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些藍絲圈子早就流傳一個說法,指林鄭月娥是「終極黃屍」(例如Baby Kingdom討論區,注1)。本來我是不信的,但昨日聽見特首跟記者說,自己不是「動態清零」的「始作俑者」,對国家重中之重的政策抹黑到這個地步,我就開始有點信了。

記者問林鄭月娥:「過去兩年,一向是說『清零』,近期就多了說『動態清零』,其實『動態清零』有沒有一個具體定義?」

對於這種問題,林鄭根本可以打官腔hea答,但她卻選擇講真話,還要是非常尖銳的真話,指「動態清零」是「一個內地的策略要求」,之後又笑騎騎說:「我不是『始作俑者』,所以如果你要『動態』二字很權威性的定義,對不起,真的解釋不了。」(注2)這幾句與「動態清零」劃清界線的話,可謂擲地有聲。

古有羅馬提督本丟.彼拉多,眼見猶太民眾紛紛要求將耶穌釘十字架,於是當眾洗手,拋下一句:「流這義人的血,罪不在我,你們承當吧!」今有香港特首本丟.鄭月娥,否認自己是「始作俑者」,言下之意是:「禁食店晚市,封市民大廈,斷旅社生意,弄得香港人心惶惶,雞犬不寧,罪不在我,国家承當吧!」

特首的答覆一出口,即引起親「梁營」的報紙(如《頭條日報》)批評,指她說「始作俑者」是「亂用成語」。我看未必。「始作俑者」含貶義,指「帶頭做某些壞事的人」,是中文常識,「年年考第一」的特首,沒理由不知道。

何況以林鄭的性格,有功一定自己爭着領,下屬犯錯則不得向她問責,以免「不利於行政長官施政」,那麼她現在跟「動態清零」撇清關係,很明顯就是知道它不是好東西,所以才明智、果斷地把這黑鍋甩向「內地的策略」,你怎能說她是「亂用成語」呢?

還有一點:「為民除罩」的林鄭,日前已鼓勵市民多留意她五光十色的表情,「感受她的感受」,我知道大家不想看,所以犧牲小我代你看了——她講以上一番話的時候,一點也不somber 和solemn,反而流露出輕蔑、高傲、嘲笑的表情,彷彿認為「動態清零」是個笑話。

林鄭那一臉不屑的表情,配合她口中「始作俑者」的譏評,根本是天衣無縫,何來「亂用」?細心一想,若拿「始作俑者」的原文語境,套用到中国大陸及香港的現況,更是非常適切。今天不妨讓我們重溫一下原典說甚麼。

「始作俑者」出自《孟子.梁惠王章句上》,梁惠王向孟子請教,孟子問:「殺人以梃與刃,有以異乎?」(用棍子殺人,跟用刀子殺人,有不同嗎?)梁惠王答「沒有」。孟子接着問:「以刃與政,有以異乎?」(用刀子殺人,跟施政殺人,有不同嗎?)王也是答「沒有」。

孟子於是說:「庖有肥肉,廐有肥馬,民有飢色,野有餓莩,此率獸而食人也。獸相食,且人惡之。為民父母,行政不免於率獸而食人,惡在其為民父母也?仲尼曰:『始作俑者,其無後乎!』為其象人而用之也。如之何其使斯民飢而死也?」

意思是:「王公貴冑的廚房盡是肥肉,馬廐內都是肥馬,但老百姓卻餓得皮黃骨瘦,野外都是餓死者的屍體,這是率領野獸來吃人啊!野獸之間互食,大家尚且厭惡。身為百姓的父母官,施政卻不免於率獸來吃人,怎麼做百姓的父母呢?孔子說:『發明用木偶、土偶來陪葬的人,恐怕要絕後吧!』因為木俑似人,用來殉葬就顯得太不仁了。怎麼能讓這些老百姓餓死呢?」

看懂了嗎?孟子引孔子那句「始作俑者」,用意不在那殉葬的人偶,而是兜個圈子來暗罵梁惠王不行仁政。儘管人偶不是人,但想到用它殉葬的,其心已是不仁,應該絕子絕孫了;更何況是在上者為政不仁,以致老百姓活活餓死呢?

中国的「動態清零」、「社會面清零」,都是大大影響人民生計的政策,現在已經燒到香港,且看不見何日終結。香港無數市民受苦,特區高官(包括林鄭)卻高枕無憂,仍然每月穩袋數十萬元——用大陸時興的講法,可稱之為「惡意高薪」——不就是「率獸而食人」嗎?林鄭講「始作俑者」,可謂用心良苦啊!@


1、shorturl.at/cdpCR
2、https://bit.ly/3g0INUG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馮睎乾十三維度」Patreon
(編者按:本版文章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