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網絡上有這樣一個帖子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鳴:憑以下三條,這個日子就值得紀念和慶祝。1978年12月25日,波爾布特下台;1989年12月25日,壽西斯古被人民槍斃;1991年12月25日,流氓帝國蘇聯解體。眾所周知,波爾布特是柬埔寨獨裁者,壽西斯古是羅馬尼亞獨裁者,而網民們紀念和慶祝12月25日,折射的是對獨裁的痛恨和對中共解體的期盼。

與此相對的是中共的緊張,中共媒體這幾日連續刊登國內外御用文人的文章,比如《蘇聯解體之謎,通過中國的成功而解開》等,來吹捧中共,旨在告訴國人中共絕不會走上蘇聯的解體之路。

事實上,自蘇聯解體後,中共最高層從鄧小平到習近平都曾分析過蘇聯解體的原因,並希望以此避免重蹈覆轍。

1992年1月,鄧小平在南巡期間,在談及蘇聯解體時說:「中國出問題,不是出在其他甚麼方面,而是出在共產黨內部。蘇聯、東歐的問題,就是出在共產黨內部。」「如果中國不接受這個教訓,在苗頭出現時不注意,就如戈巴卓夫那樣的『新思維』出來以後沒注意那樣,就會出事。」

2000年11月,時任國家副主席的胡錦濤在一次講話中提到蘇聯的解體,「很重要的一條就是理論上政治上出了問題,指導思想上的多元化導致黨內思想混亂,思想政治上徹底解除武裝」。

2013年1月習近平在學習貫徹中共十八大精神研討班上表示,蘇聯解體「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意識形態領域的鬥爭十分激烈,全面否定蘇聯歷史、蘇共歷史,否定列寧,否定史太林,搞歷史虛無主義,思想搞亂了,各級黨組織幾乎沒任何作用了,軍隊都不在黨的領導之下了。最後,蘇聯共產黨偌大一個黨就作鳥獸散了,蘇聯偌大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就分崩離析了。這是前車之鑑啊!」2018年1月,習近平在講話中又一次提到喪失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對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信念是蘇共垮台、蘇聯解體的重要原因。

顯然,幾個中共黨魁都得出了差不多的結論,那就是是蘇共內部在意識形態方面出了問題,即喪失了信仰。對此,鄧推動了進一步的改革開放,希望通過經濟發展解決共產黨的執政危機,胡延續鄧的做法,待習上台後,尤其在貿易等方面遭到美國的重擊後,習加強了對意識形態的控制,強化人們學習馬列,同時加緊整肅黨內異己。這是因為中共正面臨意識形態全面失敗問題。

據香港《動向》雜誌2016年4月號發表文章稱,90%的黨員有「第二信仰」。2019年2月底,中共黨媒新華社發表長文,稱馬克思主義是中共的指導思想,要防止「不信馬列」,「信鬼神」、「信金錢」的做法。這其實折射的是中共黨員不信馬列信鬼神的真實現狀。而中共不敢告訴老百姓的是,中共高官包括歷任黨魁其實都是很信風水、鬼神的,最典型的就是毛、江。換言之,其實現在根本沒有人真正相信共產主義的。

那麼,中共推行的新一輪黨員效忠和洗腦,除了欺騙涉世未深的年輕人和長期被洗腦已無基本判斷力的人外,究竟能起多大作用呢?畢竟對於中共官員而言,自身的利益才是最為重要的。這也可以從習自上台以來,黨內的反應看出。儘管習連續多次高喊全黨上下向中央、即向習近平看齊,聽中央的話,但現實卻是黨內派別林立,全黨上下對中南海是陽奉陰違,習的周圍更是不乏此等之輩,中南海的政令在黨內、軍隊難以徹底執行。如今中共黨內博弈更是越加白熱化,且毫不顧忌地呈現在世人面前。

無疑,中共幾屆黨魁或希冀通過發展經濟,或通過統一黨內思想來挽救中共的命運,雖能有所延緩,但實則是找錯了方向,並未真正汲取蘇聯解體的教訓,因為蘇聯解體的真正原因是其專制統治,給蘇聯人民帶來的是封閉、不自由和無盡的苦難,從而使其徹底失去了民心。

對此,毛當年在回答黃炎培周期律的問題時還算明白,那就是若想跳出政權滅亡的周期律,那就要走民主之路,即讓人民起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不過,從毛鄧到習,迄今都看不出有要將權力交給人民的意願,因此中共實際上正走在追隨蘇聯解體之路上,而且,蘇聯解體前的種種亂象和徵兆在中國大陸近十年間早已顯現。

結合早前網民羅列的蘇聯解體前的社會亂象,並將之與中共對比,發現中共不僅一一佔全,而且有過之而無不及。不妨列舉如下:

一、蘇聯解體前,每年發生流血事件近20萬起。而在當今中國大陸,抗暴事件是此起彼伏。

2003年,中共官方首次對外正式公布群體性事件年度統計數據,這一年高達58000宗; 2004年為74000宗;2005年為87000多起;2007年逾10萬起。自2008年之後中共官方不再公布具體數據,據清華大學教授孫立平推算,2010年的群體性事件至少有18萬起。另據中共黨史學者辛子陵的統計數據,2011年有23萬起。每年群體事件的參與人數約500多萬人,群體事件近半因拆遷。

而據中共《社會藍皮書:2014年中國社會形勢分析與預測》透露,大陸群體事件每年以30%驚人比例遞增。

二、蘇聯解體前,維穩經費和國防經費基本持平。而中共的維穩預算多年來高於國防預算。如2013年維穩預算是7,690億人民幣,超過國防預算7,200億人民幣。

2019年新浪財經《誰是第一大財政支出?》一文指出,2018年在中央財政支出上,公共安全支出近2千億(1991.10億),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在財政部官網上,缺少2017、2018年的,若以2016年的公共安全支出花了近1萬億(9290.07億)來推算,全國(中央加地方)維穩費總支出是11,281.17億。

而2020年中央部門對外公布的預算顯示,102個中央部門過緊日子,2020年財政撥款紛紛減少一半,外界最為關注的「三公」經費,也普遍出現大砍50%以上。然而,公安部三公預算,卻罕見的大幅增加,而且增幅高達320%。

第三、蘇聯解體前,年輕人熱衷於公務員行業,熱衷於權力。而中國大陸近些年出現的「公務員熱」迄今沒有消退。2021年近120萬人報名參加公務員考試,比去年同期增加31萬人。

第四、蘇聯解體前,貪污腐敗橫行,且有特供。而中共現今的腐敗程度遠超蘇聯,江澤民、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等一個個被曝光、被拿下的高官的巨額資產引起了極大民憤。

第五、蘇聯解體前發生高通貨膨脹。而中國大陸目前是通貨膨脹加劇,同時又面臨著通縮,加之疫情影響,老百姓苦不堪言。

第六、蘇聯解體前,GDP不斷升高,國民生活水平不斷下降。而現在的中國大陸也是如此,由於外商加緊撤離,中共整肅民企,大量人員失業,居民收入增速大幅下降。

以上跡象都在表明中共民心喪失殆盡,而深諳中共邪惡的體制內的官員亦有不少已經跑路或隨時跑路。這樣的中共還能維持多久呢?更為重要的是,就如當年「天滅蘇共」一樣,現在也是天要滅中共。2002年6月,雕刻著「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的天然藏字石在貴州省平塘縣被人發現,標誌著中共走入了倒計時,而這幾年不斷出現的各種異象更昭示著中共隨時崩塌的命運。這個歷史大勢,誰又能阻擋得了呢!#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