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北京冬奧閉幕,本來我是沒興趣看的,但今天見網民截圖分享,指出閉幕禮畫面跟《新世紀福音戰士劇場版Air /真心為你》不少雷同之處(注1),我作為EVA(《新》的簡稱)多年粉絲,當然迫不及待要看個究竟。

嘩哈哈,果然越看越似!讓我再數幾點給大家聽聽,看過EVA的人應該會心微笑:

一、閉幕禮運動員進場時,響起貝多芬《歡樂頌》,那是EVA「第一使徒」渚薰在電視版出場那一集的音樂;

二、「大如席」的雪花內寫有各國中文和英文名字,這設計跟EVA生命樹圓輪一樣,輪中也有代表各種神性的希伯來文和拉丁文;

三、那個數碼AR技術生成的「中國結」,乍看簡直就是EVA片頭的大天使圖形(見附圖)。

EVA是日本九十年代動漫神作,魅力多年不減,若說北京奧運典禮創作團隊有EVA粉絲,絕不出奇,何況製作人員常常掛在嘴邊的「人類命運共同體」,跟EVA那個冚世界無分你我變橙汁的「人類補完計劃」,確實又十分相似,有人乘機向庵野秀明致敬,我覺得合情合理喎。

除了EVA,這「閉幕式」還有一點值得談談,就是「折柳寄情」那幕:數百人各拿一束發綠光的「柳條」,在《送別》音樂中緩緩步向中間,由無數光束組成的「紀念碑」此時從中央升起,遍體綠光的人就圍着光碑憑弔,感覺頗詭異,也讓我想起電影《第三類接觸》的經典畫面(見附圖)。

原來自2016年里約熱內盧奧運開始,閉幕禮就加插了「緬懷時刻」這環節,讓大家有幾分鐘懷念逝者。(注2)2018年韓國冬奧用類似葬禮的形式演繹,而去年東京則展示了日本的「物哀文化」。新年流流悼亡,最講意頭的中国人怎麼處理呢?

北京冬奧會閉幕式分場導演黃輝表示,對於如何有中国特色地呈現這個指定的「緬懷時刻」,團隊「可謂煞費苦心」,「歷經若干輪的推翻後,終於在與總導演張藝謀和文學總撰稿于蕾不斷磨合的過程中,提到了 『光的豐碑 』」,其後主創團隊也想到「折柳」這個概念。(注3)

那塊「光的豐碑」跟EVA的Seele石板有沒有互文關係,我不知道,但「折柳」與奧運官方指定動作「悼亡」(mourning),則肯定無甚關聯。中國古人送別,習慣折柳,以示依依不捨,詩詞多有提及,卻甚少用來哀悼逝者。

折柳的意義,儘管可由「送別」引申為「懷遠」,如張九齡詩云「纖纖折楊柳,持此寄情人」,但懷念的人只是身在遠方,而非陰間。北京主辦方用柳條悼亡,是代表「新中国」文化,與中國傳統並無傳承。

順帶一提,懷念故人,古詩詞最常用的典故是「山陽笛」,不是「折柳」;與亡者有關的植物,是古人常於墓前栽種的白楊、松和柏(見《古詩十九首.驅車上東門》),不是柳。以「折柳寄情」表達mourning,只是欺騙不懂中國文化的洋人而已。


1、https://bit.ly/3JICTEi
2、https://bit.ly/3LS2QU6
3、https://bit.ly/35awDX2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馮睎乾十三維度」Patreon

(編者按:本版文章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