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隨著電動車成為資本的寵兒,和電動車電池息息相關的關鍵金屬,不僅價格翻漲,各地礦產也成為了各國爭搶、管控的目標。就在一些分析認為,中共似乎已經搶佔了電動車熱門賽道的先機時,那些掌控了關鍵金屬資源的國家,卻紛紛像中共一樣,近期也搞起了「國有化」,這對中共來說,可不單單只是個壞消息,與此同時,大宗商品價格的持續上漲,讓中共經常焦慮的鐵礦石又開始發威了。

那麼,這些市場情況,會對中共相關的龍頭行業產生甚麼作用呢?那些掌握關鍵資源的國家,它們搞的「國有化」,對中國的新能源發展,又會造成甚麼影響呢?我們今天,就來談談這些話題。

寧德股價跌不停 似步騰訊後塵

我們先來看一下,被市場稱為「寧王」的寧德時代,在虎年到來後,寧德並沒有迎來虎虎生威,反而將2021年底的暴跌模式延續了下來,股價從去年12月初的高點已經跌了將近30%。

我們把時間倒回到2020年的11月,當時寧德時代的股價還停留在人民幣250元上下的水平,之後,就一直開啓了開掛模式,可謂是風潮疊起,股價一路攀升,到了12月3日的時候,已經達到687元的高位。但是迅速堆起的泡沫也容易破裂,就在12月3日之後,寧德時代的股價開始節節敗退,兩個多月的時間,到了2月11日的時候,股價已經跌到了489.99元。

這個走勢,和騰訊在2020年初到2021年中股價的走勢非常相像,但是,和騰訊不同的是,寧德時代並沒有遭遇中共政策的打壓,而且,新能源還是受到市場追捧的,那為甚麼股價會跌成這樣呢?

在2月10日的時候,「首創證券」曾經發布研報,看跌寧德時代,並分析說,基於短期市場情緒和微觀結構的角度來看,短期可能並未見底,未來可能仍有20%的下跌空間。果不其然,第二天,寧德的股價就再跌5.43%。

結果,不知是市場過度焦慮,還是投資者不滿,首創證券的這篇唱空文章,在11日晚上就被下架了。

有資深投資人認為,從宏觀方面的因素來看,還是美聯儲加息的強烈信號,震動了全球資本市場高估值的股票,這些股票的價格都跌的很厲害;另一方面,我們剛才也回顧了寧德之前的漲勢,大家知道,在過去一年來,利好消息陸續拉升股價,但股市有句話,叫做利好出盡是利空。

那麼,是甚麼利空消息把寧德時代砸下來了呢?

從近期市場消息來看,可以看到,寧德時代的激光設備供應商——海目星的全資子公司廣州海目星,出現在了美國商務部發出的「未經核實的名單」(UVL)上。不過,海目星在發布的公告中稱,對上市公司無重大不利影響。

瑞銀則認為,美國政府將33家中國公司列入了「未核實名單」,引發了創業板修正,這應該是非常客觀地解釋了寧德時代這一輪股價下跌的原因。不過,瑞銀給予寧德時代的目標價是700元。

貴族金屬身價飆升

這是目前的市場消息,我們再來看看基礎面。

大家看,近期,和電池相關的「貴族」金屬們,漲勢非常的兇猛。追蹤全球電池供應鏈機構的數據顯示,從2020年1月初到2022年的1月中旬,兩年的時間裏,碳酸鋰的價格上漲了569%,除了鋰之外,電池級鈷和硫酸鎳的價格也分別增長了119%和55%。

提到電動車,大家經常會聽到三元鋰電池,這種電池不只是用到了鋰這種金屬元素。三元鋰電池,有一個很長的名字,叫做「正極材料使用鎳鈷錳酸鋰或鎳鈷鋁酸鋰等三元聚合物的鋰離子二次電池」,一口氣讀下來,有點像是上學時背的元素周期表,而我們從這個名字裏面的元素名稱就能知道,除了鋰之外,三元是包含鎳、鈷,還有錳或者是鋁三種金屬元素的,這個三元聚合物在三元鋰電池中,是做為電池的正極。

在了解了電池裏面涉及到的金屬後,我們就大致能理解,鋰、鎳、鈷這貴族金屬「三兄弟」,為甚麼會齊刷刷的身價倍增了。在三元電池中,含鋰、鈷、鎳等金屬元素的正極材料成本,佔到了電池材料成本的將近一半。

隨著這些金屬原材料價格的上漲,電池的價格也自然水漲船高。市場研究機構的數據顯示,在2021年的後期,鋰離子電池的價格上漲了10%到20%。

從需求和供應角度來看,電動車市場快速發展,讓電池的需求也水漲船高,但與此同時,電池中關鍵金屬價格的飆升,也讓電池的供給不得不減少,因為這兩方面因素,都在影響著電池的價格。

不過,問題來了,原材料漲價,中共的發改委不是可以用行政手段來干預價格嗎?別看中共發改委對鐵礦石和煤打壓的厲害,但是對於這幾種金屬,發改委可不敢隨便打壓了。

因為中國自身,對這些金屬的進口依賴度極高。比如鋰,華西證券去年6月的一份報告數據顯示,中國在2020年的鋰產量,佔到全球供應量的17%,鋰原料對外依存度高達八成,其中,對澳洲鋰礦的進口依存度接近六成。

從這一點上看,就能理解了,寧德時代是控制不了關鍵原材料的價格的,所以,投資者認為寧德時代的估值存在不確定性也是合理的。

正因如此,我們看到,在大宗商品暴漲的時代,中國的這些電動汽車和電池廠商,是拼了命的要出海,到海外收購礦山。

資源「國家主義」反噬中共

數據顯示,全球鋰資源主要集中在澳洲和智利,分別佔全球總資源量的43.8%和22.38%。在之前的節目中,我們也分析過,中共早就已經瞄準澳洲、阿根廷、智利、巴西等地的鋰礦了。不過近期,中共在海外收購礦山的舉動正在遭遇滑鐵盧。

去年10月,智利政府對國內大約40萬噸的鋰礦的勘探和開採進行了國際招標,配額分為五份,今年1月12日,智利政府宣布,中國企業比亞迪汽車以6,100萬美元中標,但是,僅僅兩天之後,智利的法院在1月14日,就叫停了這個合同。

智利為甚麼會突然給中共來了個「出爾反爾」呢?

2021年,加夫列爾.博里奇當選了新一任智利總統,即將在今年3月份就職。而「新官上任,三把火」,其中一把火就燒到了鋰礦。博里奇支持鋰礦國有化,主張成立國有鋰礦企業,智利制憲議會也初步通過了一項提案,這項提案,將促進銅礦、鋰礦和其它戰略資產的國有化,提升當地資源的定價權。

這一行動,和中共在稀土、鋼鐵等領域,搞大國企,爭奪全球定價權,是不是很像?

看來,南美國家學了中共的套路,不過,反倒讓中共吃了啞巴虧。

根據統計,2021年中國進口的鹽湖鋰中,有78%來自智利。智利掌控資源的定價權,未來中資企業的採購成本,將面臨更多的不確定性,在進行配額資源開發方面,也將面臨重重困難。

大家知道,南美國家的政權更迭很是頻繁,這種政治風險,也讓投資充滿了諸多不確定性。不管是即將要投資、摻股的中企,還是已經開發的項目,或者說計劃合作的項目,都可能像比亞迪汽車的這筆交易一樣,突然被叫停了。

此前,為了防止鋰資源開採過剩和對鋰礦價格進行管控,阿根廷層向智利和玻利維亞提出,建立一個類似「產鋰國協會」的組織,就是成立一個鋰資源的OPEC組織。不過,在三國政局的更迭中,這個計劃一再被擱置。

而對中共來說,禍不單行的是,2月11日,印尼礦業部下屬礦產和煤炭局發布文件,印尼已經暫停了超過1,000個礦商的礦場運營,品種包括錫、鎳、鋁、鐵礦石等資源品種。理由是,這些礦商沒有按規定提交今年的工作計劃。

這對中共的企業,為甚麼是雪上加霜呢?

前面我們介紹三元鋰電池中,三元的核心材料中就有這個鎳,而中國對鎳礦的進口量很大,對外依存度高達八成以上,其中50%的進口來自印尼。比亞迪汽車的董事長王傳福曾提到過,新能源汽車電池,最難的不是技術,而是要解決被金屬鎳卡脖子的問題。

而印尼的鎳礦儲量,是7,200萬噸,佔到全球鎳總儲量的52%,擁有絕對話語權。從印尼限制出口的情況來看,鎳金屬的價格還會進一步上升。

鐵礦石價格快速反彈

說完了鋰電「三兄弟」,我們再來看看其它大宗商品的價格情況,最近又聽說,去年困擾中共的鐵礦石最近又讓中共的發改委焦慮了。

去年5月,鐵礦石期貨主力合約價格突破了每噸1,200元的高點,之後在供需和中共的行政干預之下,鐵礦石價格開始回落,到了去年11月18日,大連商品交易所鐵礦石期貨主力合約,報每噸512元。

但是鐵礦石的價格在觸底之後,就開始快速上漲。2月8日,鐵礦石期貨主力合約收報每噸821元,較低點已經上漲了大約六成。

隨即,中共發改委和市場監管總局就坐不住了,宣稱,要對捏造散布漲價信息、哄抬價格等違法違規行為「露頭就打」。相信中共發改委,還是會用它的老套路,約談機構,使用行政手段進行強行打壓。

看來,今年中共還是會和大宗商品再來一輪角力了。

另外,近期,倫敦金屬交易所鋁的期貨價格,升破了每噸3,000美元的關口,創下2008年以來的高價;倫敦金屬交易所3個月錫的期貨價格,也達到了創紀錄的44,250美元。

高盛一位大宗商品部的資深分析師說,從來沒有見過大宗商品市場的漲勢如此兇猛過。看來,大宗商品價格這種難以遏止的上漲趨勢,還是會繼續。對於中共來說,今年的日子,肯定是不好過了。@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沺欣
顧問:李庭千
編輯:蔚然、宇文銘
粵語配音:Ada
剪輯:曲歌
監製:文靜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