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伊始,中共高層內鬥就出現紅色信號,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員長栗戰書從去年12月28日後就神秘消失,接連缺席重大場合,引發海內外議論紛紛。

栗戰書突然消失 非比尋常

習近平執政9年多來,栗戰書可以說是習最信任的親信,他跟習早在1980年代在河北工作的時候就認識了,還經常一起喝酒談心,因此習近平掌權之後,栗戰書成為習近平最重要的左右手。栗戰書還多次出面向黨內喊話,要求黨內遵守紀律,確保習近平「一錘定音、定於一尊」的權威。從這些線索來看,栗戰書真的是習近平的鐵桿哥們兒。

但是,栗戰書卻在新年這個重大時刻,突然消失,這個信號非比尋常。從黨媒央視的報道記錄來看,栗戰書上一次公開露面是去年12月28日,但31日的政協茶話會,他就開始失蹤了,一直到今天。

只有在1月2日,前貴州省政協主席龍志毅遺體告別式上,黨媒的報道中出現了「栗戰書表示哀悼」的字樣,簡單說,就是栗戰書在文字上「被露面」了。

關於栗戰書失蹤的問題,在網絡上傳出很多說法。有分析說有兩種可能性:第一,栗戰書出現嚴重的健康問題,無法公開活動;第二,栗戰書出現嚴重的政治問題,被冷凍了。

有一個爆料,來自紐約華裔作家畢汝諧,他日前才剛剛爆料前空軍上將劉亞洲被抓的消息,後來證實確有此事;現在他又爆料指出,栗戰書涉入了女兒和女婿的貪腐問題。

畢說,栗戰書在貴州出任省委書記期間,他的女兒女婿和一位開礦的企業家發生嚴重矛盾,栗當時親筆批示要「坑了這個企業家」。現在,反習派把這件事的材料送給了另外六個政治局常委,讓習近平進退兩難,不得不「揮淚斬戰書」。

這個說法的真實性如何,我們目前不清楚。不過,栗戰書的女兒栗潛心,早在2017年就曾經被香港《南華早報》爆料說,她涉嫌利用其父的權勢在香港發大財。所以現在再爆出栗潛心在貴州跟企業家發生糾紛,這個邏輯是有跡可尋的。

還有一個消息源,是來自前湖南省紀委預防腐敗室副主任陸群,他同時也是知名的網紅紀檢官員,陸群1月2日在他的微博「御史在途」上發出一篇舉報文章,說2010年有一位來自湖南的煤礦老闆曾盛國,在貴州安順市投資兩億人民幣開採煤礦,但卻發現他的煤被別人盜採了17萬噸,而涉嫌在背後盜採煤礦的,就是當時的「貴州省委原主要負責人的舅子」。

陸群雖然沒有直接點名,但是「貴州省委原主要負責人」應該就是指當時的一把手、也就是貴州省委書記,而栗戰書正好就是在2010年到2012年間,擔任貴州省委書記。換句話說,陸群在拐著彎指控栗戰書涉嫌包庇家族濫權牟利。

我們看到兩個不同的消息來源,一個海外,一個國內,都不約而同地指向栗戰書家族跟煤礦老闆之間有某種程度的利益糾紛。

所以說,這次栗戰書突然神秘消失,很可能不是因為健康因素,而是他被人舉報涉嫌濫權與貪腐,逼得習近平不得不對這位老朋友、老心腹,做一些處置行動。不然習近平打著「反貪腐」名義去整肅政敵的正當性,就會蕩然無存。

至於栗戰書未來下場會怎樣?是會被習近平法辦究責嗎?還是先讓他消失、避風頭一陣子,未來再找機會復出或者悄悄退休呢?這一點我們還不清楚。

但是從目前的情況看,可以發現,就像我們之前說的,中共官場在二十大之前,一定會有更激烈的鬥爭,而習近平的處境也會越來越艱難,預計我們會看到幾個重要趨勢。

今年中共內部將出現的重要趨勢

中共雖然在去年11月通過了第三份「歷史決議」,大力吹捧習近平的成就與權威,直追毛澤東的地位,但是習近平並沒有因此「定於一尊」,反而遭到反習派一浪又一浪的強烈反撲。

比方說,12月9日,《人民日報》和《求是》兩大黨媒,都刊登了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院長曲青山的文章:《改革開放是黨的一次偉大覺醒》,文章裏面提到鄧小平九次,提到江澤民和胡錦濤各一次,習近平卻一次也沒提。很顯然,這是中共內部通過黨媒在對習近平表達不滿。

12月15日,中共最重要的軍方媒體《解放軍報》發表一篇叫做《勇當「咬牙幹部」》的文章,裏面提到鄧小平等人,卻一樣完全不提現任的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說白了,就是軍中的反習派告訴習近平「我們不給你面子」,也反映出習近平掌權9年多到現在,軍權還是抓不穩。

文章裏頭甚至還用「嫦娥一號」衛星舉例,說嫦娥一號探測月亮的困難是很多的,「但是你只要去攻它,它都讓位給你」。這句話非常敏感,大家知道中共非常重視文宣的字斟句酌,特別是在軍方的媒體裏頭出現「你去攻它、它都讓位」的語句,就很容易被人猜想,是不是反習派勢力在彼此打氣串連,準備找時機給習近平一點顏色瞧。

因此,習近平目前正在遭遇對手的猛烈反撲,也就是說,在二十大前夕,中共政局很可能會越來越震盪、越來越不穩。

所以,習近平最近也不斷對內喊話,一邊強調要「維護黨中央的集中統一領導」,也就是要所有黨員都聽他的;另一邊則喊著要求「全黨忠誠」,這些說詞,都剛好反映出習近平對黨內的顧忌與焦慮。

趨勢二:習向對手下戰書 腹背受敵  出現信任危機

面對反習派的來勢洶洶,黨媒《求是》雜誌刊登了習近平去年11月11日在六中全會上的講話,裏頭強調要「對那些在黨內搞政治團夥、小圈子、利益集團的人,要毫不手軟、堅決查處」。很顯然,這段話等於是向黨內反習派再次宣戰。

習近平還說,在強大的對手面前,不要得「軟骨病」或者「恐懼症」,「唯有主動迎戰、堅決鬥爭才有生路出路」。另外,1月4日習近平在簽署中央軍委一號命令的時候,還要求軍方要緊盯「對手之變」。

這兩段話聽起來表面上是針對美國說的,但其實習近平這段話同時是對海外與黨內的強大對手說的。因為習近平目前正處於腹背受敵、內外夾擊的局面,不只是黨內對他緊迫追殺,海外也有一批政商勢力想要換下習近平。

像金融巨鱷索羅斯,去年就連寫了3篇文章投書媒體,批評習近平不懂市場經濟;而《紐約時報》和大西洋理事會,也都發表重磅文章攻擊習近平,要求應該讓習近平下台。但是這些文章,都有一個特點,就是「反習不反共」,他們只是想換下習近平,但還想保留中共體制,回到習近平上任前的年代。

為甚麼會這樣?因為從江澤民主政期間,中共就跟西方左派的政商集團與全球資本密切掛鈎,彼此利益輸送,放任貪腐,大家悶聲發大財。但是習近平上任後,卻打著反腐的名義清洗了大批前朝官員,當然也就破壞了這些政商集團與全球資本的利益。

所以現在不只反習派要鬥倒習,海外也有批政商勢力要鬥倒他。因此,接下來習近平這一年不但會有更高的政治風險與安全風險,還會越來越孤立,越來越吃力。

特別是現在反習派出手打擊栗戰書,舉報栗戰書家族的問題來逼著習用「反腐」的鬥爭手段來整肅自己的親信。其實這是反習派的宮廷鬥爭陰招,一方面是「扛著反腐打反腐」,逼著習左右為難,不得不處理栗戰書,不然就得被批評是「雙重標準」;另方面,這也會逼得習的手下人人自危,分化習陣營內部的信任與團結。

畢竟,在中共這個變異體制下,能夠爬上高位、當上高官的人,幾乎沒有誰是底子乾淨的,誰都有可能因為過去的「黑歷史」隨時被舉報,成為「被反腐」的整肅對象。

趨勢三:中共體制腐化人心 無官不腐 更多人落馬

習近平在2012年上任後,就重用栗戰書到現在,充份表明習近平對他的信任。但是,即使習近平這麼強硬地搞「反貪腐」鬥爭,但身邊的親信還是涉及了濫權與貪腐的爭議。這一點正好表明,中共體制已經從樹根爛到樹頭,幾乎無官不貪、無人不腐。

其實2017年,《南華早報》爆料栗戰書女兒涉嫌利用權勢發財的時候,習近平已經幫了栗戰書一次,報道刊登隔天,《南華早報》就撤下文章,還發出公告道歉,但有意思的是,這篇道歉的文章,居然在標題上還把「習近平的右手」寫了一遍,這等於是又向外界宣傳了一次這個醜聞跟栗戰書、跟習近平有關。

媒體這種「高級黑」的抵抗手法其實就暗示了《南華早報》是受到黨中央的壓力,不得不撤下報道,所以用這種小伎倆來還以顏色。

趨勢四:習錯失改革契機  一路保黨 反被包圍

習近平上任前幾年,一直用「反腐」的名義掃除政敵,特別是拿下來數以萬計的大大小小貪官,這些貪官絕大多數都是江澤民主政時期扶植的。當時海外就有許多紅二代和民主派,呼籲習近平趕緊拿下江澤民和曾慶紅這兩個最大的貪腐巨虎,趁機實施政治改革,推動中國的民主化轉型。

但習近平卻踩了煞車,跟江、曾達成了妥協,不但沒有剷除造成中國遍地腐敗的元兇,而且還拒絕民主化改革,拼了命地保護共產黨,保住自己的權力地位,還領著中共加速朝向極左派的道路前進。

杜甫說過一句經典名句,「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習近平的反腐行動,最後只擒了一票小賊,縱放了兩大貪腐頭目,結果當斷不斷,反受其亂,現在曾慶紅領軍的江派集團,正在集結海內外勢力,對習展開越來越強硬的包圍反撲。

為甚麼我們這麼篤定地說是江派在反撲呢?有幾個線索。

◎第一,2017年爆料栗戰書的《南華早報》,老闆是馬雲,馬雲是江澤民集團的好朋友。

◎ 第二,2020年8月,《紐約時報》爆料說,栗戰書、習近平和汪洋的親戚都在香港買豪宅,總價值高達5,100萬美元,爆料這幾個高官的親人都在海外過著奢華生活,也就是暗示這幾位政治局常委的家裏可能都不乾淨。但是,我們反向思考,這篇報導批評的政治局常委,都是跟習比較親近的,至於李克強以及隸屬江派的韓正、王滬寧、趙樂際等人,卻通通沒有被點名。也就是說,這篇報道是打習派勢力,刻意忽視江派。

◎第三,這次舉報栗戰書的前紀委陸群,雖然現在轉到國企任職,但還是屬於中共紀委系統的人,而目前的中紀委書記是趙樂際,趙樂際也曾經是曾慶紅提拔的人馬。

當然,我們不是說陸群一定就是被高層官員指使才揭露栗戰書家族,陸群的確有可能是自己憑著道德勇氣,去大膽挑戰現任黨魁的親信,但從中共官場的現實面來看,如果這背後沒有靠山的話,任何官員應該都不敢輕易公開挑戰中央政治局常委。所以,看起來,陸群指控栗戰書家族,應該是跟中共高層內鬥有關。

趨勢五:習江派之間 終有生死一戰

習近平現在看起來貌似「一尊獨大」,但其實他的連任道路風聲鶴唳,所以未來習一定會跟江派發生關鍵的生死決戰。

只要習派與江派真的全面公開決戰的話,不但可能會促使中共走向分裂,還可能對中國社會帶來意想不到的轉折與劇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