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隱江南山水

江南風景秀美,惹人陶醉,徐再思飄零江南之際,也在這一片青山碧水之間捕捉到天地造化之美,以及隱逸淡泊之樂。他更喜歡用恬淡清新的文字,描摹那靜謐澄澈的景致。因而他的散曲作品中,數量最多的就是寫景寄情之作,也奠定了他在元代後期清麗派作家的地位。

寫景猶如繪畫,徐再思的散曲也富含「曲中有畫」的特色,他善於化用古詩詞的語句或情境,創設出詩情畫意的意境。比如這首:

《陽春曲.皇亭晚泊》

水深水淺東西澗,雲去雲來遠近山。
秋風征棹釣魚灘,煙樹晚,
茅舍兩三間。

此曲通篇先後化用三首詩詞的名句,即白居易的「東澗水流西澗水,南山雲起北山雲」,庾信的「浦喧征棹發,亭空送客還」,以及辛棄疾的「舊時茅店社林邊,路轉溪頭忽見」。作者將其中的意象重新融合,形成一個全新的意境,勾勒出由遠及近三個富有層次而幽曠寧和的畫面。

這是作者夜泊湖邊,被四周風景引發雅興,用曲詞記錄了眼前疏淡自然的景象。遠處的澗水,蜿蜒靈動,千姿百態;雲繞峰巒,裊裊娜娜,朦朧悠然,共同構成了山水相依的廣袤畫面。秋風吹動舟楫,駛過釣魚灘頭,將作者的視線拉回近處,曲子內容也從自然美景轉向富含煙火氣的生活之美。

湖畔幾行煙樹,兩三茅舍,附近的百姓他們在這裏捕魚、務農,自給自足,過著與世無爭的愜意生活。這也是徐再思醉心山光水色,安享陶然隱逸的樂趣所在。

既然寫景如畫,徐再思還是巧妙運用色彩以傳情達意的高手。再看這首《普天樂.西山夕照》:

《普天樂.西山夕照》

晚雲收,夕陽掛,一川楓葉,
兩岸蘆花。鷗鷺棲,牛羊下。
萬頃波光天圖畫,水晶宮冷浸紅霞。
凝煙暮景,轉暉老樹,背影昏鴉。

夕陽西下晚霞漸收,天地間都被賦予油畫般豔麗豐富的色彩:漫山楓葉紅勝火,湖畔蘆花白似雪;白鳥棲息,各色牛羊漫步其中;萬頃碧水上,道道紅霞熠熠生輝;最後一點金色餘暉灑在老樹上,映著飄忽的煙靄和烏鴉的光影,絢爛的顏色在光與影的結合下更為濃郁。

這裏的黃昏秋景,顏色奪目,萬物亦充滿生機。它不同於馬致遠的《秋思》,給人孤寂、淒涼之感,反而讓人感到溫暖和光明。那是作者對生活的熱愛和嚮往,對生命的敬重和讚歌,唯有久經磨難的曠達胸懷,才能完成這樣一首激勵人心的曲子。

徐再思這一生,不過是個平凡而不得志的書生,沒有顯赫的家世,沒有暢達的仕途,甚至無法在史書中佔有一席之地。然而憑藉滿腹才情,他在江湖上留下許多刻骨銘心之作,贏得後人永遠的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