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一輛大巴載著六十多中國遊客來到加拿大多倫多的著名地標多倫多電視塔參觀。當王金菊迎上去給他們真相資料時,他們迅速一圈一圈地把她圍在中間,有罵的,叫的,氣氛恐怖。那群人似乎馬上要失控……

現旅居加拿大的王金菊來自山東,年過70,說話爽快有力。她在加拿大的這十多年裏一直是「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的義工,幫助不計其數的中國人「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她向記者講述了她的一些難忘經歷。

接上文:一位籃壇宿將的不平凡經歷(1)上天安門廣場

堅守在電視塔下

聞名於世的多倫多電視塔高553.33米,是世界第五高的自立式建築物,每年參觀者人數逾兩百萬。

多倫多電視塔(CN Tower)(大紀元)
多倫多電視塔(CN Tower)(大紀元)

王金菊的住處離電視塔不遠,她幾乎每天都和同伴們去那兒,大年初一也不例外,在那裏會遇到中國遊客。

每天來到電視塔參觀的中國遊客的人數、車次不等,有時接連來幾輛麵包車,有時來一輛大巴,有時半天不來車。

到了冬天,寒風刺骨,電視塔下有的地方積雪一米深,她們帶去的水結成了冰疙瘩。

金菊和同伴們仍每天守在電視塔下,給中國人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會遇到形形色色的人。

一次,一中國導遊見金菊和一位老阿姨站在塔下凍得瑟瑟發抖,就問金菊:「你說『善惡有報』,那你們這是甚麼報應啊?」

金菊告訴記者,「我當時就想,多難啊,為了讓他們知道真相,我們每天這麼辛苦,在冰天雪地裏苦苦等待他們到來。花多少錢也不會有人來幹啊。」

金菊平靜地對導游說:「你不會去問耶穌是甚麼報應吧?他傳法救人被人釘在十字架上;你不會去問釋迦牟尼是甚麼報應吧?他拋下王位進深山修行。他們是在幹神讓做的事啊。」

「我明白了。」導游說。

金菊建議他看看《轉法輪》(法輪功的主要著作),他答應了。自那以後,導遊每次來,都會很熱情地和金菊他們打招呼。

面對失控的人群

金菊清晰地記得,有一次,一輛大巴載著六十多人來到電視塔。她一打聽,那些人是國內一所著名大學裏的講師、教授。她高興地迎上去給他們發《九評共產黨》並講真相。那些人一聽,馬上一圈一圈地把她圍在中間。

其中有幾個人高聲嚷起來,一個年紀稍大的人走到金菊跟前,抬手幾乎戳到她的鼻子,惡狠狠地說:「你多大呀?我都六十歲了,你有甚麼資格評論共產黨?」「你們在這裏丟人現眼,沒有共產黨,哪有你們啊?」

金菊告訴記者,至今她都忘不了那一幕,那個架勢很恐怖,那群人似乎馬上要失控了,當時沒有執勤的警察,周圍看不到其他人。那天金菊唯一的同伴——一位老阿姨被隔在那群人的外面。

她立刻想到國內的法輪功學員們,在那樣邪惡、恐怖的環境下,還堅持不懈地向人們講真相,真的不容易。雖然她身處加拿大,也能體會到甚麼叫沒有硝煙的「戰場」。

再看看眼前的這群講師、教授們,她心裏頓生憐憫。他們長期被中共洗腦,如此嚴重而不自知。

她鎮靜地對那個說話凶狠的人說:「你不要這樣,警察會找你麻煩的。」

瞬間,所有的人全安靜下來了,他們這才意識到自己此時身處加拿大。

接著金菊開始講真相,中共如何在文革中迫害老幹部的,如何鎮壓「六四」學生的,如何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特別給他們講了中共導演的「天安門自焚偽案」。

那群人靜靜地聽著。

2001年1月23日,大年三十,五個人在天安門廣場上自焚,中共在兩小時後就對全世界發布新聞,聲稱自焚者是法輪功學員。中共央視在報道中說當時不到一兩分鐘警察就帶來了20個滅火器。

金菊對那群人說,警察不會相信這個的,警察在天安門巡邏不可能帶滅火器,一兩分鐘就拿出來20個滅火器,可能嗎?

醫生也不會相信的,在央視新聞裏那個燒傷的病人被用紗布包得嚴嚴實實的,這不符合醫學常識呀;那個女孩氣管被割開了還能唱歌,怎麼可能呢?

還有攝影師也不信的,他們會發現自焚畫面用了遠鏡頭、近鏡頭、特寫鏡頭,拍得太專業了。誰抓拍也拍不出這個效果啊。

金菊說,中共就是要通過這個偽案來栽贓法輪功,挑起國內外民眾仇恨法輪功。

她講了半個小時,那群人都在聽,完全沒有了先前囂張的氣焰,直到他們離去。

見影片《天安門自焚真相》

闖過這一關

金菊說,在電視塔下他們一直面臨一個大難題,就是加拿大有規定,在旅遊景點不准過馬路給遊客發傳單、打橫幅。

在電視塔景點常有警察執行,金菊他們不能到馬路對面去,而中國人在對面下車後就上電視塔,下塔後就直接上車離去。站在馬路這邊,不能舉橫幅、發不了傳單、說不上話。

「如果不服從警察,他們就有可能用手銬把人銬走。」金菊說。「當然,他們倒不是針對我們這樣做的,他們只是按照規定辦事。」

有一次,兩位年輕的法輪功學員試著到了馬路對面去。那邊的兩個警察立即上前查看兩人的證件,嚴厲地告訴他們不准過來,只能待在馬路那邊。

兩位年輕人只得回到原處。正在這時,來了一輛大巴,裏面坐滿了中國人。

怎麼辦?終於等來了一車中國人,就這麼眼巴巴地看著他們離去?金菊想:過去吧,哪怕只跟他們說一句「法輪大法好」也行啊。

金菊走到馬路對面,手裏沒拿東西。她熱情地和中國人打招呼,祝他們旅遊愉快,準備快速告訴他們一點真相,可是附近的那兩個警察神情嚴厲地盯著她。

當中國人離開後,警察馬上向金菊走來,責問她為甚麼過來,為甚麼跟中國人說話。那兩位年輕學員趕快過去為金菊翻譯。

金菊告訴警察:「在國內警察會抓我們,把我們關到監獄裏、勞教所,酷刑折磨,打我們。在這裏你們是我們的親人,加拿大政府是第一個發聲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支持我們的。我們遊行時,加拿大的警察為我們護航,我們非常感謝你們。」

中共1999年7月20日開始迫害法輪功,7月26日,加拿大最具影響力的報紙《環球郵報》在頭版就發表了題為「加拿大譴責中共鎮壓法輪功」的文章。

自2006年,加拿大總理哈珀(Stephen Harper)在執政10年內每年向加拿大法輪大法協會發賀信,祝賀「世界法輪大法日」(自2000年每年的5月13日是「世界法輪大法日」)。

警察對金菊說,「我們理解你們,但是你們不能過來,這是規定。」

金菊說:「我們不到馬路這邊來,就沒辦法告訴中國人真相。他們會繼續被中共的謊言所矇騙,仇視佛法。我們哪怕給他們一本《九評共產黨》也值得啊。這是一本揭露中共邪惡本質的書。」

兩個警察的表情緩和下來了,沒再說甚麼。

從那以後有了轉機,警察再沒限制甚麼。金菊他們可以打橫幅、發傳單、面對面地和中國人講真相了。

金菊介紹,安大略省的尼日加拉瀑布景點,每年約有兩千萬遊客觀光遊玩,一直以來不准任何一個團體在那兒打橫幅、發傳單等。

金菊和同伴們一直面臨著更大的考驗。

法輪功學員等待中國遊客的到來,在馬路對面掛起「法輪大法好」等橫幅。(大紀元)
法輪功學員等待中國遊客的到來,在馬路對面掛起「法輪大法好」等橫幅。(大紀元)

每天早上,法輪功學員到多倫多電視塔前掛法輪功橫幅,迎接中國遊客。(明慧網)
每天早上,法輪功學員到多倫多電視塔前掛法輪功橫幅,迎接中國遊客。(明慧網)

(待續)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