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爆發,火光四射,據報烏克蘭多城被轟,包括首都基輔和第二大城市哈爾科夫市(Kharkiv)的軍事指揮中心。幾天內形勢急轉直下,俄羅斯周一(21日)晚間突然承認烏東2省(頓內茨克Donetsk、盧甘斯克Luhansk)獨立並派駐軍,兩地皆蘊藏豐富礦產;自2014年俄兼併克里米亞後,這裡一直陷入武裝衝突(獲俄支持勢力對烏軍),已造成逾1.4萬人死亡。

正當本周烏東平民一夕間全撤而各地頓變「空城」、烏克蘭內政部聲明「入侵已經開始」之際,普京宣布於烏發起「特別軍事行動」,自此烏克蘭天空變灰。

除政治原因外,經濟上的導火線很有可能跟一個名為「北溪2號」的天然氣管道項目(North European Gas Pipeline)扯上關係,而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就此於在位時已預警全球「北2與烏克蘭危機」兩者相關性大,這正是本文焦點議題。

西歐先天資源不足

西歐人煙稠密,經濟發展迅速,但獨欠生產與汽車所需命脈–能源。這一大難題牽動著英德法等許多重大國策,亦是這個原因它們急如星火在搞新能源,冀儘可能降低依賴進口石油與天然氣等。

歐盟2020年進口天然氣主要來源國(來源:Eurostat/大紀元製圖)
歐盟2020年進口天然氣主要來源國(來源:Eurostat/大紀元製圖)

2020年,歐盟能源淨入口依靠程度接近60%,德國依賴率(energy import dependency)更是高達63.7%,即使相比前一年的67%為低,但仍屬極高水平。在歐盟向外購買的能源產品中,石油、天然氣與煤炭各佔約66%、25%與不足5%。

於補充這個能源缺口上,俄羅斯飾演了重要角色,約25.5%的石油就是由它來提供的,另43.9%的天然氣同樣是來自該國,而排行第二的供應國為挪威,其餘較大份額的包括哈薩克、美國與阿爾及利亞等。

德國與一些國家推出「能量過渡計劃(德語:Energiewende)」,旨在向可持續經濟過渡,最終目標乃將「不可再生能源」取代,採取方案包括風能、水能、太陽能、地熱能和潮汐能等。然而,時間表終點卻非常遠,德國政府設定2045年達致氣候中和(climate neutrality)、2040年完全停用天然氣。

就在這過渡期間,德俄簽訂北溪1號項目,管道於2011年底投入使用,這離岸天然氣管道從俄羅斯維堡起步,穿越波羅的海直通德國格賴夫斯瓦爾德。2017年經此進口的天然氣達530億立方米。

爭議出於北溪2號項目,長達1,222公里的管道於2021年9月建設完畢,至今仍未取得使用執照,又因今俄烏危機而中止了啟用審核程序。

管道影響烏國命運 

2019年1月,美國駐德大使格雷內爾給予德國企業一封書信,直言一旦北溪2號、土耳其溪兩條天然氣管道投入運營,將大大削弱原本經烏克蘭進口的天然氣之存在價值,「那麼烏克蘭安全政治地位將逐漸下降,俄羅斯介入並干預烏克蘭衝突的危險將上升」,同時置歐盟於「高度依賴俄氣」的境地,不利長遠自主發展。

當時因議論紛紛,俄羅斯為消除烏克蘭顧慮,特地與歐盟、烏克蘭三方舉行天然氣談判,並於2019年12月19日簽署協議,承諾恢復向烏輸送天然氣。翌日,特朗普或已看破端倪不買帳,宣布對北溪2號實施制裁,一家名為Allseas的瑞士公司受此影響,宣布北2停工。

然而,德國當局卻譴責美國干涉其政策,到了2020年12月11日逕自復工。2021年7月,美國總統已更換並宣布與德國達成協議,結束爭議,惟即遭烏克蘭和波蘭強烈反對。

事態發展至本年2月22日,俄羅斯「司馬昭之心」頓成真的「軍車過境」,德國總理朔爾茨才宣布北2中止啟用程序,就此烏克蘭外交部立表支持。

截至發稿,烏克蘭總統顧問證實,烏軍死亡人數逾40人,數十軍人受傷,俄地面部隊及坦克已從烏北多處,以及南部克里米亞半島處跨越國界,進入烏克蘭。

本報於數天前曾採訪現居基輔的港人尤先生之情況,當時他說「未明顯感受到緊張局勢」,惟其所居公寓絕大部份的外國人已撤離。他亦有同樣打算,但烏藉妻子愛國不願離開,誓與國家共存亡,二人於16日出席基輔奧林匹克體育場一帶舉行的「團結日」集會,決心抵禦入侵,「很多人高呼愛烏克蘭與抵抗俄羅斯口號」。

一個經濟錯誤決定,足以釀成無窮後患,但當然始作俑者還是決定挑起戰火的人。◇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