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總統拜登對2020年所有死於藥物過量的美國人進行了紀念。超過10萬名美國人死於非命,是美國不斷升級的危機中的一個新里程碑。可是,在紀念死者的同時,拜登卻沒有點名中國(中共)。

在美國,非法或以其它方式使用藥品十分猖獗,然而,這種困擾全美國的用藥上癮流行病並沒有抹去中國共產黨(中共)在將麻醉藥品輸入美國方面似乎發揮了關鍵作用的事實。

每五分半鐘,在美國某處就有一人死於用藥過量。這些死亡許多都與鴉片類藥物有關。在美國的每一個角落,從洛杉磯到路易斯安那,從威斯康辛到華盛頓,從雪城(Syracuse)到薩拉索塔(Sarasota),鴉片類藥物危機無處不在,一些社區,甚至整個城市,十人中就有一人死於鴉片類藥物之手。正如共和黨人瓦爾登(Greg Walden)所言,鴉片類藥物是「一個機會均等的消滅者」。

2019年,7萬美國人死於用藥過量,不到一年,該數字上升到了10萬。其中,超過6.4萬人的死亡是使用了合成鴉片類藥物如芬太尼(Fentanyl)所致。芬太尼是現有致命性最大的鴉片類藥物。這是一個驚人的數字,尤其是,2018年死於合成鴉片類藥物的美國人還在3.1萬人左右,2019年該數字已達到了3.6萬人。相比2018年,2020年死於芬太尼的人數翻了一倍有餘。

值得注意的是,芬太尼是一種藥效極強的藥物,其藥效比嗎啡強100倍,比海洛英強大約50倍。在美國18至45歲的人群中,芬太尼使用過量目前是頭號死因。這是一個中共助推下製造的國家緊急狀態。

根據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的研究,在過去10年中,這種高度上癮的藥物(芬太尼)充斥美國,中共對此發揮了關鍵作用。有點可笑的是,中共2019年承諾減少芬太尼類藥物的生產和供應。但毫不奇怪,這個特殊承諾就像北京作出的幾乎每一個承諾一樣,毫無份量。

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近來注意到,中國現在是「向美國走私非法芬太尼及芬太尼有關物質的主要來源國」。

認為北京沒有參與(即使不是直接參與)致命藥物流入美國的事情,需要完全、徹底地裝傻充愣。記住,這是一個密切監視自己每一個公民的政權,無論他們是好人,還是壞人,還是那些處於灰色地帶、中間地帶的人。

作為一個近期一直生活在中國的人,根據我的經歷,我得說:中共保存了所有公民,包括那些參與藥品貿易的人的檔案。

按照作家和研究員吉拉德(Bonnie Girard)的話講,「中國(中共)有許多潛在途徑,打擊非法藥品的生產和出口,但所缺乏的是這麼做的政治意願。」

在用藥品充斥美國的努力上,中國(中共)已經有了一點更多的創意,中國藥品走私者現在不是將供應直接送往美國,而是送去墨西哥。近來,中國藥品經銷商已與墨西哥某些最大的毒品集團形成了牢固的聯盟。

(從左至右):2021年12月16日,斯科茨代爾(Scottsdale)市警長瓦爾特(Jeff Walther)、亞利桑那州司法部長布爾諾維奇(Mark Brnovich)和負責緝毒局鳳凰城外勤部的特工奧茲(Cheri Oz)在亞利桑那州斯科茨代爾市的一個新聞發布會上。(斯科茨代爾市警察局)
(從左至右):2021年12月16日,斯科茨代爾(Scottsdale)市警長瓦爾特(Jeff Walther)、亞利桑那州司法部長布爾諾維奇(Mark Brnovich)和負責緝毒局鳳凰城外勤部的特工奧茲(Cheri Oz)在亞利桑那州斯科茨代爾市的一個新聞發布會上。(斯科茨代爾市警察局)

一份由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發布的最新報告記載了中國走私者的走私方式:「將主要製造成品芬太尼變為主要向墨西哥的毒品集團出口(芬太尼)前體,然後這些集團製造非法芬太尼並交付其最終產品。」另外,「中國經理人通過中國的財務系統洗白墨西哥的毒品所得。」更有甚者,中共堅決拒絕「在刑事犯罪和洗錢調查、採取聯合行動,以及美國請求檢查和執法援助」上與美國當局合作。

當人們想到來自墨西哥的毒品時,漏洞百出的邊界就會立即浮現在腦海之中。如果有一堵巨大的牆來阻止那些壞人就好了,有些人可能會大聲支持。但是,雖然毒品集團在繼續利用邊界的一系列弱點將芬太尼和冰毒之類的輸入美國,但他們更有可能的是利用港口。

最近,不管是否是巧合,與中共關係密切的中國私營公司對墨西哥的許多港口進行了投資。回溯到2015年,中國投資者同意在納亞里特(Nayarit),一個與毒品交易密不可分的州建設新港口。2020年,美國特工逮捕了墨西哥前國防部長薩爾瓦多‧西恩富戈斯‧澤佩達(Salvador Cienfuegos Zepeda),指控他為該國最致命的犯罪集團納亞里特H-2卡特爾工作。按照美國特工的說法,澤佩達在幫助該集團將毒品走私入美國上起了關鍵作用。

去年10月份,美國制裁了墨西哥哈利斯科州毒品集團「新一代卡特爾」(New Generation Cartel)的四名成員,指控他們利用曼薩尼約(Manzanillo)港將毒品運入美國。不管巧合與否,國有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CCCC)的全資子公司,中國港灣工程有限責任公司(CHEC)對該港口投入了大量資金。

在韋拉克魯斯(Veracruz),另一個與毒品貿易密切相關的州,與北京關係密切的一些公司為許多項目,包括韋拉克魯斯港進行了大量融資。十多年來,這個港口在墨西哥的毒品貿易中發揮了巨大的作用。再一次,要認為那些身居北京的人沒有完全意識到正在發生的事情,就需要完全、徹底地裝傻充愣。

那麼能做些甚麼呢?當然,拜登政府可以引入更嚴格的措施,例如,來自墨西哥各港口的任何貨物都應進行法醫分析。(美國的)用藥過量問題不是正在消失,事實上,統計數據顯示,這是一個每年呈指數級惡化的問題。總統拜登現在必需採取行動,但問題是,他會嗎?

作者簡介:格利昂(John Mac Ghlionn)是一名研究員和散文作家,其文章已經發表在《紐約郵報》、《悉尼晨鋒報》、《新聞週刊》、《國家評論》及《美國旁觀者》等媒體上,其研究領域包括心理學和社會關係,他對社會功能障礙和媒體操縱有濃厚的興趣。

原文:Fentanyl From China Is Killing Americans in Record Number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觀點系作者個人看法,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