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放在香港大學校園的「國殤之柱」,上月底突然被張翔為首的領導層下令移除,事隔一月,髹有「冷血屠城 烈士英魂不朽 誓殲豺狼 民主星火不滅」廿字的太古橋,似乎又成了校方清洗歷史記憶的下一目標。

1月29日早上,有工人用鐵架和圍版,將港大太古橋寫有六四標語的行人路段包圍並封頂,書於馬路範圍的首三字「冷血屠」,也被蓋上黃黑色板遮掩。港大發言人回覆傳媒,稱是「定期維修保養」,至於會否清洗六四標語,則未有交代。

那二十字標語,是出自1989年港大學生張銳輝的手筆。當時他在太古橋鋪了一幅長長的黑布,於布上寫了上述二十個白色字,譴責中共屠殺北京的平民百姓,墨跡穿透布面,印在橋上。自此每年六四周年,港大學生都會重新為這二十字上色。

1月29日下午,張銳輝在其Facebook發聲明回應此事,一開首便說:「嗜血的豺狼不會改吃素。」他形容校方為「披著學者外皮的鷹犬,繼續去為極權執行清洗歷史的任務」,又說「洗得去實物,洗不走記憶」,「即使一刻暴政威嚇清洗實物,但每一個人仍能繼續訴說歷史,傳承真相,追究責任」。(注1)

張先生的聲明,最後引述了一首四行詩,作者是當年一起填寫標語的同學:
直幡烙印太古橋,
三十三載風雨搖,
哀我港大棄明徳,
冷血屠城誓不饒。

我同意張先生所說,尤其是「洗得去實物,洗不走記憶」一句,所以即使標語被抹走了,我們也不必難過,反而應該更積極去訴說歷史,讓下一代都知道中国政權做過什麼事。

記憶需要載體。每次有人清除一個歷史地標,我們便應該十倍奉還,集眾人之力,添加至少十個載體。今天我就稍盡綿力,嘗試次韻張先生引述的那首詩,作一絕句以識此事,如下(注2)
毋傷舊墨漫秦橋,
忘忽蒼生鼎已搖。
六月虔劉腥尚在,
四朝冤孽世難饒。

注1

注2、「秦橋」:相傳秦始皇曾在海上造石橋,還得神人驅石相助,見《三齊略記》。「虔劉」,即殺戮,出《左傳》。
全詩翻譯成白話,大意是:「橋上陳年的墨跡,即使在虐政下漫滅,大家也不用傷心,把天下百姓拋諸腦後的政權,已搖搖欲墜了。那年六月的殺戮,血腥味至今仍在。改朝換代了四次,那冤孽仍是世人無法寬恕的。」@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馮睎乾十三維度」Patreon
(編者按:本版文章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

------------------

【暴風中繼續前行】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