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跟隨中共「清零」政策,持續推行嚴厲防疫措施。第五波疫情來襲,港府顯得手足無措,不斷將隔離措施收緊,令已經屢受重創的香港經濟傷及五臟六腑,迫使人才與資金撤離。香港人正因對前景感到迷惘,繼而選擇到外地另謀出路,同時連帶資金亦大幅外流。大和資本更預測香港會有高達1,000億美元外流。

在港府推出《國安法》後,有感政治局勢越趨嚴峻,過往兩年每周都有數以千計香港居民離開香港。但隨着新冠肺炎確診數字飆升,港府進一步收緊防疫限制措施,最近離境人數明顯激增。

根據香港入境處數據,由2022年2月13日至22日期間,總入境人數181,614,出境人數191,934,出境比入境多 10,320人;而香港居民入境總數為150,081,出境人數154,541,香港居民出境比入境多4,460。香港人離港數字明顯隨上一輪隔離措施收緊而上升。

港府2022年2月22日公布最新防疫措施,大部分是將上一輪防疫措施,延長至2022年4月20日。嚴厲措施包括晚市禁堂食、午市堂食收緊至二人一枱。另外取消戶外豁免帶口罩措施,郊野公園範圍、室外體能活動亦必須佩戴口罩。公眾地方限聚最多兩人,禁止跨家庭於私人處所聚會。

「疫苗通行證」於2022年2月24日實施,覆蓋商場、超市、街市及食肆等,須完成疫苗接種方獲准進入。酒吧須繼續停止營業,美容院、健身中心、夜場、麻雀館、派對房間、髮型屋及宗教場等表列處所繼續關閉。各項防疫措施都直接影響香港市民生活,除了強行「谷針」,亦構成許多不便及限制。

「清零」防疫措施加劇人才流失

資深對衝基金經理錢志健在接受本報訪問時指出,封關防疫措施加速香港移民撤資潮。他提及香港美國商會、歐洲商會於近期相繼發表報告,指香港「封關」、「清零」的防疫措施,加劇了國際人才外流以及外資撤離。另外,香港證監會(SFC)2022年2月7日承認,受金融業界人才爭奪及港人移民影響,去年證監會人手流失率達12%,個別職級流失率格外嚴重,其中初級專業人員流失率高達25%。證監會還承認目前難以從海外引入人才。

錢志健認為,監管機構出現高人才流失率,反映移民潮對香港金融中心的衝擊程度,也反映人才憂慮香港情況,反而亞洲及全球金融市場有更多選擇。他說:「做生意,政治、經濟和金融,這些大環境是一環扣一環,沒法分開。香港的政治『清零』讓人如何在香港做正常的生意?」

清零措施迫使國際企業高層相繼撤離 

曾經以優秀人力資源為傲的香港,目前的經濟環境已淪落到難以「留人」的地步。不但令看不透前景的香港人決心離開,嚴格的隔離政策更觸發外國人才持續外流。

根據《東方日報》報導,今年以來,國際企業高層離港成為大趨勢,國際酒店集團文華東方、全球第二大烈酒與紅酒商保樂力加(Pernod Ricard),都相繼傳出高級人員撤港的消息。

金融服務機構巨頭,投行摩根大通,近半年亦陸續將部分高層管理人員從香港調往歐洲。報導指摩根大通亞太區現金股權和股權分配主管Ryan Holsheimer將離港返回澳洲,其空缺預料會由現任日本現金股權分配主管Sara Perring接任。

根據《彭博》報道,花旗集團六名高級職員將從香港調往新加坡和其他市場。花旗股票衍生品分銷部門負責人Sue Lee此前已遷離香港,而花旗亞太區股票業務負責人Lee McQueen亦將遷至新加坡。

另外有四、五名董事也考慮調往新加坡,其中包括亞太期貨執行部門負責人Kevin Zolkiewicz、專注於機構金融的Rob McVie,以及股票執行顧問業務負責人Abhishek Choudhary。報道形容,這是迄今其中一個最明顯的信號,顯示香港「清零」的防疫策略,阻礙跨國銀行的運營,並且影響員工的生活質量。

目前港府規定入境人士強制14日檢疫及七日家居檢疫。已採用地區性航班熔斷機制的九個國家,包括澳洲、加拿大、美國、英國、法國、印度、巴基斯坦、菲律賓、尼泊爾,則繼續實施至另行通知,期間在14日內到過該八個國家的人士不能以轉機或直接抵港入境。以上等等措施,對跨國企業的員工影響尤其巨大。

大和資本預料高達一千萬美金外流

香流失人才的同時,無可避免連帶資金亦離港而去。大和資本市場發表報告,指本港短期內須應對聯儲局進取的收緊政策,以及處理Omicron疫情爆發,預料本港很大機會重返衰退。

今年首兩季GDP亦有機會出現收縮。大和資本下調本港今年GDP預測,由增長2.9%降至1.8%。大和資本又指,目前香港貸存比率為87%,意味流動性環境頗為緊張,預計香港拆息走向會較過往聯儲局加息時更加敏感,相信本港無可避免會有進一步資金外流,潛在資金外流或遠高於2016至2019年的550億美元,至少在今年至明年會有高達1,000億美元外流,而大部分將於今年出現。

大和資本亦引述貨幣數據,指本港至2021年12月底淨海外資產有3,700億美元,較2021年2月底的高峰4,180億美元下跌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