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被英國人佔領四個世紀後,巴巴多斯(Barbados)最近成為一個共和國,並宣布擺脫女王伊利沙伯二世的管轄。是否應該好好慶祝一番?也許還不到時候。隨著切斷與英國的關係,巴巴多斯與北京的關係變得更加密切。

2019年,在瘟疫大流行使世界停擺之前不久,巴巴多斯和中共簽署了一項共同推進「一帶一路」倡議(BRI)的協議。

作家羅伯特‧哈德曼(Robert Hardman)在評論這筆交易時警告巴巴多斯人,「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換言之,巴巴多斯必須付出重大代價。通過與北京簽署協議,一個國家基本上達成了浮士德式的交易,用房子的鑰匙換取了幾條漂亮的道路和幾棟建築物。可悲的是,巴巴多斯總理米婭‧莫特利(Mia Mottley)似乎對這一事實視而不見。

這個加勒比國家不僅是加入了「一帶一路」倡議,而且還派遣軍官前往中國接受培訓。不僅僅是傳統的軍事訓練,而且包括中國語言和文化訓練。

事實上,仔細數一數就會發現,世界上幾十個國家都在派遣軍官到中國接受培訓。但問題是,為甚麼?

南韓、新加坡、波札那(Botswana)、巴西、智利、沙特阿拉伯和也門,他們之間有甚麼共同點?乍一看,沒甚麼共同點。但實際上,這些國家都接受過北京的軍事訓練,而且都派軍官到中國訓練。

在巴基斯坦,中國也為軍事人員提供培訓。

波札那國防軍的成員每年都會前往中國接受訓練。

2019年,尼日利亞(Nigeria)與北京簽署了一份諒解備忘錄,允許中國人民解放軍人員訓練其部隊。

在納米比亞(Namibia),中共資助了一所最先進的軍事學院。

在坦桑尼亞(Tanzania),你會發現綜合培訓中心,這是中共為坦桑尼亞人民國防軍(TPDF)建造的培訓設施。

有趣的是,根據中國最新的《2018-2021年中-非行動計劃》(China-Africa Action Plan 2018-2021),中國每年接收至少5,000名軍事專業人員。當然,如果軍官不能來中國,中共就會派人過去。

中共是否在試圖建立一支世界軍隊?不。中共還有其它計劃。

2011年11月24日,巴基斯坦陸軍總司令阿什法克‧卡亞尼將軍(Ashfaq Kayani,左)和中共副總參謀長侯樹森將軍(右)在巴基斯坦傑赫勒姆(Jhelum)觀看巴中軍事演習。(Aamir Qureshi/AFP via Getty Images)
2011年11月24日,巴基斯坦陸軍總司令阿什法克‧卡亞尼將軍(Ashfaq Kayani,左)和中共副總參謀長侯樹森將軍(右)在巴基斯坦傑赫勒姆(Jhelum)觀看巴中軍事演習。(Aamir Qureshi/AFP via Getty Images)

上述所有國家都是「一帶一路」倡議的成員。要理解「一帶一路」倡議的力量,必須充份體會其吸引力的作用,即「軟實力」。

用「硬實力」和「軟實力」之父約瑟夫‧奈(Joseph Nye)的話來說,軟實力的應用發生在當「一個國家令其它國家想得到它想要的東西⋯⋯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命令別人做它想做的事的硬實力。」

「硬實力」依賴於脅迫,利用軍事或經濟實力讓一個國家屈服於某些要求,而「軟實力」則涉及發動魅力攻勢。它的核心是一個國家在文化、政治意識形態、政策和對未來的願景方面的吸引力。

你看,「一帶一路」倡議完全是關於「軟實力」的。從表面上看,通過與中共簽署協議,一個國家的基礎設施得到了改善,包括新的橋樑和港口。但實際上,通過簽署這樣的協議,一個國家允許中共接觸其資源和人民。

我們必須從更廣的角度分析世界各地軍事人員的培訓問題。對於中共來說,它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控制——控制群眾的思想,控制媒體,控制軍隊。在上述所有國家(也門除外),都設有孔子學院。這些研究機構由隸屬於中共的組織「漢辦」(國家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 註:現稱「中外語言交流合作中心」)管理。

毫不奇怪,自從2004年第一所孔子學院在南韓首爾市開設以來,批評聲此起彼伏。這些機構的工作人員被指控從事工業和軍事間諜活動,並壓制涉及台灣和西藏的對話。

中共的影響力不僅可以在學術界感受到,也可以在政府的各個部門感受到。人權組織「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最近的一份報告非常詳細地強調了這一點。在柬埔寨、肯雅、馬來西亞和菲律賓等國——他們都是「一帶一路」成員——台灣國民被引渡或驅逐出境。

然而,正如報告所強調的,「他們並沒有被送回台灣」。相反,在「越來越大的北京的壓力」下,這些外國政府反而強行將他們送到中國,「在那裏他們沒有根,也沒有家庭」。這些國家願意參與「跨國鎮壓」,允許中共追捕「經濟逃犯、維吾爾難民、人權捍衛者和逃亡的香港人」。

這就是我所說的浮士德式的交易。一旦那支筆落在紙上,一旦一個國家的領導人在虛線上簽字,中共就變成了一個影子政府。它侵入進來,建立培訓中心和意識形態機構;它開始塑造思想和制定政策。正如上述驅逐或引渡無辜的人的行為所表明的,中共往往能成功地毒害外國政府並改寫其政策。#

作者簡介:

約翰‧麥克格里昂(John Mac Ghlionn)是一位研究員和散文家。他的作品發表在《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悉尼晨鋒報》(Sydney Morning Herald)、《美國保守黨人》(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公共話語》(The Public Discourse)等知名媒體。他還是《硬幣電報》(Cointelegraph)的專欄作家。他的推特是:@ghlionn

原文「Why Is China Training Military Officers Around the World?」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

【暴風中繼續前行】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