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揮軍入侵烏克蘭,這場事先張揚的戰爭,狠狠打了美歐一個耳光。普京基於兩個重要因素:一是美國與北約一早表明不介入戰爭,使普京更有恃無恐;二是中共國對俄國的戰爭作了背書,勢與俄國同進退,使普京免去後顧之憂。

普京參加北京冬奧,與習近平會談中取得外交成果,一是中共支持俄國吞併烏克蘭,二是在軍事上兩國互為犄角,三是當俄國遭到西方制裁時,中共將分擔俄國的經濟壓力。

普京在動手前,已預料會遭西方制裁,以俄國的經濟狀況不可能支撐太久,但如果中共盡最大可能分擔,俄國的日子便會好過一點。此所以冬奧會談後,中共即給了俄國一張千多億美元的能源訂單,而戰爭一爆發,又宣佈進口俄國的小麥。

普京與習近平的思路是一樣的,就是與西方的裂痕已不可修補,往後就是矛盾衝突不斷升級的過程。中美交惡之初,習近平提出內循環來對付,後來發現內循環不現實,又改為內外雙循環,同樣道理,普京預期未來,也面臨外循環枯竭的難題。但是,如果中俄選擇站在一起,互相倚靠,中方以巨大市場幫助俄國,俄國以外交和軍事作回報,這樣兩國形成的市場規模更大,經濟迴旋的餘地增多,而外交合作又減少孤立感,軍事合作可以背靠背。

普京要吞併烏克蘭,沒有中共背書就不敢去得太盡,一旦中共態度明確,普京便無後顧之憂,此所以俄軍在北京冬奧結束後即有軍事行動,而普京也擺出一種我是流氓我怕誰的姿態。

西方民主國家在烏克蘭問題上吃了一記悶棍。當年為削減烏克蘭的核武,承諾給烏克蘭的安全保障,至此已完全破產,美歐各國的公信力因此遭受廣泛質疑。台灣親共勢力又把美國的安全保障靠不住拿出來大作文章,台灣人心有餘慮,畢竟美國的口頭保障已不值幾個錢。

普京為世界渾沌大局作了一次徹底的澄清,便是世界又劃分為兩大陣營,重新步入冷戰。一方是西方民主國家,另一方是中俄兩個大國,兩方價值觀不同,地緣政治利益不同,不是東風壓倒西風,便是西風壓倒東風,沒有中間道路。

先前,這一格局並不明朗,因為中俄沒有公開的結盟,時勢發展下來,倒真是應了中共外交部的說法,叫做不是同盟勝似同盟。中俄互相依存,成了一顆籘上的兩個瓜,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把兩國命運徹底綁在一起。

先前,西方民主國家也沒有那麼團結,歐盟與美國互有心病,特朗普在位時,與歐洲鬧貿易糾紛,又要歐盟增加軍費,又從德國撤軍,搞得歐盟臉上無光。另一邊廂,歐盟又與中共眉來眼去,意圖在中美之間吃兩家茶禮。但拜登上台後,重新調整了外交政策,先使日﹑印﹑澳歸心,又慢慢拉攏歐盟,現在西方國家已再度合攏,共同對敵。

因為俄軍入侵烏克蘭,東西兩大陣營將陷入長時間的衝突,烏克蘭不會是終點,很多東歐小國都已明顯感到安全威脅。中共有俄國撐腰,會不會趁機打台灣的主意,那也不可完全排除,如此一來,世界從此多事。

人類很賤,地球就那麼大,資源就那麼多,人口又不斷膨脹,最終除了戰爭,沒有解決競爭與衝突的良方。所謂和平,只不過是兩次戰爭之間,打累了各自消停休養生息而已,所謂戰爭,也只不過是兩次和平之間,積累了矛盾和仇恨的總爆發而已。自二次大戰以來,世界平靜了七八十年,是不是又到了另一次循環,值得關注。

但中俄結盟,只是不得已而為之,從科技國防和國力等方面衡量,中俄絕不是西方的對手。西方經濟基礎穩固,技術佔優,人民享受自由和富足,嚮往普世價值。相反的,中俄各懷鬼胎,國內不穩,經濟和科技長期難有起色,兩相比照,結局寫在那裏。

俄國遭遇西方圍堵,經濟上的損失,能不能僅靠中共就填補起來,那是一個大問題。中共千瘡百孔自顧不暇,若再揹上俄國一個大包袱,又能撐多久?

世界大格局已定,邪惡軸心形成,局勢會愈演愈烈,衝突規模會越來越大,我們一介小民,在巨大時代浪潮中身不由己,唯有盡可能自保而已。

俄烏衝突之初,筆者曾預料戰爭打不起來,事實證明筆者錯了。美歐都不欲參戰,戰爭規模不會太大,若戰事順利,普京可初步達到他的目的。長遠來說,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普京有多大能耐改變世界,那還要看下去。

至於台海,我還是堅持打不起來,台灣人倒是要警惕國民黨興風作浪擾亂人心,堅持與民主國家站在一起,把自己的事情辦好,以不變應萬變。@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顏純鈎Facebook」

(本版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