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黨委委員、董事陳耀明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官方通報稱其是「主動投案」。消息引發網絡熱議,也造成民眾擔憂。本報《珍言真語》邀請資深銀行家吳明德教授分析事件。他指出,重複印錢比印假鈔更可怕,雙倍「真鈔」衝擊金融系統。他推測,陳耀明投案或被對手供出,「就好像澳門的洗米華一樣...他會供出些甚麼」。

國家印鈔廠董事「主動投案」

或被對手供出

吳明德說:「印鈔票的頭頭,在過去20年,他是在同一個系統上升到這個位置,在中共印鈔系統裏成長,甚麼都會。由防止偽鈔到怎麼去印精美鈔票、分發、哪些印鈔公司承接、怎麼合作、大家有沒有機會可以偽造等。」

現年57歲的陳耀明,從1984年8月以來,一直在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工作,擔任過防偽印刷公司籌備組成員、上海印鈔廠副廠長等職。2001年8月,又任職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黨委委員、副總經理; 2021年1月起,任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黨委委員及董事。

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是中共央行直屬的國家法定貨幣印製機構。

吳明德推測:「他現在不是偽造,最讓人擔心的是他印了兩套(人民幣鈔票)出來。」吳明德解釋:「比如印一萬億出來,號碼由1到10,000,然後旁邊的同一機器又印1到10,000,只是在不同的地區使用,這些號碼就不會重複出現在市場上。」

吳明德指出,這是民眾最害怕的情況。因為央行印發的人民幣是構成基礎貨幣(Monetary Base)的一部份,又叫強力貨幣(High power money),由於貨幣乘數效應,市場上流通的貨幣供應會倍增。「這些重複印製的人民幣,就與當年的金圓券一樣。但是國民黨當年不停的印,告訴你印多少金圓券出來、沒有騙人。而現在的情況是騙人的,有點暗渡陳倉。」

金圓券是中華民國政府於1948年發行的貨幣。隔年,金圓券快速貶值,市場上出現過100萬元面額的金圓券,造成中國經濟惡性通脹。

至於中共官方通報的「主動投案」,吳明德預料是陳耀明的對手供出,因為已經無法掩蓋了。

習近平最怕金融不穩

兩套真鈔或令金融失信

吳明德繼續分析,最近這兩三個月,中紀委駐進中共央行、大型金融機構、銀行去檢查,可能在這個過程中牽扯些線出來。陳耀明不自首不行了,因為要供出全部有關利益分配者。

「他會供出甚麼?」吳明德說:「就好像澳門的洗米華一樣。被洗米華供出那80,000個會員是哪些?陳耀明自首,當然要供出哪些人分過他重複印出來的真錢,而且這些真錢印出來是哪些號碼?去了哪?走到這一步,最怕就是金融信用系統被人不信任,最差就會重現國民黨的金圓券時代。」

吳明德又指出,「這個就是習近平最害怕的,他要求穩,而金融系統不需要進取,越穩就越好。這就是直接挑戰金融系統的穩定,所以金融系統要穩定。」

吳明德推測,「現在陳耀明自首,他肯定會說一個數字,可能:是,我有印,但是很少。就是重複印製(duplicate)很少的真鈔出來,因為事跡敗露,所以我來自首,他一定是這麼說這個故事。」

「如果他說印了一萬元,可信嗎?」吳明德表示,通過對比中共官方的講法和他(陳耀明)自己的說法,香港人可以經由獨立思考來作出判斷。

最可怕之事

用國家印鈔技術印它國貨幣

印鈔系統出問題,除了對本國金融系統的穩定存在影響,也令人擔心影響是否會波及其它貨幣。

吳明德分析,人民幣不是世界的硬貨幣,所以不會搞亂世界秩序。但他強調:「可怕的是用國家的印鈔技術,還有專業團隊、知識去印製別國的貨幣。」

吳明德接著說,國家印鈔系統問題產生的人民幣,「一定是真的。」「就是說這些錢是真的,只不過是別人偷吃的。例如要做100條褲子,卻做了102條褲,這額外的兩條不報數,就多出來了,但是拿出街的話,這102條褲是一模一樣的。」

至於中共當局自身如何鑑別,吳明德說:「不用擔心,數字(數碼)貨幣可以做到,只要中共肯查。所以,重要的是要明白為甚麼中國的領導層說要快去推數字(數碼)貨幣。」

印鈔系統出問題 制度製造漏洞

最後,吳明德指出,中共內部出現印鈔問題,反映了制度上的漏洞。「一個負責任的政府,當它知道內部有人造反,就要想:這是不是制度、程序上有問題?為何別的國家就不會有這樣的問題,而自己的國家有呢?」

他進一步解釋,為甚麼是制度的問題:「從印鈔的第1步到第100步,只要全部串連成自己人,就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了!但是,在外國的這100步是分開10個國家去做,然後再統籌到自己這裏;如此,有不同的、互相對立的人去負責並合作,就不會有事了。」

至於此事是否會引發民眾對人民幣的不信任,從而出現拋售潮?吳明德說:「不用擔心,因為外邊拿著人民幣的很少。人民幣不會像港幣或者其它貨幣那樣被衝擊,永遠都不會被衝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