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為了實施體育比賽成績的「魔鬼計策」,對女運動員做人工受孕,比禁藥還邪惡;大陸疫情四起,河南無錫上海深圳全有事!天津鎖死各大要道。

中共高度重視的一場世界級的「煙花秀」—北京冬奧就要開始了,而當局所謂的疫情「清零」政策是這場「煙花秀」的一部分。但有句老話說得好,自作孽不可活。它這場「煙花秀」已經被許許多多事件,攪得相當不太平,醜聞重重。最近,一位2017年出走的前中共國家體育隊的隊醫薛蔭嫻,對中共的「禁藥醜聞」,有憑有據地揭露了一番。

前中共國家體育隊隊醫薛蔭嫻,向外界揭露中共給女運動員人工受孕的黑幕。(大紀元)
前中共國家體育隊隊醫薛蔭嫻,向外界揭露中共給女運動員人工受孕的黑幕。(大紀元)

薛蔭嫻離開中國後去了德國,同時還帶著自己的68本工作日記。她的兒子楊偉東把日記整理成書,名為「中國毒品」。該書將在北京冬奧會即將召開之際出版。楊偉東1月6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現在就是要用這本書告訴世界,中共不僅侵犯人權,其違反奧林匹克精神的行徑更令人髮指。

根據薛蔭嫻的日記,中國運動員至少從1978年就開始服用禁藥。當年10月11日,時任中共國家體委副主任在一次醫務處會議上表示,中國的運動員要使用興奮劑,薛蔭嫻當時就在場。

隨後,中國的舉重隊、乒乓球隊、田徑隊和游泳隊,都開始使用禁藥,慢慢普及到幾乎所有運動員,一位家喻戶曉的著名中國女排球手,也吃過禁藥。

中共還有更缺德、邪惡的手段。楊偉東說了一個事例,一位多次獲得乒乓球世界冠軍的著名中國女性運動員,在1995年參加世界錦標賽前進行了人工受孕,比賽結束後再打胎。這麼做是甚麼目的呢?因為女人懷孕後,激素會有所增長,可是並不是為了增強運動員的運動機能。按照日本東京大學醫學博士楊思的解釋,女性懷孕後,血液當中會產生很多化合物,有可能掩蓋興奮劑的成分,這才是人工受孕後再打胎的真實目的。

楊偉東也提到,中共的國家訓練局、體育總局負責的至少11個體育隊,隊員們都吃過興奮劑,其實對運動員的所謂「科學訓練」,就是「興奮劑訓練」。

薛蔭嫻知道,使用興奮劑對運動員的傷害非常大,人會莫名其妙地頭疼、全身疼痛,還會造成一些不應該出現的運動傷害。

她在1987年11月發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中國體操隊運動員李東華雙腳跟腱斷裂,就是因為連續一個月吃興奮劑的副作用,導致血管壁變得很脆弱,很小外力的碰撞,就能使跟腱斷裂。

薛蔭嫻了解興奮劑的危害,所以,1988年漢城奧運前夕,她拒絕給一些運動員打興奮劑,她清楚使用興奮劑會給年輕孩子的身體造成傷害,而這種傷害有的要20年以後才能顯現出來。

但此舉也給薛蔭嫻全家帶來了中共的政治迫害,她屢受打壓。

2007年,薛蔭嫻的丈夫因長期備受摧殘,在當年12月離世。兒子楊偉東到體育總局抗議一度被抓。

薛蔭嫻本人也在2016年得了重病,得不到醫治。而後在多方正義人士的幫助下,她和兒子及兒媳最終逃離中共國。

河南安陽封城 染疫學校全著防化服

中共的「清零政策」帶給百姓的是恐慌、飢餓。

到目前為止,中共「清零政策」至少影響到近3,500萬人的生活,包括河南禹州110萬和安陽550萬居民,西安1,300萬居民和天津1,500多萬民眾。但是嚴厲的封控並沒有阻擋住病毒傳播。

自8日發現Omicron確診病例後,1月11日,河南安陽當局通報稱,10日0時至11日8時,安陽新增本土確診病例58例,累計報告確診病例84例。而安陽也同時面臨著Delta毒株的威脅,兩種毒株雙重夾擊。

截至1月10日,安陽全市已經劃定了一個中風險區,兩個高風險地區,包括湯陰縣育才學校。同一天,安陽宣布「封城」,當局要求民眾足不出戶,全市禁止私家車輛行駛,也即刻停售去北京的火車票。

河南安陽湯陰縣的育才學校,1月10日已有9名學生確診,4千多名學生,被拉走集中隔離。圖為育才學校的學生和老師都穿上了白色的防化服,準備乘上大巴去隔離點。(影片截圖)
河南安陽湯陰縣的育才學校,1月10日已有9名學生確診,4千多名學生,被拉走集中隔離。圖為育才學校的學生和老師都穿上了白色的防化服,準備乘上大巴去隔離點。(影片截圖)

安陽湯陰縣的育才學校,1月10日已有9名學生確診。不過,有大陸微信流傳的消息說,安陽官方隱瞞了感染者的真實數字,當地醫生說有很多學生已經感染!目前,育才學校已有總計4,040名學生,被分別轉移到三個地點集中隔離。

這是一所將小學和初中合二為一的寄宿學校。

從現場傳出的畫面我們可以看到。每個學生、教師,都穿著白色防化服,景象詭異。為了「清零」,這也是下了血本。

富士康河南工廠被「封控」天津封鎖各交通要道

除安陽外,河南鄭州、商丘、洛陽、許昌、周口及信陽等多地陸續出現疫情。早在1月9日中午,全河南省累計報告感染病例258個,多地就因此啟動了第三輪全員核酸檢測,其中還涉及富士康的生產基地,這是蘋果手機的代工廠。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專業人士告訴大陸媒體《第一財經》,說中國供應鏈能否正常運行,直接威脅著蘋果。因為蘋果等西方企業,把生產環節跟中共國掛得太緊。他還說,手機工廠儲備的零件,只能堅持2~8周,如果疫情繼續惡化,蘋果必然面臨供應鏈中斷的危機。

富士康在鄭州共有3個廠區:中牟縣廠區、經開區廠區,還有鄭州航空港廠區,其中航空港廠區是富士康生產iPhone的主要基地,生產線超過90條,有35萬名工人。

天津的感染人數也有增無減。天津官方1月11日通報稱,截至當天12時,共報告感染者97例,其中所謂本土確診的病例達到49例。

天津現在如臨大敵,高度戒備。根據官方消息,天津對公路、鐵路、民航、軌道等方面施行全面嚴管。

在高速公路和普通公路上,設置279個查驗點,查驗離津人員的核酸檢測證明、離津證明。

在天津市內,288條公交線路,已有至少159條停運;開往北京和其它省市的班車全部暫停;並禁止出租車進入封控區、管控區和防範區。1月10日開始,天津當局也關閉了許多地鐵站。

鐵路方面,1月9日零時開始,市內的17個鐵路車站,都要嚴格盤查離津和進津旅客,查驗他們的體溫,以及核酸檢測陰性證明等證件。

到了1月10日,民航運輸嚴格管控的程度,與公路和鐵路也基本一致了,天津濱海機場好多航班停飛。

然而疫情正在向更大範圍蔓延,而且速度也比較快。

江蘇、上海、深圳都相繼發現感染者;在香港,疫情也在升溫。

無錫上海深圳全現疫情 香港幼兒園小學停課

在江蘇無錫,10日第一次檢測出1例Omicron感染者。此人1月5日乘飛機從澳洲到達上海入境,在當地集中隔離3天,然後被送到無錫市再繼續集中隔離。現在已證實感染。無錫要求當地來往人員,如果有與目前的中高風險地區,以及那些有本土病例報告地區有關,或者與確診病例有「軌跡交叉」的人,要立即主動報告並做核酸檢測。

而距離無錫141公里的上海市,當地衛健委通報,1月10日發現27例Omicron感染病例,都是境外人員,入關後在集中隔離觀察期間出現症狀,而後確診。

例如,有一個在英國工作的人,英國登機後經丹麥轉機,12月29日到達上海,在隔離觀察期間出現症狀。

但是,所謂本土案例,也在上海出現苗頭。1月11日,「上海疫情」四個字一度登上微博熱搜。

上海網友「中原一點點」在網上帖文中說,自己下班回家,出地鐵站就是久光百貨,而久光B1樓全封了,很像是出現病例後的做法。這位網友批評上海當局,說他們沒在微博上為當地疫情動向發布任何消息。

深圳市,1月7日出現所謂本土疫情後,又啟動了全市核酸檢測,10日檢測完2,200多萬人次。截至11日,深圳本次傳染,已累積發現8個病例,全部屬於同一條「傳播鏈」。

現在,深圳添加了兩個中風險區,一些小區已經被封閉控制。

深圳市衛健委官方通報稱,1月1日,該市新增4例陽性感染者,其中3例是一家人,新增4例都是在密接者排查和重點管控人員中發現的。他們與此前確診的4例屬於同一傳播鏈。深圳當局稱,到1月11日,本土疫情已導致該市8人感染。現在,深圳市龍崗共有2個中風險區。廣東省內及周邊的部份城鎮,已經暫停了前往深圳的班車。

香港此前已經採取了部份封控措施,包括暫停一些國際航班入境,但措施目前還在繼續升級。當局在1月11日的例行新聞發布會上宣稱,決定幼兒園和小學停課,提前放春假。

香港已經出現了確診低齡兒童,在確診前還去過幼兒園。而當地很多學校在近幾個月出現了其它類型的上呼吸道感染症狀,時有發生,局面複雜。現在,香港決定,把疫苗接種的年齡門檻,從目前的12歲調降到5歲。

中共拒絕西方疫苗學者指「科興疫苗」對Omicron無效

不久前,香港大學袁國勇教授,發布了他們團隊的最新研究成果,顯示科興疫苗效率極低,特別是對抵禦Omicron毒株。而輝瑞BNT的mRNA,效率相對就要好,可是面對Omicron,還是顯得力不從心,有效率降到20%以下,科興就更差了。

中國民眾已接種了至少26億劑國產疫苗,絕大部份是科興疫苗。而科興疫苗的防護力越來越不被看好,現在Omicron已經攻入大陸,甚至北京都受到威脅,隨時可能出現感染病例。

當局嘴上不說,但心裏應該清楚自己的疫苗不給力,出於掩蓋「制度劣勢」的面子心理,又不願進口外國疫苗,所以就這麼耗著,用「清零」這種手段去打擊摸不著看不到的病毒,病毒他們抓不住,可是把老百姓給折騰得夠嗆。

中共「清零政策」誤國誤民

中共當局的「清零」手段對業已下行的經濟又是一場衝擊。「清零」拖得越久,衝擊越嚴重,國際機構已經把中共2022年第一季度的經濟增長展望數字不斷調低。這就是中共「清零」的另一種代價,但結果其實還是轉嫁到老百姓身上。中國再沒錢,黨官們後路都留好了,最後遭殃的還是普通人。也就是說,中共的「清零」、「封城」等等極端手段,最終承擔所有代價的就是人民。實際上,根據西方專家的研究,Omicron目前發現它致死率不高,重症也不多,甚至有人形容它反而是「活疫苗」,就是人感染後不至於死掉,康復後又有可能產生抗體,那感染的人越多,也越有可能更多人形成抗體。這是西方學界的一種觀點。

我的意思,就是假若Omicron確如那些專家所言,傳播力強但致死率低,那麼意味著沒有搞封城、清零這種極端措施的國家,雖然感染率攀升快,但是很多人不會真正出現大問題,慢慢越來越多的人會帶有抗體,再加上西方疫苗效力高,社會逐步走向正常。

但中共這種極端措施,對人的傷害已經遠遠高於病毒的傷害。這樣下去,社會可能永遠無法正常化。等別的大多數國家都減輕了,人家沒怎麼封,反而越來越輕的時候,經濟也都正常,這個過程中,很多生產鏈條就可能轉移到外國比較正常的地區,包括很多亞洲國家,到那時,就是對中國經濟的又一重打擊。簡而言之,中共的極端手段,現在是一個「惡性循環」,是中共的「政棍」們,為了保護政治安全和權力,在強行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