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媒體《隊報》對中國網球女將彭帥的專訪引發輿論質疑,參與採訪的記者馬克文圖亞克事後坦言,中國奧委會同意他們採訪彭帥是為了宣傳,這次專訪並不能證明彭帥是安全的。

新唐人電視台報道,文圖亞克2月8日告訴美聯社,自己仍無法確定彭帥是否能自由發言、做她想做的事,「這次採訪並不能證明彭帥是安全的」。

「這是中國奧委會溝通和宣傳的一部份。」文圖亞克表示,他很清楚中共官員試圖通過給歐洲一家大報採訪的機會,平息爭議,以免給北京冬奧蒙上陰影。

他說,「我認為對中國奧會、中國共產黨和許多中國人來說,試圖展現『沒有彭帥案這回事』很重要。」

文圖亞克和另一位《隊報》記者2月6日在北京冬奧泡泡一家酒店的套房裏採訪了彭帥,她由多名中共官員陪同接受採訪。

《隊報》7日發表的專訪中寫道,中國奧委會同意受訪,但提出三個條件:第一,所有問題必須提前提交;第二,儘管彭帥會說英文,但她只能用中文回答記者提問,而由中共奧運官員現場「翻譯」;第三,報道不得加上任何評論。

彭帥接受專訪時宣布自己將退休,並聲稱「從未指控任何人性侵」,那個「引發巨大誤會」的微博帖文是她自己「主動刪除的」,她從來沒有「人間蒸發」等等。

去年11月2日,彭帥在那篇轟動國際輿論的微博帖文中,指控中共前副總理張高麗在其家中強迫彭帥發生性關係,之後彭帥與張高麗維持了數年的不倫戀。由於張的始亂終棄,彭帥抱著即使「以卵擊石」自取滅亡,也要把事實公布出來的決心,披露真相。

這則帖文發出20分鐘後就被刪除,彭帥也與外界失聯,引起國際社會對她安危的廣泛關注。

這是彭帥遭性侵事件曝光後,首次接受國際媒體專訪。但《隊報》的報道不僅沒追根究底直指關鍵問題,且通篇未提張高麗的名字。

文圖亞克對美聯社表示,彭帥回答問題時沒有猶豫,應該是提前就想好了的,「我們不知道她的回答是不是被規範化過」。

他特別提到,當談到彭帥事件本身時,他和同事都感覺到彭帥更加「緊張和謹慎」。

文圖亞克坦言,他認為國際女網協會是對的,應該在更私密的空間獲取更多訊息。但他覺得,即使那樣也改變不了甚麼。

《隊報》對彭帥的專訪遭遇輿論批評,讀者質疑彭帥說話的真實性,並指責中共只會「越描越黑」。WTA主席兼行政總裁史蒂夫西蒙(Steve Simon)7日發聲明說,彭帥最近的面對面採訪,並沒有減輕我們對她的任何擔憂。

國際同行則批評《隊報》是「中國宣傳機器」。法國《解放報》記者Etienne Baldit發推文,對《隊報》的「奧威爾式」的專訪很「悲哀」。

知名網絡雜誌《Slate》編輯部主任Christophe Carron發推文說,對報道感覺「很不舒服」,「接受中國政府的條件(沒有任何批判的觀點)發布三頁長篇報道,其中最主要的訊息就是彭帥宣布終結職業生涯,這沒有甚麼可值得驕傲的」。

文圖亞克對此辯解說,《隊報》專訪的目的之一,是希望當面向彭帥展現「她不孤獨」,世界各地的人都擔心她。

《隊報》總編卡札迪厄(Jerome Cazadieux)7日接受法國新聞電台(FranceInfo)採訪時表示,彭帥的言論或動作都「不是自由的」,「你不可能不懷疑這位36歲的準備告別職業生涯的中國女孩的談話的真實性」。

他還表示,「我們知道她不會對我們說官方版本是假的,而且她確實遭到了中國高級領導人的性侵犯,我們知道這是一次她無法說出真相的採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