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園集合,然後我帶領你前往辦公室。」筆者首次面試社會工作職位即碰上奇遇。甚麼神秘組織不可公開地址?報章明明寫上受家庭暴力傷害的婦女自助互助組織。會否被人拐騙?戰戰兢兢下,我赴約了。走進一間完全不似辦公地方,反而是寬敞的茶水間。4名婦女圍成圓圈,我坐在其中一張空凳上。她們似街坊多於人事部職員。一位手織冷衫,另一位正飲用熱茶。一位自稱主席的廖女士較為正常。竟想不到日後成為我首位啟蒙老師。她簡單介紹了她們及這組織。原來這4位是婦女會幹事。面試完畢後,廖女士送給我一本關於該會的書本,並提示我把會址保密。這是受虐婦女的日間「避難所」,不希望受前夫滋擾,甚至是報復。

上班後才發現組織決策層是婦女幹事會,以會員的聲音為主導,職員只有3位。廿多年前,這組織由廖女士建立。她受到丈夫身體虐待,額上仍留有一道疤痕。忍受了18年才狠心離開他。當時她感到社工幫不了她,同時在和諧之家認識了幾位同是受配偶虐待的婦女。她便萌起創立自助互助組織。組織初時只是6、7人的小組,在荃灣舊式大廈的樓梯下辦公。獲得資深社工、議員及其他婦女機構的協助,才可以福利租金租用深水埗會址。               

雖然廖女士只有中二學歷,但她知道怎樣組織婦女,怎樣使她們充權。這些我都是在大學才認識的概念。主席一職是無酬勞的,但她比員工上班時間更長。該會設立熱線,會員經培訓後,充當義工接聽求助電話。黃昏,義工及職員下班,熱線便轉到廖女士手機。其實晚上至凌晨才是婦女黃金求助時段。配偶通常晚上才下班。有些放工後飲酒,回家便怒斥妻子,把工作的怨氣發洩在妻子身上。因此晚間也是廖女士的工作時段。她的睡衣永遠是一件隨時準備外出的襯衣。好讓她接到求助電話後,即時趕到現場。(續) @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