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習近平當局對杭州前市委書記周江勇做出「雙開」處罰。大陸學者分析認為,此舉只是為扳倒馬雲,以削弱江澤民派系對中國經濟的控制。

中共中紀委國家監委1月26日發布通報稱,對浙江省委原常委、杭州前市委書記周江勇做出「雙開」處罰。通報羅列的罪名包括:「周江勇與資本勾連,支持資本無序擴張」、「大搞權錢交易」、「搞家族式腐敗」等。

此外,中共央視所謂的反腐專題片《零容忍》當中有一個細節,周江勇自曝為弟弟周建勇的公司以權謀利,有一家企業給弟弟的公司支付「高得很不合理的資金」。這家民企以高價收購周建勇公司的股權,並以極低的價格購得杭州兩塊地皮。雖然周江勇沒有在電視上說出馬雲的名字,但《倫敦金融時報》分析認為,給周建勇公司出資的這家民企就是馬雲創立的螞蟻集團旗下的一家公司。

前浙江大學教師、法律學者莊道鶴告訴大紀元,周江勇屬於之江新軍(習近平浙江舊將),代表浙江的基本盤,本會受到習近平進一步重用。但問題是,在馬雲的問題上,他立場不夠正確,沒有站穩陣營。

2019年9月,杭州市委、市政府授予馬雲「功勳杭州人」稱號。周江勇親自為馬雲頒發證書和印章,並吹捧馬雲是「數字經濟的創新者和大眾創業的楷模」,是「杭州人耳熟能詳、津津樂道的傳奇故事」。

莊道鶴認為,習近平當局之所以拿周江勇開刀,就是針對馬雲來的,「下一個可能就是馬雲。之前就要抓他的,無非就是背後的勢力盤根錯節,保住了他」。

在阿里巴巴崛起成為中國最大電商之後,2014年,馬雲又瞄準金融行業,組建螞蟻金服集團。短短幾年時間,他拿到了幾乎所有的金融牌照。到2020年10月,螞蟻集團拿到了IPO批文,獲批在上海證券交易所科創板和香港交易所同時上市。

10月24日,在2020上海外灘金融峰會上,馬雲痛批中國銀行體系是「當鋪」思想,金融監管過於保守。馬雲說:「在當下,我們必須用藉助技術的能力,用大數據為基礎的信用體系來取代當鋪思想。」

一周之後,中共國務院召開會議稱:「當前金融科技與金融創新快速發展……要加強監管,依法將金融活動全面納入監管,有效防範風險。」

同一天,中共官媒《第一財經》發表評論文章點名批評螞蟻金服說,該集團拿到了很多的金融業務牌照,可以進行與銀行類似的存貸款業務,就需要進行審慎監管。文章還說,金融科技存在誘導過度負債消費、形成“贏家通吃”、增強金融風險傳染性、過度採集客戶數據等四大特殊風險。

11月2日,中共四大監管機構中國人民銀行(中共央行)、中共銀保監會、中共證監會和中共國家外匯管理局共同約談螞蟻集團高管,包括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上海證券交易所發布通知,宣布暫停螞蟻集團上市的決定。

莊道鶴表示:「圍繞馬雲的風風雨雨已經揭示了這麼一個結局,也就是當局對馬雲的官商勾結,老早就想下手,馬雲應該是凶多吉少的。但是由於這個官商勾結的背景非常的強大……坊間傳言,他跟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之間有合作。」

在螞蟻金服背後的投資者,包括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孫子江志成、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賈慶林女婿李伯潭等「太子黨」。這些江澤民派系的人一直是習近平的政敵,對習的執政構成了威脅。

螞蟻金服的投資者之一是博裕資本。這是由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參與創立的私募股權公司。江志成2012年曾協助馬雲與雅虎談判。當時,博裕資本與中國投資公司、國家開發銀行及中信集團共同出資,幫助馬雲以71億美元購回了一半雅虎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作為回報,財團分到阿里巴巴近5%的股權,並在阿里巴巴兩年後赴美上市時獲得暴利。

在江志成等太子黨的支持下,螞蟻金服迅速發展壯大。2013年,中共國有銀行體系大幅收縮貨幣增量、緊縮信貸。中國民間經濟陷入「錢荒」。支付寶趁機推出餘額寶、招財寶等金融業務。其6%的年化收益率遠遠高於當時銀行0.35%的一年期存款利率,因此吸引大量資金。到2014年1月,餘額寶的基金規模就超過了4,000億元,幾乎相當於當時中國全部居民存款的1%。

存款「大搬家」的景象震驚了中國金融界和中共監管層。銀行界驚呼螞蟻金服在「擾亂」金融秩序。包括螞蟻金服在內的眾多互聯網金融公司,儼然成為獨立於北京監管體系和貨幣政策之外的另一個金融體系。《香港01》評論文章說,在缺乏相關法律和金融規範的情況下,互聯網金融容易引發問題,比如大規模的擔保交易違約,或者是將原本用於交易擔保的資金挪作它用,進行金融投機、放高利貸,形成「龐氏騙局」,這些將對中國經濟的穩定構成衝擊。

莊道鶴表示,從法律角度來看,螞蟻金服的行為與現有的金融法律規範是明顯衝突的。「你要給它安上一個擾亂市場、經濟違法、金融犯法的罪名,完全能夠對號入座。但是它能夠一路凱歌的順利發展,那就說明了它跟(江派)勢力的某種密切關係。」

儘管餘額寶的經營行為跟現行法律明顯對撞,且在上線後的短短一年裏就遭到了40多次政府監管和檢查,但是螞蟻金服仍然在2020年順利拿到IPO批文。莊道鶴表示:「如果沒有強大的行政後台背景,這是無法想像的。」

此外,2015年,中國發生了一件看似打破了中共統治下常規的「民與官鬥」的不尋常事件——淘寶向中共工商總局叫板。淘寶是阿里巴巴旗下公司。

1月25日,中共工商總局公布一份質量監察報告說,在網購平台中,淘寶網正品率最低,僅為37.25%。兩天後,淘寶官網反過來指控工商總局網絡商品交易監管司司長劉紅亮「吹黑哨」。

1月28日,中共國家工商總局做出反擊,在官網掛出《關於對阿里巴巴集團進行行政指導工作情況的白皮書》。

1月30日,峰迴路轉。工商總局局長張茅會見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雙方握手言和。而後工商總局發言人於1月30日晚間表態稱,白皮書不具有法律效力,僅僅是行政指導座談會會議記錄。

「人家一下子就能夠讓工商總局反過來,差不多就是認錯、屈服。種種這些現象都是反常的,都是不可思議的。」莊道鶴表示。

但是馬雲的霸氣身影自從2020年11月之後就從公共視野消失了。2021年10月,馬雲突然在香港和西班牙露面。外界的一種解讀是,馬雲已經平安落地。另一種解讀是,馬雲是在被監控的情況下赴海外清理資產。

莊道鶴相信第二種解讀。他形容馬雲的處境是「風雨飄搖,岌岌可危」。他認為馬雲的結局有兩種:第一種是乖乖的認輸,交出自己的一切;第二種是進監獄,並且這種的可能性很大。

莊道鶴認為,習近平當局扳倒馬雲是為了震懾江澤民,馬雲一旦倒了,那麼江澤民在控制經濟方面的能力就會被削弱。@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