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珍言真語》邀請到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沙中線「吹哨者」潘焯鴻作專訪。潘焯鴻日前參與了立法會選舉,可惜最後落敗。「大部份選票都是受藍營所控制,我能夠得到1萬4千多票,已經是一個很好的成績。」

「政府的宣傳和對手的措施,都會壓制我的選票,因為到選舉前夕,我的所有宣傳品,有一半離奇消失。」潘焯鴻認為,有七成多的人不投票,已經是一個很明顯的象徵,就是大部份市民或選民都不接受這個新的選舉制度。他提到,選舉宣傳期間,他在選區的每個地方都有安排宣傳直幡,到選舉那天已經全部消失,或者被對方拿走,全部由他們的宣傳品取代。這代表選舉已經被控制、不公平,窮兇惡極的用盡所有方法壓制其他參選者。

擺街站有黑社會鬧事

耀東村是工聯會地盤

「很多我的支持者說,要是我當選了進入議會『嘈喧巴閉』後果可能很嚴重,最後可能還要坐牢。」潘焯鴻說,擺宣傳街站時四周都是閉路電視,沒想到會被騷擾,建制派的人還找黑社會來鬧事。他們會動粗,例如推倒助選人員、拆掉宣傳品,甚麼事情都做得出來。「工聯會和黑社會有關,耀東村根本就是工聯會照看著的黑社會。」他透露,工聯會的街站人員,也有黑社會人士在,「有人睇場」。

潘焯鴻也提到,耀東村有一位名人「是黑底」的,現在加入了工聯會。「兇惡的不是他自己出面,而是站著控制房屋署的人。」潘焯鴻提到,耀東村本來有一個兒童休憩設施,為了開賭,把整個設施摧毀,建一個涼亭給他們開賭檔。所有居民都怕了,不敢去騷擾他們。

潘焯鴻指出,當日的照片可以看到,他們與工聯會的人在同一個平台做文宣,然後對方作出投訴要他們離開。潘焯鴻不肯離開,他們派出一個頭領,站在距離很近的停車場處,質問他離不離開,他也拒絕。接著對方就聯絡公共屋村辦事處叫來保安,把他們趕走,他也拒絕離開,最後甚至有房屋署職員出現,說他們一定要離開。潘焯鴻詢問:有甚麼理據要他離開?對方就說他阻礙屋村居民出入。

潘焯鴻又道,「甚至,房屋署職員說看不到工聯會的人,但他們明明就在我旁邊,後來更報警要我離開,一群保安圍著我們,工聯會的人則蹲下躲藏在花槽中。然後警方的人也說,沒有工聯會的人,我只看見你在這。黑社會的人站著觀察,屋村的人勸我離開,說他們很麻煩,會打人。後來我們跟房屋署申請,也進不了耀東村,最後民建聯也被趕走。」

參選前曾有中間人聯絡

建制不聽話照爭位

談及有沒有中聯辦的人士聯絡潘焯鴻,他坦言有「中間人」找過他,但他拒絕了對方全部的要求,例如希望他轉工程界別等等。「可能北京方面真的希望五光十色,包括盧文端也在文章中提過,我認為他就是代表北京或西環的一些意志,但是否香港的建制派甚至中聯辦部份人士都聽話呢?我認為不是。」

潘焯鴻提到,政黨之間對席位爭執非常緊張,例如工聯會控制著耀東村,其他所有候選人不論任何陣營都不能去宣傳。他認為建制派內部也非常混亂,甚至民建聯和工聯會出現隔空互罵。

潘焯鴻與其他候選者閒聊,了解到其實每位候選者背後對議席都非常在乎,因為議席代表資源,他們以下的組織都是「數人頭拿資源」,區內少了一位議員,他們的資源便會大減,對於維持該區服務會面臨很大的壓力。如果要維持龐大的政治操作,他們必然要爭取立法會議員的席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