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非常對不起張青,張青受到了非常不人道的待遇,這種比酷刑更糟糕。」中國維權人士郭飛雄(原名:楊茂東)的姐姐楊茂平對大紀元記者說。

近日,郭飛雄的妻子張青在美國不幸病逝。郭飛雄因遭到中共當局監控,無法前往美國陪妻子走完最後一程。如今又傳出郭飛雄遭到中共當局正式逮捕的消息。

郭飛雄遭中共逮捕

楊茂平1月17日對大紀元記者說,「1月15日中午,他們(廣州國保)到上海我工作的醫院,口頭上跟我說『郭飛雄被批捕了』,但是我沒有收到任何文件。」

楊茂平質問廣州國保:「我弟弟在哪裏?他妻子去世前要求讓他去照顧她;現在他妻子離世了,我讓他去安排後事。」對方說「他批捕了」。

楊茂平要求看文件,對方稱,「過兩天會有。」楊茂平說,「我一直在跟他們要人。你們是以甚麼罪名批捕?這兩年,郭飛雄一直在你們的監控下,他走到哪,你們跟到哪兒。他做甚麼事了?」

1月17日晚上,大紀元記者獲得的中共廣州市公安局1月12日發出的逮捕通知書顯示,12日19時,當局以所謂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了郭飛雄。郭飛雄現被關押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

郭飛雄的逮捕通知書(知情人提供)
郭飛雄的逮捕通知書(知情人提供)

1月9日深夜,張青突然昏迷,被緊急送往美國馬里蘭州的一家醫院。診治結果顯示,張青血液中氨的成份急劇升高,並且腸子穿孔、破裂。張青於1月10日上午去世,終年55歲。

現居華府的知名盲人律師陳光誠對大紀元說,張青的一雙兒女非常傷心,「1月10日凌晨起,姐弟兩個就一直在哭。」張青的兒女呼籲中共立即釋放郭飛雄,讓他來美料理後事。

1月14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內德普賴斯(Ned Price)發表聲明說,對張青去世表示哀悼,並呼籲中共基於人道主義准許郭飛雄赴美。聲明還敦促中共停止使用任意拘留和出於政治動機的出境禁令。

普賴斯表示,中國(中共)當局「多年來一直對郭飛雄進行虐待、監禁、日常騷擾和監視,不准許他出國,只因他代表中國人民進行和平呼籲」。

1月15日,廣州國保到上海找楊茂平。楊茂平認為有兩個原因,一是威脅她,不許她跟郭飛雄的朋友來往;另一個是,要求她或郭飛雄的哥哥到美國處理張青的後事。但沒有經過郭飛雄的允許,他們沒法辦理。

楊茂平感到非常悲傷,她說,「我的身體也不允許我這樣再顛簸,再加上聽到張青的事情,我非常痛苦,對張青的那種痛苦,我感同身受,我的狀態也不太好。」

這麼多年來,郭飛雄遭受中共迫害,楊茂平一直為弟弟奔走呼籲,也長期受到當局的監視。楊茂平五年前退休時要求在上海生活,但廣州國保開出條件:不許她跟弟弟的朋友來往。

楊茂平說,「以前國保的人給我打電話,都讓我到別的地方說話,這次是直接到我醫院來找我,這是有點兒挑釁,是想警告我:你要是這樣繼續替你弟弟伸冤,你就會怎樣……」

1月17日,大紀元記者致電廣州市公安局總機轉國保支隊,女話務員說「等一會兒」,之後再無回應。

楊茂平:張青受到非常不人道的待遇

自從2021年1月得知張青已是惡性腫瘤晚期的消息後,郭飛雄一直申請出國要去照顧妻子。楊茂平也不停地跟當局要求,讓郭飛雄出國陪陪妻子。

2021年1月28日,郭飛雄在上海浦東機場準備搭機赴美照顧罹患癌症、手術後的張青,卻被中共海關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由攔截。

2月1日,張青致信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米歇爾巴切萊特赫里亞(Michelle Bachelet Jeria)求助。她懇請赫里亞敦促中共政府尊重郭飛雄的公民權,允許他們一家團聚。

4月,張青再一次發生腸梗阻,她的病情更嚴重了。當時,楊茂平用多種方式寫信求救,她說,「寄電子信件給廣州國保、用EMS給李克強發了2封信,又給公安部等都發了同樣的信件,說需要郭飛雄去照顧他妻子,國保要求郭飛雄寫保證書,但說他保證寫得不到位,沒有按照他們要寫的寫。這是沒有人道的一種行為,這是要受到全世界人民譴責的一種行為,太黑心了。」

12月初,郭飛雄在張青病危之際試圖再次赴美,12月5日向友人發出「我被抓了」的消息後,至今下落不明。

楊茂平說,「我們非常對不起張青,這也是我非常痛心的(哽咽)。張青受到了非常不人道的待遇,這種比酷刑更糟糕,就是一種酷刑。」2021年1月到3月,楊茂平曾去美國陪護過張青。

「作為醫生,又是親人,我非常痛心,張青臨走前好絕望,為甚麼?張青去世後,朋友給我發了一封張青寫的公開信,希望郭飛雄能到他身邊。」楊茂平說。

楊茂平轉述,張青去世前的三四天跟她的妹妹說:「我們哭吧。」張青的妹妹說,「姐姐哭的時候聲音也不大,以為可以放聲大哭,沒有,只是很小的聲音,可能是沒有勁兒了。」

「我從來沒見過張青掉眼淚,她是一個很堅強的人,從來不哭的。」楊茂平很悲憤地說,「對於一個惡性腫瘤晚期彌留的病人,只有兩個無知的孩子在她身邊,(中共)這樣做是非常不人道的,這是張青最悲慘的,還有疼痛呢!」

張青去世前三個小時,郭飛雄的女兒給楊茂平發信息說:「姑姑,媽媽被救護車拉走了,這一次肯定是不行了。」楊茂平說:「我把這段信息的截屏發給廣州國保,孩子每一次發給我關於媽媽病危的信息,我都發給國保。」

但楊茂平沒有得到廣州國保的任何回覆。她說,「我譴責他們(中共)沒有人道、不作為,推來推去,我對他們說:『我是一個醫生,假如我也像你這樣,(對病人)推來推去,那病人結果是甚麼樣的?』非常沒有人道。」

流亡荷蘭的異見人士林生亮對大紀元記者說,按照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來說,郭飛雄具有公民權利、享有出行的自由。但中共當局這種做法一次又一次地突破了人類的底線,在反人類的罪行上又增加了一個罪證。中共當局在強大的國際輿論譴責下,不但不讓郭飛雄出國照顧重病的妻子,還把他秘密關押,按照中共現有的政治慣性來看,更不會讓郭飛雄出國奔喪。這是一種喪心病狂、窮途末路的表現。

1月16日,郭飛雄夫婦的好友和同道組成的「張青後事關注組」在網上舉辦追思會,有來自美國、歐洲、澳洲、中國大陸等數十位專家學者、人權工作者、律師和異見人士參加,緬懷張青,譴責中共喪盡天良阻撓郭飛雄赴美,甚至綁架了他,並控訴中共是這類人間悲劇的製造者。

民主中國陣線總部的王國興發言說,張青當年不畏強暴,與郭飛雄不離不棄。但是她沒有能等到郭飛雄,因為中共根本不會讓她等,她走時沒有合上眼睛,那是因為中共根本就有意要加長「死亡不瞑目者」的名單,中共是這人間悲劇的製造者,而且從來沒有停止過它的製造工作,張青以生命為代價再次向加害者提出了控訴,反抗者的道路是不歸路,「今天我們都是郭飛雄。」

郭飛雄今年55歲,是中國知名維權人士、獨立作家,曾參與1989年六四學運,是中國新公民運動和南方民主運動的重要參與者和領導者之一,長期在國內倡導民主自由、維護公民權利。他曾因維權行動、為法輪功學員辯護、要求中共官員財產公開而被當局關押四次,兩度坐牢共11年。#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