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聯」這個中華民族過年的特色文化,豐富的內涵和奇趣軼事實在綿綿不絕。可知明太祖和春聯的普及有甚麼關係呢?可聽過他在民間流傳的一副奇趣御聯?盛名的「天增歲月人增壽,春滿乾坤福滿堂」一聯,是怎樣產生的呢?讓我們一同賞玩妙趣聯和疫情中傳福音的春聯,迎新接福。

「百節年為首」,過年是中華民族最隆重的傳統節日。年節期間,人們在豐富多彩的年俗活動中,表達傳統文化敬天重神、慎終追遠、除舊布新、迎禧接福的意涵,而其中貼春聯的習俗,尤其是過年迎新的頭等大事。千家萬戶都要將春聯貼於門的兩邊,不僅帶來了喜慶氣氛,也讓文化傳承的氣息更加濃厚。

春聯的由來

春聯的由來久遠,與遠古之前的一扇時空門有關。

根據古老的《山海經》描繪:在蒼茫無際的大海中有一座度朔山,山上有棵巨大的桃樹,碩壯的枝葉十分茂盛,彎曲盤結的枝條高高地伸展向天空,廣闊蓊鬱的樹蔭連綿長達三千里。

在枝葉東北方深遠的空間中,有一扇鬼門,所有的鬼都是從這裏進出鬼域與人間。[1]

山上有兩位神人,名為「神荼」(音:神書)與「鬱壘」(音:玉律),負責統領看管出入這扇時空門的眾鬼。只要發現兇惡為害世間的鬼,他們就用蘆葦編織的繩索將其捆綁起來餵老虎吃。

後來,黃帝制定了驅鬼的禮儀與節日,並依照時節舉行驅鬼活動。《山海經》記載,黃帝樹立桃木作的桃人,在門上面畫著神荼、鬱壘和老虎的圖像,並懸掛蘆葦編成的繩子來震懾惡鬼。這種在桃木板上畫圖的風俗流傳下來,稱為「桃符」,也就是最早的春聯形式。[2]

家家戶戶掛桃符

隨著時間的推移,紙張發明後,人們逐漸用紙張代替了桃木板,發展出寫上文字的「桃符」。

五代的後蜀君主孟昶喜愛題詞,每逢新年,就會命令學士大臣題詞在桃符上,貼在寢宮門口左右兩邊。在位的末年,他命學士幸寅遜撰詞,然而他覺得幸寅遜寫得不好,於是親自題寫桃符聯語:「新年納餘慶,嘉節號長春」,成為歷史上最早的一副春聯。[3]

書法老師現場揮毫書寫春聯。(景雅蘭/大紀元)
書法老師現場揮毫書寫春聯。(景雅蘭/大紀元)

從傳統春聯「爆竹一聲除舊,桃符萬象更新」和王安石《元日》「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瞳瞳日,總把新桃換舊符」的詩句中,可見當時家家戶戶掛桃符的盛況。

宋代詩人陸游在《除雪夜》一詩中,也描寫除夕夜守歲時,在燈下書寫桃符的情景:「北風吹雪四更初,嘉瑞天教及歲除。半盞屠蘇猶未舉,燈前小草寫桃符」。細雪紛飛的深夜,作者在燈下一面啜飲應年節而釀成的屠蘇酒,一面以順適的筆勢用草書寫桃符。皚皚瑞雪,映照屋裏溫暖的燈火,天地沉靜,情韻悠長。

這種寫在紙上的桃符,就是後來的春聯。

春聯的種類與形式

春聯的種類多樣,依形式大致可分為門心、框對(春聯)、橫披、春條(四字吉語)、斗方(單字吉語)等。

「門心」貼於門板上方中心部位;「框對(春聯)」貼於左右兩個門框上;「橫披」貼於門楣的橫木上;「春條」根據不同的內容,貼於相應的地方,如牆上的「大家恭喜」;「斗方」為正方菱形,寫著「春」、「福」等字,多貼在傢俱、牆壁上。

如何貼春聯才正確呢?訣竅在於:面對門的右邊是上聯,左邊是下聯。上聯的最後一個字是三、四聲(上、去、入聲),下聯的最後一個字是一、二聲(平聲)。弄清楚聯語最後一字的音調與門的方向後,新年伊始,就能妥妥地貼好自家的「幸福春聯」。

台中刑務所演武場門口春聯。(龔安妮提供)
台中刑務所演武場門口春聯。(龔安妮提供)

春聯的內涵各有奇趣

春聯言簡意深,對仗工整,音調諧和,寥寥十幾字,能狀難摹之境,能傳難達之情。結合書法藝術,更顯其古樸典雅的美感,是中華文化中特有的一種文學形式。

傳統春聯常以敬天祀神,除舊迎新,展望未來為主要內容,如:「天恩深似海,地德重如山」、「天地風霜盡,乾坤氣象和」、「東風吹出千山綠,春雨灑來萬象新」等,著名的橫披有「紫氣東來」、「吉星高照」、「春意盎然」等。

家家戶戶所貼的框對春聯,也反映出不同的審美情趣和價值觀念,如「爆竹聲中辭舊歲,梅花香裏報新春」、「春風入喜財入戶,歲月更新福滿門」、「生意興隆通四海,財源茂盛達三江」。

明朝才子林大欽撰寫的「天增歲月人增壽,春滿乾坤福滿堂」一聯,長期以來享有盛名。傳說,才學敏捷的林大欽早年曾當過私塾先生。有一年正月初一,東家夫人過生日,請來先生撰寫春聯與壽聯。只見林大欽提筆沾墨,不假思索便寫出此名聯。

明太祖酷愛春聯

過年貼紅紙春聯的民俗在明朝開始盛行。明太祖朱元璋酷愛春聯,不僅親自揮毫,還常常鼓勵臣下書寫。他還曾送給他的開國功臣徐達一聯:「破虜平蠻,功貫古今人第一。出將入相,才兼文武世無雙。」[4]表揚其非凡的功勳。

建都南京後,太祖遂詔令不論公卿或百姓之家,都要在除夕貼上春聯。太祖則在元日微服出行,到民間查看賞玩。[5]

傳說,朱元璋有一次在過年時,親自到民間巡視,發現當地只有一戶人家沒貼春聯。一問,原來這戶人家是閹豬的人家,並不識字,還沒找人幫忙寫春聯,於是他親自動筆為其寫了一聯:「雙手劈開生死路,一刀割斷是非根」,直白的文字,也充滿傳神的趣味。[6]

中藥舖春聯。(龔安妮提供)
中藥舖春聯。(龔安妮提供)

新聯廣傳 疫情中的福音

在這疫情正緊的新年之際,更有勸人敬佛向善的新聯流傳,如:

「佛恩浩蕩乾坤正,遍插新蓮天地香」,橫披「春滿人間」;

「敬天重德吉祥如意,修心向善福壽安康」,橫披「華夏古風」;

「冰融千山雪,冬去萬木春」,橫披「法到人間」。

這些饒有深意的春聯,以富涵傳統文化的形式,提醒人們珍惜善緣與福音,亦寄寓對美好未來的衷心盼願。

春聯的起始,有著遠古神話的淵源,充滿奇幻的時空場景,而春聯的聯語具備詩詞的文學性,能抒情,亦能詠志,可以承載的內容豐富,化為字字珠璣,再結合書法之美,是為中華文化之國粹珍寶。

年前除舊布新之際,不妨引導孩子了解春聯的歷史與文句內涵,或學習古人,也鋪設一席文墨,共享親子揮毫的樂趣。如此一來,談笑間,孩子不知不覺就上了一堂文化課了!

註釋:

 [1] 漢王充《論衡》(訂鬼篇)引《山海經》(大荒北經)(今本無)云:「滄海之中,有度朔之山,上有大桃木,其屈蟠三千里,其枝閒東北曰鬼門,萬鬼所出入也。上有二神人,一曰神荼,一曰鬱壘,主閱領萬鬼。惡害之鬼,執以葦索,而以食虎。於是黃帝乃作禮,以時驅之,立大桃人,門戶畫神荼鬱壘與虎,懸葦索以禦凶。」

[2] 《山海經》記載,黃帝「立大桃人,門戶畫神荼、鬱壘與虎,懸葦索以禦(惡鬼)」。據《風俗通》記:東漢時「縣官常以臘除夕飾桃人,垂葦茭,畫虎於門,皆追效於(「黃帝書」)前事,冀以衛凶也。」南朝·梁·宗憬《荊楚歲時記》中記載:正月一日,「造桃板著戶,謂之仙木,繪二神貼戶左右,左神荼,右鬱壘,俗謂門神。」

 [3] 《宋史·西蜀孟氏世家》:初,昶在蜀專務奢靡,為七寶溺器,他物稱是。每歲除,命學士為詞,題桃符,置寢門左右。末年,學士幸寅遜撰詞,昶以其非工,自命筆題云:「新年納餘慶,喜節號長春。」以其年正月十一日降,太祖命呂餘慶知成都府,而「長春」乃聖節名也。又昶襲位後,民質錢取息者,將徙居,必署其門曰:「召主收贖。」周世宗平淮甸,克關南,即議討蜀而未果,至太祖乃平之。

 [4] 《金陵瑣事》:太祖御書春聯,賜中山王徐公達云:「始余起兵於濠上,先崇捧日之心逮茲。定鼎於江南,遂作擎天之柱。」此二十六字,乃初封信國公誥中語也。又一聯云:「破虜平蠻,功貫古今人第一。出將入相,才兼文武世無雙。」

 [5] 明代陳雲瞻《簪雲樓雜話》中載:「春聯之設,自明太祖始。帝都金陵,除夕前忽傳旨:公卿士庶家門口須加春聯一副,帝微行時出現」。

 [6] 清代陳尚古《簪雲樓雜記》:春聯之設,自明孝陵昉也。帝都金陵,於除夕前忽傳旨,公卿士庶家門上須加春聯一副,帝親微行出觀,以為笑樂,偶見一家獨無,詢知為奄豕苗者,尚未倩人耳,帝為大書曰:「雙手劈開生死路,一刀割斷是非根。」投筆竟出,校尉等一擁而去。嗣帝復出,不見懸掛,因問故,云:「知是御書,高懸中堂,燃香祝聖為獻歲之瑞。」帝大喜,齎銀五十兩,俾遷業焉。

附錄:書法教學參考資料庫http://163.20.160.14/~moodle/mod/page/view.php?id=160

——轉自 明慧之窗 原標題:過年話春聯 #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