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初選案辯方阻差罪成 官指肯定被告全心為難警方

民主派35+初選案,除了有47名民主派人士分別被捕、候審及入獄,連他們的辯護律師都難逃一劫。案件去年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保釋聆訊馬拉松式地持續至凌晨。辯方其中一名律師想進入法院時,因為涉嫌拒絕出示身分證,之後被捕,他被控一項故意阻撓警務人員罪,經審訊後昨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被裁定罪名成立。裁判官裁決時好似一定是這樣地說,肯定被告根本是全心全意為難警方,故意為難警方執法,將本案押後至3月2日判刑,為被告索取社會服務令報告,其間他續准保釋。

被告丘律邦34歲,是伍展邦律師樓的事務律師。辯方求情指,阻撓時間只是持續大約2分鐘,又沒有涉及身體接觸或者武力,希望判處罰款或者非監禁式刑罰。但是裁判官鄭念慈表明不會罰款處理,更加警告這類案件一般都判監,未必會跟從社會服務令報告判刑。到底這個裁判官憑什麼覺得這位律師是有心鬧事呢?不知道還以為他們有私人恩怨。

裁判官裁決時稱,警長黃偉傑曾經對被告作出4次截查,不過被告自稱是辯方律師,又說警方無權封鎖那裡,以及要求他出示身分證明文件,他繼續前行,並兩度報警求助。法官說,警長證供簡單直接,裁定他是可靠證人,而且該案涉及多個出名的人,許多市民排隊旁聽,認為警方設立封鎖區管制人流是合情合理。法官又說,不能夠單憑被告衣著外形肯定他的身分,警長職責是確定被告身分才放行,裁定他是正當執行職務,又說被告一開始就指控警方無權設限制區,從來沒有查詢警方為何設立封鎖區,或者提供其它合理解釋為何不可以出示文件,所以拒絕接納被告的合理辯解,裁定他罪名成立。

聽到這裡,我想許多人都和我一樣,腦中有十萬個問號,不好講複雜的法律條文,純粹作為一個旁觀者的心態,其實被告也身為一個律師,沒有理由不清楚什麼犯法什麼不犯法,法官提到他一定是有心鬧事,其實當中牽涉到警方的權力問題。法官說警方封鎖那裡是合情合理,但是其實警方封鎖公眾地方是否需要有法律依據呢?而且被告在過程中,自己都有報警求助,又怎麼可以說他從來沒有諮詢過為何警方要設立封鎖區呢?警長究竟是引用什麼法律條例,可以要求被告出示身份證呢?最重要的是,也要回想當日那個馬拉松式的保釋聆訊,其實引起了好多人的關注,身為他們的辯護律師,想要盡快進去,才是合情合理,為何法官又不會覺得是警方有心鬧事,不讓他進入呢?證供簡單直接就是可信證人,那是不是以後我講一句我沒有犯法,夠簡單直接,就代表我信得過呢?而且法官還要講明不會罰款,一定會重判,整件事都很令人聯想到整個法律制度是否已經偏向幫某一邊呢?還是說這單案件牽涉到泛民主派初選案件,所以法官才會這麼激動呢?這些都是我作為香港市民,一個很簡單直接的疑問。

翻查一些關於這位法官鄭念慈的資料,在Google上面查到,最多人問的就是這位法官到底是黃還是藍。其實,過往他都牽涉了不少爭議,例如2019年8月3號,民間發起「旺角再遊行」,入夜之後演變成警民衝突,6男3女被控當晚在旺角參與非法集結,其中一名少年另被控管有雷射筆,9個人經他審訊之後全部裁定罪名成立。裁判官鄭念慈分別判他們入獄4至6個月,入住更生中心及勞教中心,其中8個人不服定罪,向高等法院提出上訴,之後法官張慧玲裁定其中兩人上訴得直,還直接點名裁判官鄭念慈,在其中一名上訴得直被告自辯時,參與盤問的程度及範圍令人認為裁判官已經「加入戰場」,令被告得不到公平審訊。我想聽到這裡,大家都可以理解在今日這一單案件,裁判官鄭念慈會對這位律師作出這樣嚴厲的判決,誰是先入為主,誰有既定立場,其實都已經很明顯。

兩確診老翁入院3日死亡 三中年危殆或嚴重

香港COVID-19第五波疫情已經失控,本港昨日確診個案飆升至1,161宗,又創了疫情爆發以來的新高。衛生署公布兩宗死亡個案,分別是73歲及76歲男病人,都是因為肺部問題入院。當中73歲伯伯去年9月已打疫苗,他接種了兩劑科興疫苗,因肺部感染入院,之後病情急劇惡化,經搶救後不治。而76歲伯伯是長期病患,所以沒有打針,因為肺積水及呼吸道感染而入院,最終病情惡化,在昨日離世。

另外,有兩宗危殆個案及三宗嚴重個案,危殆的83歲伯伯與嚴重的77歲婆婆沒有打針,另外三個人年齡介乎50至57歲,其中兩個去年8月打了針,嚴重的56歲男患者今年1月才打第一針,未完成接種。

醫管局總行政經理(綜合臨牀服務)李立業昨日在疫情記者會公布,兩宗死亡個案都在明愛醫院。李立業對兩位死者表示難過,並對家屬致以深切慰問。他說,大部分死亡及危殆個案都沒有接種疫苗或者沒有打第三針,呼籲市民儘快接種疫苗,已經接種兩針的市民要打第三針,尤其是長者。他表示,目前本港累計215名確診患者死亡,香港的疫情來到這樣嚴重的階段,相信也影響好多人的心情和生活,不少市民也質疑政府的防疫措施究竟有沒有用。大家看到現在政府就是這樣谷針,以及強調沒有打針的個案會嚴重些,更容易死人。

最具爭議性的就是用疫苗通行證這一個政策,令沒有打針的人哪裡都不用去,接著還說要擴展到交通工具。作為市民,我們可以理解,在科學角度上面,提升打針率可以舒緩醫療系統的壓力,但是至今為止其實都沒有完整科學理據可以肯定,打針是絕對百分百安全,仍然有好多打針出現副作用的個案,沒有出現在大眾媒體的報道中。有一位不願意公開姓名的大學教授就向我們講,雖然大學政策之下他不能不打,因為不打就不能進學校,但是他也還是在找方法,看可不可以避開,因為他有親戚就是因為打針之後中風,現在還剛剛開始重學走路。我也希望政府可以尊重人權,打不打針應該是個人自由,不是疫情嚴重就可以取代所有人權。我們見到許多西方國家,都因為反對打針而出現抗議示威,比如奧地利就曾經連續4個周末有人上街,抗議當局強制接種COVID-19疫苗。在首都維也納有大約44,000人參與集會,有示威者說人民有選擇是否接種疫苗的自由。早幾日,加拿大貨車司機亦因抗議政府強制接種COVID-19疫苗而持續示威,當地政府預計,首都渥太華及多倫多,星期六、日會有更多抗議活動。

我們不是鼓吹市民一定要上街集會,但是現在香港人就因為國安法,在中共打壓措施之下,好像連一點點發聲的渠道都沒有了,更加不要展望已經被建制派完全控制了的立法會,香港人連最基本的打針都一定要被迫就範。其實如果大家都自律,減少聚集,多留在家裡,少點與人接觸,是不是真的一定要打針呢?

批評習近平文章海內外流傳 二十大存變數

中共二十大預料今年秋季舉行,習近平可不可以連任最高領導人最令人矚目。日前一篇自稱「客觀評價習近平」的四萬字長文在海內外熱傳,背後還涉及中國政局敏感動向。

這篇文章叫《客觀評價習近平》,作者是「方舟與中國」。我們查詢發現,文章最初在1月19號發表,已經流傳了一段時間,最近才引起更多人注意。文章前半部分比較全面回顧及分析了習近平執政近十年的種種情況,試圖通過對習近平性格、心理的分析,解釋中共政策失敗的個人因素。後半部分集中分析習近平三大危機,第一是「破滅的金縷衣」霸王硬上弓式的虛構政績,第二是「潰敗的蟻穴」習近平權位的政治基礎已經被他自己掏空,第三是「絕對不忠誠」習近平與「整個中共官僚系統對立」。作者最後部分用好多筆墨,對比薄熙來與習近平,有好多抬高薄熙來的表述,甚至對人權惡棍江澤民都頗為抬舉。有中國分析家認為,文章對了解中國政治有參考意義,或者顯示中共二十大可能有變數,但是這篇文章實際上是反習保黨。

華裔經濟學家李恆青說,目前這個時間點是反習力量集結在中共二十大之前,要將最後所有力量投入。他說,文章釋放一個比較強烈的信號,過去大家都講習近平連任應該阻止不到,因為現在他已經得到權力,但是目前看來未必這麼簡單、順利地連任,存在好多變數。李恆青認為,文章由內政、外交諸多方面,大篇幅寫習近平的問題,許多內容其實只是據外界的過往分析,做了一個疏理和總結。至於《北京之春》主編、新西蘭資深媒體人陳維健認為,文章好多對習近平的評價還算是客觀,但他立論反習不反共是一個要害問題。陳維健表示,文章是建立在共產黨的立場上,認為要換走習近平,就是說政府和黨不可以被習近平綁架,如果不是政府崩潰,黨也崩潰。

另外文章最後將薄熙來與習近平做對比,比如說習近平打黑、搞共同富裕等,都是抄襲薄熙來,讚揚薄熙來有領袖魅力、有西方政治家的風采,甚至說「不免會讓越來越多的人懷念他」。陳維健表示,從中可以看到,作者非常希望薄熙來取代習近平,但是薄熙來歷來被認為人格低劣。前香港《文匯報》駐大連記者姜維平曾表示,薄熙來一貫是政治舞台上標準的兩面派,不講信譽、出爾反爾。姜維平分析,薄熙來本身就是一個黑勢力,在重慶打黑不過是出於權力鬥爭的一場戲,並且製造了大量冤案。陳維健還認為,《客觀評價習近平》這種文章,流傳的時間節點都是值得觀察,因為現在全世界都在看中國,剛好又舉行奧運,而這一次奧運,西方國家在抵制,參加的全部都是亂七八糟的國家,是來找習近平要錢,然後將大大疊鈔票拎回自己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