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各省市正在控制發生的疫情,實施了全面封鎖和大規模轉移民眾及大規模核酸檢測,明確表明中國無意放棄其「清零」政策。即使新年夜,仍有數千人被突然轉移。

儘管越來越多的國家不再採取嚴厲的限制措施,認為其經濟和人力成本太大,但中國政府仍繼續實施這種做法。

據西安市政府發布稱: 1月2日0時~24時,西安新增本土確診病例122宗。自去年12月9日以來,全省累計報告本土確診病例1,598宗(西安市1,573宗、咸陽市12宗、延安市12宗、渭南市1宗)。自西安封城後,近期已連續八天突破百宗,西安疫情仍處在蔓延狀態。西安雁塔區委書記、副書記因此雙雙被免職。

即使突然封鎖和嚴格的疫情防控規定已成為常態,但嚴厲的措施還是引起了民眾的不滿。

據《陝西日報》1月2日報道稱,陜西省委書記劉國中到西安市調度檢查疫情防控工作時稱,要在雁塔等重點區、城中村等重點場所管控上做到所謂「應轉盡轉、應隔盡隔、動態清零」。

1月1日新年夜,雁塔區楊家村小區居民被8輛大巴轉移數千人。(受訪者提供)
1月1日新年夜,雁塔區楊家村小區居民被8輛大巴轉移數千人。(受訪者提供)

1月1日新年夜,有8輛大巴士駛入西安市雁塔區,隨後逐漸有居民出來排隊。

小區3號樓的居民霍彥(化名)告訴大紀元,「數千人歷經5個小時,從一個小區拉到另一個小區」,「明明半個小時的路程,我在車上就等了4個小時,不許下車。不知道要被拉到哪裏去?也不知道外面發生了甚麽?更不知道終點在哪,當時那種遙遙無期的感覺差點讓我崩潰。」

據霍彥介紹,新年夜突然敲門被告知收拾東西去酒店隔離,還沒搞明白怎麼回事?更來不及收拾東西,又接到電話被質問:「怎麼還不下來?需要警察上去請你們嗎?」

記者從多位小區居民了解到,雁塔區楊家村小區3號樓屬於密接,確診的(人)被拉走已將近一周;當時也是採取相同的做法,晚上敲門,隨後每家都被貼了封條。

霍彥目前隔離地點是在相鄰的另一個小區,並不是當晚通知的酒店。當天下午她看到新聞說要恢復小區正常生活,晚上即被拉走。她無法理解從一個小區拉到另一個小區意義何在?

「希望引起大家的關注,看看普通老百姓的真實生活,聽聽我們的心聲,不要再被展示出來的假象迷惑了。」霍彥這樣說。

雁塔區楊家村小區1日晚被身穿防護服的警察全部接管,嚴令小區居民全部轉移。(受訪者提供)
雁塔區楊家村小區1日晚被身穿防護服的警察全部接管,嚴令小區居民全部轉移。(受訪者提供)

1月2日被拉走隔離的程先生表示,現在是把大家拉到「看守所」了,住的是架子房,沒暖氣,只有一床被子,在這隔離快要凍死了。

居民冰寂月(化名)告訴大紀元,「與確診病例的密接和次密接全部拉出去隔離,所以出現了一夜拉走數千人的場景。後面是有確診的哪怕是在隔離點的,也是整樓拉走」,「拉到各種新廠房宿舍,徵用的酒店、醫院,外地的廠房宿舍等,條件好壞完全靠運氣。」

她接著說,「去年12月30日西安緊急會議,把雁塔區書記、區長都撤了,要求各區立『軍令狀』,三天之內,社區必須清零,隨後爲甚麼那麼多人連夜把他們送到郊區的安置房隔離,因爲出了雁塔區就不是他責任了,他根本不管你是不是會在外邊感染?」

「會議定的策略,這兩天會加大異地隔離的力度。這樣西安市就取得了第一階段的全面『勝利』。不單是這原因,最重要的是只要拉出去,即使發生更多的確診,也是隔離期間的確診,不是社區傳播,可以對外說社區清零了。聰明不?後果呢可能是增加幾倍的感染,但面對烏紗帽,這些都不重要了。」

雁塔區為西安市的一個市轄區,人口約130萬人,區內包括曲江新區、西安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區名由知名旅遊景點大雁塔而來。

中國其它地方的官員也採取了極端措施來控制病毒。浙江寧波市今日通報,寧波市北崙區出現10宗中共病毒(新冠)核酸檢測陽性報告。官方隨即發布管理舉措,包括即日起寧波飛往北京航班全部取消、寧波市北崙區即日起也暫時關停所有景區、網吧、棋牌室、娛樂、健身、演出等人員密集場所。

在廣西,警方上周二(去年12月29日)將四名被控違反防疫限制令的人「遊街示眾」,並掛上展示他們照片和姓名的牌子。@

 

----------------

【暴風中繼續前行】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