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於本港農地逾二、三十載的昔日暢銷劍蘭品種「紅寶石」,今年在新界土地上重現生機,花朵近日燦爛盛開之餘,花農更表示,花開得比以前更美,尤如火鳳凰重生。

這些紅寶石劍蘭在位於元朗新田小磡村信芯園農莊的土地上茁壯成長,花朵近日盛開,橙紅色的花朵在陽光下有如黃金。相比市面上盛行的「紅絲劍蘭」的那種艷麗紅色,紅寶石劍蘭的橙紅色,色澤飽滿之餘亦較為柔和。負責人梁日信(信哥)數一數盛開的紅寶石劍蘭花蕾,一共有20個,他愉快地稱比過往種植同一品種普遍最多約15至16個花蕾還要多,花開得比以前更美,每棵紅寶石劍蘭亦平均有一米多高,比在旁生長的其它劍蘭品種生長得更好。

紅寶石劍蘭的橙紅色,色澤飽滿之餘亦較為柔和。(明朗/大紀元)
紅寶石劍蘭的橙紅色,色澤飽滿之餘亦較為柔和。(明朗/大紀元)

「以前在香港說紅寶石劍蘭,沒有人會不懂的。」談及紅寶石的威水史,信哥說:「以前過年買花一定要買紅寶石,因為很多人喜歡它不會太鮮艷太紅。」

信哥提到自己在四、五十年前初開始種劍蘭時,也是種這個品種。不過,後來紅寶石劍蘭因為一個原因絕跡於本地農場。「有一年出現病毒,一種(紅寶石)便死亡。沒辦法,逼着我們要轉。」後來本地花農紛紛改種「紅絲劍蘭」。不過信哥指出,近年「紅絲劍蘭」也開始起病毒,可能又是時候要轉變。

紅絲劍蘭。(明朗/大紀元)
紅絲劍蘭。(明朗/大紀元)

他理解以前的人做耕種,很多都沒有太多研究,長年種來種去都是同一個品種,因此在該品種被病毒侵襲時便全軍盡墨。他拿用藥來比喻:「就好像用藥,用一段時間後會出現抗藥性,沒有了抗體。」

如今他重新種植這個劍蘭品種時,在種植方法上有所改良,採用輪耕法,即同一塊土地今年種菜,下年種花,不斷轉變。「我們要不斷進取,如果死板板種來種去都是一種,那麼過一段時間就會全軍盡墨。」

信芯園今年種植了超過10個劍蘭品種,有的顏色大受歡迎。(明朗/大紀元)
信芯園今年種植了超過10個劍蘭品種,有的顏色大受歡迎。(明朗/大紀元)

今年信哥在園內種植了十多個劍蘭品種,他稱明年還會引入超過20個劍蘭品種。不同顏色的劍蘭品種還有多個品種的百合和鬱金香,令園內色彩繽紛,充滿生機。他打算如常將花田開放,繼續讓市民前來賞花。「賣不到的留在這裏,給市民打個靚咭,留個美好回憶。」

信芯園內種植多個百合品種。(明朗/大紀元)
信芯園內種植多個百合品種。(明朗/大紀元)

信哥還表示自己是在看種植「天書」時,無意間找到這個香港失落多年的品種,於是從荷蘭寄來一些種子重新試種。對於紅寶石劍蘭在多年後能夠在香港重生,他在高興之餘亦感觸良多:「(紅寶石)改良後充滿生機,它的抗病能力又高,還會更美。經歷了大火,就像火鳳凰,大火令它重生。」◇

信哥稱自己是在看種植「天書」時,無意間找到這個香港失落多年的紅寶石劍蘭品種,於是從荷蘭寄來一些種子重新試種。(明朗/大紀元)
信哥稱自己是在看種植「天書」時,無意間找到這個香港失落多年的紅寶石劍蘭品種,於是從荷蘭寄來一些種子重新試種。(明朗/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