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鐵鏈女的事件繼續發酵,據海外自媒體王劍先生報道,省調查組一到,先查是誰洩露董志民的結婚照,又透過人臉識別系統調查前往當地的外地人,又下令省內所有地方的官民全面噤聲,如此等等,都不是在查案,是在維穩。

這和所有人的預期是一樣的,中共只想把事件摁下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中共相信通過無孔不入的維穩手段,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

但公道自在人心,事件沒有大白於天下,中國人的問號就一直存在。事件牽動最基本的人性,與所有人的安全有關,如果連黃炎培孫女都保護不了,那還能保護哪一個普通國人?

就在剛剛過去的2月16日,網上又出現一個貴州女孩的失踪求助圖片,那女孩看上去只有十五六歲年紀,戴著眼鏡,一臉稚氣,光天化日之下,女孩又成了人販子的盤中餐。就在全世界關注鐵鏈女的當下,還有多少中國女孩正在步入鐵鏈女的悲慘命運?鐵鏈女不是偶然發生的個案,是普遍存在的人間悲劇。

有五毛在網上貼文,質問追查鐵鏈女的後果,提出好多「怎麼辦」,比如其他買來的媳婦怎麼辦﹑鄰縣怎麼辦﹑犯罪的官員怎麼辦﹑參與強姦的幹部有的已爬到高位怎麼辦﹑辦了江蘇全國怎麼辦﹑動搖了國本怎麼辦﹑國際觀感太壞怎麼辦?如此等等,很替政府操心。

五毛替中共設想周到,莫非中共不知道查下去的惡果嗎?正因為後果嚴重,所以中共從一開始就沒打算查,只打算把真相蓋起來,把要求追查人的人打壓下去。

一個正常的政府,為人民服務的政府,碰到一個社會罪惡現象,最先想到的,不應該是政府得失利害,應該是人民的知情權,先把真相查清楚,至於要怎麼處理,那是真相大白後的事情,該怎麼做就怎麼做。未查案之前,先計算利害,根本就不是查案應有的態度,正如查一宗凶殺案,你不能先設想誰該承擔責任,那樣還不如不查。

拐賣婦女的罪行要查清楚一點都不難,查清楚後要處理,對政權也不都是負面影響,只要不被權慾矇住良知,有正常的判斷能力,就應該秉公處理,還社會一個公道。

先把各地買賣婚姻的個案清理出來,在買賣婚姻個案中,有單純的買賣關係,也有暴力拐賣行為。單純買賣關係是雙方自願的,如果有,犯罪性質與拐賣不一樣,就可以分別輕重依法處理。杜絕了買賣婚姻,再從源頭上幫助農村發展經濟,提高當地農民的生活水平,那時村民有錢了,外地女孩不介意嫁過來,那才是根本解決問題的方向。

屬於拐賣婚姻,那涉及拐賣的手段,有的用拐騙,有的用打昏迷昏,拐賣過程中是否發生暴力﹑強姦,那性質又不一樣,也可以分別輕重依法處理。 拐賣過程如涉及當地黨官或地方政治勢力,也應該一一查清,按情節輕重分別懲辦。政府秉公追責,把犯罪官員繩之以法,政府有什麼損失?當然沒有,想當官的滿坑滿谷,還怕沒有官員候補?辦了罪犯,人心大快,政府的聲望只會提高,不會受損。

至於有官員已爬到高位,好像辦起來很有難度,這是對習近平整肅黨風黨紀的決心缺少體認的原因。習近平不是要刑上大夫嗎?政治局常委辦起來也手起刀落,還能讓下級又下級的逃過法網?連已退休的官員都要追究,對那些還握有權力的官員,更不應該容忍。

至於全國各省市,如比照江蘇的清查,把犯罪官員和民間惡棍都抓起來,那又有什麼不好?中共最叻是搞運動,就搞成一場聲勢浩大的清查拐賣婦女﹑拯救火坑中的女同胞的正義運動,中共的執政合法性一定得到提高,民間一定歌功頌德,世界各國朝野也一定額手稱慶。

可惜中共的思維習慣和正常人不一樣,他們往往不從正面思考,往往從反面思考。民間追責,他們視為人民的惡意反抗,國際聲討,他們也視為反動勢力的圍剿。站在革命鬥爭的立場,凡是敵人贊成的就要反對,凡是敵人反對的就要贊成。在當前形勢下,如果順應民意和國際壓力,真心去清除社會惡習和犯罪行為,那就恰恰上了國內外階級敵人的當,被敵人利用,削弱黨的領導地位。

繼大學生﹑退伍軍人﹑文學藝術界聯名發聲之後,上海地鐵裏有人公開呼籲大眾關注,有人在鬧市派傳單,連葉劍英的孫女葉靜子都公開要求嚴辦,事情發酵下去,漣漪散開,後果越不好收拾。

事件不可能真相大白,只是能否掩蓋﹑如何掩蓋而已。多年來,中共就是把所有人間苦難和人民的不平,用各種手段掩蓋和打壓下去,表面上,事件都平息了,實際上沒有解決的是人心。人心向背,決定政權的存廢,水可載舟也可覆舟,中共只是在不斷積累自己崩潰的基礎而已,積到一定程度,一條破敗的堤壩到處漏水,崩潰就臨近了。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顏純鉤Facebook」
(本版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