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一年半前,《港版國安法》實施後,香港的政治生態已不一樣。強權壓下,香港人痛失自由。與此同時,當世界已對冠狀病毒視為新常態及風土病,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也極度關注香港的航空樞紐快變孤島;香港痛失競爭力,特區官員依然「懶懶閒」。也要一提,歐洲商會恐怕香港「清零」措施會延續至2024。

「清零」是否和中共二十大及北京奧運有關,需要政治「清零」,難有結論,但全世界心裏有數。國際金融及跨國企業,全部都是打「世界波」的。病毒清零,變得離地。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疑似把主要員工及大量後勤,遷往新加坡;嚴格的防疫措施已令企業打退堂鼓。

日前和電影發行商Ray Fong作了互動分享,也談到電影業是重災區,整條電影業生態系統ecosystem進入冰河時期。「清零」這個超現實,不可能的任務,把香港由Top Class,變成了大陸其中一個普通城市。戲院而言,視乎地區,大陸也不是完封。至於病毒,六點後要「全面打擊」,六點前可以「自由行動」;戲院完全為防疫而實施「清零」,香港官員極難以理服人。

香港自2019年,急促地由「半威權」到「軍管」意識形態,已是客觀事實。這不但打沉了香港人的意志,也令香港的獨特性迅速地消失,香港舊有價值毁滅。時光飛逝,筆者牽頭的「2047香港監察」,在2014年雨傘運動前,曾經懇請習近平主席明白「金融人對共產黨的十大訴求」包括了公平競爭、保障司法獨立,而非北大人所追捧的「三權合作」。時移世易,雨傘運動時的世界,政府還會「講道理」,現在卻製造香港開埠以來最大的人道災難。

香港政府現在直接聽命北京。香港的「三權分立」變成了「食生菜」,香港也和大陸一樣,出現了無數的良心犯或政治犯。政府的政治檢控變成了日常,一句說到尾,跨國企業對香港有極大疑問;「中國特色法治」進駐香港,逃亡潮繼續。

還相信香港,這裏會有希望?我的金融友人是監管機構榮休人士,對染紅的香港甚感味兒。金融友人對未來香港的大行情,是審慎地悲觀。他看不到下一代可以享受七八九十年代「相對的」公平競爭。他的結論是:香港,近乎不適宜人類居住。友人說:「香港黑政一定釘死政治重犯,香港主權移交25年已經淪落到只有權勢沒有公義,只有法害沒有法治,只有偽術沒有良心。」我恐怕的「香港風險」其實是「全方位」的,原有保障也會受到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