市,用四個半鐘頭就可以做完全民檢查。我們為甚麼要搞那麼多東西?是不是請天津的那些醫護人員來幫我們做全民檢測就可以了?」「給夠6倍時間,就是1天(24小時)做完,好過現在我們要做21天。」

他說,天津用大數據說做1次全民檢測,按照全國的平均數,1個人要用8元人民幣,相當於10元港幣。香港約有750萬人,假設請天津的醫療隊伍過來幫香港做,用他們的人手和方法,按他的成本就是10元,因為在天津也是10元1個檢測。如果做3次,就是檢測3次,都是2.2億元,就算給他們賺10倍,也就是給他們22億。

吳明德質疑道,「在這675億裏邊,有多少是預備拿來做全民檢測的?有三分之一,就是220億是拿來做全民檢測和有關的安排。也就是說香港有很多的錢,可以被人家去搶,香港就變成了ATM。」

他最後指出,「(中央)割政府(港府)的肉,那政府的那塊肉是誰給它的,全部是(香港)勞動人口抽稅給它的。」@

節目播出:2月27日
文字更新:3月3日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