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民主峰會邀請流亡海外的前立法會議員羅冠聰發言演講,加上《時代革命》在紐約和美國其它城市陸續會上映。因此最近在紐約,香港的話題也成為焦點。本報《珍言真語》專訪,邀請NY4HK的召集人和HKDC的發起人楊錦霞Anna Cheung,分享一下當地的情況。

「是 Hong Kong Democracy Council (HKDC)香港民主委員會新一任的管理層和同事,用了很多的力氣去幫忙做聯繫,才能使《時代革命》順利上映。」

談到《時代革命》的首映,楊錦霞說除了紐約之外,北加州和南加州,包括LA洛杉磯、西雅圖、芝加哥、波士頓、華盛頓DC都有上映。她表示,紐約和洛杉磯都是打頭炮,紐約有7場。每個地方HKDC都聯繫了地方組織,幫忙推動上映,但實際的工作都是 (HKDC)香港民主委員會,花了很多力氣去做。

而在紐約的NY4HK只是其中的一個,他們有NY4HK Live Rock Cafe,有香港學生組織去幫忙。大家的責任就是去推動《時代革命》影片,讓更多人能觀賞到,如果認識一些影評人跟電影有關的朋友,就邀請他們去看。

《時代革命》場場爆滿

美國各地熱烈迴響

羅冠聰早前在一間麵包店舉行簽書會,Anna也有到場支持。(NY4HK Twitter)
羅冠聰早前在一間麵包店舉行簽書會,Anna也有到場支持。(NY4HK Twitter)

「由於戲院不是很大,但是有21場全部爆滿,三藩市的兩場、三場也是即時爆滿的。然後華盛頓、波士頓、芝加哥、西雅圖,其中還有很重要的一個城市就是洛杉磯,荷里活是比較晚推出,另外,有一場在南加大一出來時,就已經爆滿了。」

楊錦霞說,真的有很多人在問紐約的票,比如NY4HK的支持者,一直問甚麼時候還有第二輪。她覺得最有趣的是不斷地有不同的城市,在NY4HK、HKDC看到相關內容,就問侯斯頓、達拉斯、密蘇里、俄勒岡或夏威夷有沒有上映。

「不只是美國、加拿大的朋友很多人問,就連歐洲、澳洲也有。我想每個地方的香港人都會以這部片為榮,也很希望能看到。很慶幸、也很感謝HKDC花了這麼大的力氣幫忙聯繫。在海外,美國算是打響第一炮,紐約和洛杉磯同時公演,而我們的香港朋友,很多人看完之後,都非常的感動。」

至於楊錦霞個人的感受,她坦言,是帶著沉重的心情進去看的。早前,已看過預告片,也知道很多人都說要帶毛巾、紙巾才進戲院,她自己也有心理準備。自知是眼淺的,所以明白有一點「危險」,很可能就會痛哭得不能自已,結果不出所料。

楊錦霞看了第一天的最後的一場,而羅冠聰也在放映之後做了一個短暫問答。她讚揚《時代革命》拍得非常好,但不可以劇透,當然主要是從612事實到最後理大圍城,每一個鏡頭背後的那些小故事,都是很有感觸的地方。

年輕人天真爛漫

為香港爭取民主

2021年11月12日,香港監察與加拿大香港台,在列治文山一家餐廳舉辦早餐研討會,探討多倫多黃色經濟圈及海外港人,繼續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重要性。(伊鈴/大紀元)
2021年11月12日,香港監察與加拿大香港台,在列治文山一家餐廳舉辦早餐研討會,探討多倫多黃色經濟圈及海外港人,繼續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重要性。(伊鈴/大紀元)

楊錦霞表示,對《時代革命》感受很深,有幾個不同的層面,比較理性的話,她還是強調很感謝HKDC,也有很多香港人在不同的城市之間談妥、做了很事情,幫忙推動這部影片。而她設身處地的觀後感就是感動,很多人也都感動、落淚,回憶起2019年的一些往事。

「其中的一個細節,就是會看到很多小故事。那些小故事,沒有特技、特效,但是很真實、很感人。自己也覺得,雖然在公民社會活動做了很久,在2019年看到香港人、甚至香港年輕人的勇敢與毅力,去成就了這場運動。」楊錦霞不想落下任何的一個鏡頭。她又提到,抗爭的年輕人其實很天真,不是說他們無知,而是一個很爛漫、很有理想的單純,他們希望香港有民主。

「很湊巧, 2019年6月底到8月中,我是在香港的,所以有一些是親身經歷過的。大埔的連儂牆,我天天都經過;也參加7月1日的遊行,當晚我在立法會外面的天橋上和朋友一起走了一陣子,感受到了那種氣氛,還有多次不同的聲援我都有到現場。電影裏有一些場景,我是熟悉的,甚至2019年的『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香港人權民主法案),有些聽證會我也都參與了。但也有一些細節不知道,比如說理大圍城、互相照顧、互相幫忙的細節,都不是很清楚。」

電影鏡頭

完整的讓西方世界 看到真相

楊錦霞說,電影中被訪問的人,他們提出很多論述。像那些「手足」,包括男的、女的和年輕的學生,許多不同的片段,串聯起這兩個半鐘頭的電影。「其實,很難用一句話講完全部意涵。而主旨是要表達,其實在香港有很多熱愛香港的人,有兩百萬人上街,希望達成一個民主的訴求。以前所有不同的光譜的人,為了這一場運動可能都走到一起、並肩前進。」

她提及,在這場運動中有很多年輕人被指責,她希望從這一套紀錄片,也讓西方的世界看到,年輕人不是想去使用暴力。「就像我剛才所說的,他們所謂的『天真』,不是沒有知識,其實他們只是出於很簡單、純粹的一種愛。」

楊錦霞覺得,很多事情都是值得大家去反省、探究。為甚麼讓這麼多年輕人不顧一切,走上街頭,跟親人決裂,離開家庭,甚至離開香港?他們為的是甚麼?「為甚麼他們在這個危急的關頭,『This is it, I may die 』(就這樣了,我也許會死),就是那種心情,一個年輕人,可能突然間會死亡的,卻選擇勇敢的去面對;以至於寫下文字或遺書,為甚麼會走到這一步?」

她說,香港是一個文明的社會,這是一個深切的反省。也讓外國人明白,香港政府滿口說的動亂究竟是如何?香港警察的暴力又是怎麼樣的?鏡頭完整的告訴所有人,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

目前,《時代革命》畫面中的很多人,其實已經是被抓捕、囚禁了。楊錦霞覺得最難受的是其中一個鏡頭,拍到了黃之鋒走上囚車的時候,他輕輕的揮手,還有楊岳橋,兩人都不是她很親近但是認識了一段時間的朋友,當然是心痛的。「影片放映到尾端的時候,有些畫面使我控制不了情緒,想起他們現在的情形,還是覺得很傷心、很難過。」

羅冠聰3分鐘演講

代表了香港人

「日前,羅冠聰上台演講,雖然只是很短的3分鐘,但卻非常重要,這是一個總統才有的機會。在民主峰會場合,能夠被邀請的都是政要,當然,羅冠聰能夠代表我們香港人,我是為他感到非常的驕傲,當然他付出的代價也是非常的多。」

楊錦霞也分享,見到羅冠聰永遠都是開心的,對他所做的事情感到非常驕傲,他很努力的在做事情,所以美國拜登總統才會邀請他出席民主峰會。她很欣賞羅冠聰,形容他是有赤子之心的年輕人。

例如有一個簽書活動,我們太過低估了美國人對羅冠聰的歡迎,有很多片段都很感動。例如麵包店老闆娘連夜為他煲湯,他也喝得津津有味。那是個很小的麵包店,在廚房後邊一個很窄之處,人們不斷的排隊,就算沒有書,他們都希望拍張相片,跟羅冠聰講一些鼓勵的話,感謝他不懈的堅持。她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短暫交流,也希望將來他能夠來探訪,可以跟紐約的朋友見面。

香港很多人開始移民,也有人提出,有香港人在的地方就是香港。很多香港人,去不同的地方講述香港人的故事。楊錦霞怎麼看香港人移民潮所帶來的變化呢?她指出,這也是一個大家現在經常討論的話題,有很多不同的論述,諸如:這些離散的族群應該要怎麼做?是不是應該以以色列為榜樣?…等等。

但是,她覺得,最基本的事情,就是離開香港的朋友要繼續關心香港。英國、美國、加拿大甚至澳洲的香港朋友,可以通過不同社交媒體,表達他們對香港的關注,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香港人在海外,貢獻自己的力量去做不同的事情。在各自的崗位上,他們都發揮了香港人「小宇宙」的精神,「我會非常驕傲的說,我是一個香港人。」

「電影到最後,我覺得有一個揮手畫面,其實就是延伸到在紀錄片裏面的其中一位。再回想,究竟我所愛的是香港或者是香港人呢?自己是有一個深層的探討,其實,這兩個我都非常的愛,尤其是香港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