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種病毒Omicron傳播力增強,但毒性明顯變弱。當英國等世界上許多國家因而改變了防疫態度和政策,國際氛圍趨向放鬆的情況下,香港正越來越嚴執行「動態清零」政策。到底「動態清零」是否有成效呢?

港大哲學博士、前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日前在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動態清零』除很難達到目標外,付出的代價亦非常之沉重。」他呼籲政府重新考慮是否繼續執行。

「動態清零」效果甚微 與世界主流另類

針對目前香港的抗疫政策,鍾劍華博士批評表示,「特區政府現在緊跟中央,繼續『清零』或『動態清零』,雖然她講不清楚什麼叫『動態清零』,但也跟著這樣講,並成為香港的抗疫目標。」

他說,在過去一個禮拜,港府用盡一切手段,強制圍封追逐檢測,過一段時間還將擴大「表列處所」範圍、市民最少打1針終需3針、推「疫苗通行證」、全面檢測申報等,「種種作法與世界各地主流的處理方式是另外一種作法」。

鍾劍華直言:「『動態清零』效果愈來愈令人質疑;就算政府裏面,不同專家亦有不同的看法,有的專家都覺得清零是無可能達到目標的。我自己都傾向相信這個看法。因為除非香港完全閉關自守,封閉城市。」

他說,只要香港不是一個完全封閉的城市,有人進來,好似Omicron傳播力這麼強的變種病毒就隨之而入並傳播開去。但一有個案就封大廈,強制檢疫,甚至封幾次,之後排滿整個足球場的作法,繼續下去,之後就會愈封愈多。

「但是政府自己的數據就現實,過去幾日在千幾個個案裏面,實際上有反應的不足1%,這是醫管局高層自己講的數字,圍住千幾個只為了過濾十幾個。」鍾劍華提出成效問題。

「統一思想」清零  代價沉重恐難復原

在港府堅持執行「動態清零」政策下,昨日有報章稱要「統一思想」。鍾劍華說,「之前甚至有議員提出要搞『國安法』,你一講『統一思想』或用法律來嚇人的話,就是不可以有別的意見。但問題是大家很清楚地看到,所謂『清零』或者『動態清零』這個目標,在香港是有可能達不到的。」

他稱,如果政府堅持這麼做,而每日的新增個案都破頂,每日都堅持圍住多棟大廈,會令很多人上不了班,甚至失業。當政府非要搞抗疫,甚至不惜一切代價:發放津貼、有薪假、甚至修例時,問題當第6種病毒出現時,是否也這樣沒完沒了地強檢圍封呢?

「我相信,在香港,『動態清零』這個目標,以及看變種病毒的情況,似乎能夠成功的機會微乎其微。」他坦言,「政府堅持這樣做,造成的人力、物力、以及公共財力的代價相當之大為其一;其二,對經濟、社會民生的各種活動構成嚴重負面影響。」

他提到很多食肆工人處於低收入狀態,沒有了新年旺季的收入;做補習的基本上名義上有份工,實際上卻也無糧出,好多行業都飽受抗疫政策影響,包括零售、甚至貨運都嚴重受到影響,物價飛漲。

「在這種狀態下,你繼續用『動態清零』來追求抗疫,我覺得除了好有可能難以達到意志之外,甚至整個社會都要付出好沉重的代價。這個代價將來復原都不容易。」鍾劍華呼籲政府「確實要重新思考是否要繼續這樣做」。

他表示無奈說,「可惜政府政治掛帥下,不單止不會思考,就算明知不行都要堅持這樣去做,無甚成功希望亦都要堅持去做,甚至要統一思想,不給你有別的講法。」

禮賓府現污水如何執法?殺死倉鼠 換作是馬呢?

日前中區現污水檢測陽性,包括特首居住的禮賓府、以及前特首董建華居住的中半山老牌豪宅嘉慧園等,相關部門卻無需強檢,不敢圍封。鍾劍華直言:「我相信這是一個好壞好壞的例子。好難令人服氣,其它地方有個案就須強檢。」

他提及之前撲殺倉鼠一事,「現在貓狗有事,你是否要殺光貓狗呢?如果馬房亦都有事,你會不會殺清馬匹呢?」他認為,整個處理方法相當之偏頗,而政府自己的標準自己變。

當政府要求強制隔離檢疫21日時,現時因人數多,14日都行。「那麼你的標準在哪裏呢?你以前怎麼會困住人21日?可否講出有多少個案在14日或21日出現呢?」他希望政府能夠提供一個科學而有考證的數據,令人信服隔離日期的制定是否有效。如在過去一個禮拜,被圍封的千幾人當中,又有幾個有嚴重反應個案呢?

鍾劍華引用張竹君在發布會上所講的「某些群組大部分都無病徵或者無嚴重病徵」,指出「現在為了防止所謂大部分無病徵或者很小病徵的人,而令到更大部分的人」,「令到整個社會停轉,我覺得整個邏輯好有問題,代價亦都好高」。@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