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局向幼稚園發津貼 列明須合乎國安法

教育局昨日向參與「幼稚園教育計劃」的幼稚園校長發通告,宣布提供一筆過家長教育津貼,以協助幼稚園開始有系統的校本家長教育課程。成功申請的學校可以獲得8萬元,並且可以再獲一筆過額外津貼1萬,讓學校網頁設立「家長園地」專頁,或者改善現有專頁,以發放家長教育資訊及推介優質家長教育課程。

不過想拿到這些津貼,做事一定要合政府及「阿爺」心意才行。當局在津貼使用原則上特別列明,內容須符合政府現行政策及遵循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包括但不限於《基本法》及《國家安全法》。當局說,如內容有所偏離而幼稚園沒有跟進,會考慮收回部分甚至全數津貼。幼稚園申請繼續參加計劃時,亦會考慮學校之前的有關表現。

幼稚園教育計劃檢討報告去年8月公布,建議教育局協助幼稚園加強家長教育津貼使用規則方面,成功申請的幼稚園可以運用家長教育津貼,向服務供應商採購服務,不限於當局委託大專院校、幼稚園辦學團體等所設計的課程。

不過當局就再三提醒,家長教育課程的內容應該有助家長建立正面的育兒價值觀和態度,以及培養兒童健康成長。如果課程內容偏離當局要求,幼稚園須要要求服務供應商、講者或者專家立刻作出修正。若情況嚴重,就要考慮終止其服務合約。當局建議幼稚園將有關條款納入標書及服務合約之內,如果課程不恰當而導致任何損失,幼稚園須要自行承擔有關開支。

也就是說,不僅幼稚園自己的內容課程一定要符合國安法,還要幫忙監察其它服務提供者,例如一些教育專家或者教學團體舉辦的課程中間,有沒有些所謂危害國家安全的內容。對中共來講,洗腦當然是越小開始就越好啦,而且還要洗家長腦才行。

疫情之下,幼稚園的經營艱難,當然大家都想申請到這一筆資助,自然就一定要做到符合政府及「阿爺」希望的準則。真是不難想像,家長天地裡面可能會教爸爸媽媽和小朋友一齊唱國歌,不知道何時開始,還可能會有我們偉大的習近平爺爺之類的故事書。

回過頭來講,如果各位想避免自己的小朋友受到荼毒或者洗腦,可能要由幼稚園的課程內容開始,就已經要留意。以前大陸的小朋友會被人教「爹親娘親不及毛主席親」,現在大家可以幻想,幼稚園教小朋友熟讀國安法,改天舉報自己爸爸媽媽。

澳網收1億美金贊助 禁止球迷穿彭帥Tee

澳洲網球公開賽正在墨爾本舉行,一名球迷穿著印有「彭帥在哪裡」字樣的T恤,被保安要求換衫或者離場,事件引起國際關注,不少外國媒體報道。因為澳網與中國酒商簽了高達1億美元贊助,才會禁止球迷聲援彭帥。

中國名將彭帥,去年11月指控被中共前副總理張高麗性侵後,一度「人間蒸發」,即使隨後有在中國公開亮相,但是外界仍擔心她的人身安危。

有外國球迷在澳網期間就穿著「Where is Peng Shuai?」字樣的T裇入場,不過被保安攔住,相關短片在Twitter流傳。

有球迷很諷刺地說,這裡到底是墨爾本還是北京?女網名將「女金剛」娜華蒂露娃(Martina Navratilova)亦在社交網站評論,直接指責賽會做法「可悲」。澳洲網協表示,入場規則是不允許商業、政治服裝及Banner,不過就引發澳洲當地記者Ben Fordham公開指責,澳網是擔心觸怒中國贊助商,才會禁止聲援彭帥的T恤。他說,澳網和中國酒商「國窖」簽了5年合約。

據英國《每日郵報》指,這次涉及款項高達1億美元,是澳網史上最大中國贊助,而且就連墨爾本公園一座球場都改成酒商的名字「1573 Arena」,亦還未計算澳網由中國電視台轉播權中獲得的幾百萬版權費。

事實上,中國酒商「國窖」在中央場Rod Laver Arena裡面的大型廣告相當顯眼。不過澳網賽會強調,彭帥安全是其首要任務,會繼續與WTA以及全球網壇合作,澄清她的處境,並且儘力實現她的幸福。

雖然彭帥事件在國內眾說紛紜,有人說她也是權力鬥爭之中的棋子,但是無可否認的是好多跡象都顯示,她目前並不是處於一個安全的環境。事實都好明顯,澳網就是因為一億美金才會這麼大陣仗,連區區一件T恤都要禁止,這個亦是中共的慣常做法,連一粒沙都要管,任何它們不順眼或者不喜歡的東西,都不可以出現。

澳網今次好明顯就是為了錢而放棄支持人權,為何還好意思講,它們會用盡全力去幫助彭帥呢?

阿聯酋遭導彈襲擊

據阿聯酋官方媒體機構WAM報道,昨日清晨阿聯酋防空部隊攔截並且摧毀了兩枝針對阿聯酋的彈道導彈,又指導彈是由胡塞武裝民兵發射的。其實國防部證實這次襲擊沒有造成人命傷亡,彈道導彈碎片幸好全部跌落在阿布扎比周圍不同區域。襲擊失敗之後,美國國務院很快就發布了安全警報,警告那些地區的美國人採取預防措施。

上星期一1月17號,胡塞也對阿布扎比發動了一輪致命襲擊。阿聯酋說,那次襲擊使用了無人機及導彈,襲擊對象包括國有石油公司ADNOC的燃料儲存設施,以及阿布扎比國際機場附近的建築工地,造成三人死亡。美國隨後譴責這次襲擊,表示會追究胡塞武裝民兵的責任。

胡塞武裝是由伊朗支持的也門反叛分子,自2015年一直與阿聯酋以及盟軍交戰。2015年3月,胡塞武裝接管也門政府,推翻了沙特支持的領導層。沙特聯盟發起轟炸攻勢,雙方持久衝突,已經導致幾萬名也門人陷入饑荒。

黃大仙豪苑爆疫 或出現垂直傳播

繼葵涌邨之後,黃大仙豪苑亦爆發疫情,其中一座3人確診或初步確診,全部住在E單位。政府專家顧問、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昨晚到場視察。

個案涉及3個單位,懷疑現場出現垂直傳播,所有E座向居民要全部撤離。衞生防護中心表示,住在5E室的初確26歲男子,12月初曾經在旺角通菜街I Love Rabbit買倉鼠,他的同事亦初步陽性及驗出Delta病毒。而大廈另外兩個確診單位患者亦驗出L452R及T478K,即很可能是Delta病毒。

袁國勇表示,有理由相信Delta傳播鏈從這裡已經開始了,可能由倉鼠引起。衛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首席醫生歐家榮表示,初陽個案涉及的一名26歲男子早在1月15日出現病徵,例如咳、流鼻水及頭痛,並曾在1月18號及22號向私家醫生求醫,及後因應大廈須強檢,在1月23號在社區檢測中心檢測之後,結果呈初步陽性,CT值34,代表病毒量極低。這名26歲男子報稱,在12月初曾經在旺角通菜街160號I Love Rabbit購買倉鼠,倉鼠現已交由漁護署化驗。歐家榮指,現時不排除有機會他買倉鼠時,倉鼠已受到感染。

環保署代表曾進入兩個單位視察,發現8樓單位座廁曾經改動,而7樓去水渠位置就被膠紙封住。戶主曾透露甚少倒水過去,亦有蟑螂走出來,所以懷疑喉管有乾涸問題。

袁國勇表示,目前5樓、7樓、8樓的E單位均出現個案,故估計出現向上垂直傳播。其中,有單位地渠無倒水,廁所及廚房地渠都被膠紙封住,但膠紙難以封實,當開抽氣扇,容易將糞渠空氣抽出,加上喉管乾涸,容易受感染。而另一個可能性涉及天井,大廈天井又深又窄,當低層開抽氣扇,或許會將帶病毒空氣抽出,當暖空氣向上流時,或會出現煙囪效應的垂直傳播。

另外一單關於COVID-19的消息亦有許多人關注。醫管局總行政經理何婉霞表示,接到香港紅十字會通知,有兩名確診人士早前曾經捐血,包括一人在本月16號早上,11至12點在荃灣捐血站捐血,另一人20號中午12點42分至1點42分在沙田捐血站捐血。

其中一名人士捐血後,製成血小板血製品,並在19號提供給東區醫院一名病人使用,中心已經安排這名病人檢測,暫時沒有捐血站員工或其他捐血者列為緊密接觸者,但當局會安排20多名員工去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