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朝時北魏名臣高允,先後輔佐過四位皇帝。文成帝拓跋濬即位後,高允提出了許多治國良策,還多次進諫。文成帝授予高允中書令之職,此後不再直呼高允的名字,而稱之為「令公」,以示對他的尊重。

待人以仁愛

在中書省處理刑案時,高允十分謹慎,完全依照法律判決,他認為官司的事關係到百姓的生命,人們都稱讚他斷案公平。

高允還將仁愛施予同僚和他人。尚書竇瑾因罪被殺,其子竇遵逃到山中躲避,竇遵的母親焦氏則被收進縣衙,後因焦氏年老而得免罪。竇瑾的親朋故舊中沒有人敢資助她,只有高允可憐她,讓她留在自己家裏。六年後,竇遵得到恩赦後才將母親接回。

高允待人以仁愛,收留陷入困境的同僚家人。示意圖,圖為明仇英畫二十四孝《朱壽昌棄官尋母》局部。(公有領域)
高允待人以仁愛,收留陷入困境的同僚家人。示意圖,圖為明仇英畫二十四孝《朱壽昌棄官尋母》局部。(公有領域)

一次,高允參加祭祀活動途中,馬受驚導致車翻,高允的眉骨受傷,皇帝除了派御醫診治外,還下令重重處罰馬車夫,高允卻上奏說自己無大礙,請求赦免馬車夫的罪過。

還有一次高允在下雪時因遇到猛犬而驚懼跌倒,受皇帝之命負責攙扶高允的中黃門蘇興壽害怕因此受到責罰,高允安慰他說,不會讓皇帝知曉此事。

獻文帝時曾把望族遷徙到代州,很多士人經過長途奔波,大都饑寒交迫,其中有高允姻親的家族成員,他們來到高允家求援,高允就竭盡全力招待他們,這些人都很感激他。高允還上書請皇上根據他們的不同才能任用這些遷徙之人。

高允的品行大抵如此,所以被當時的人所推崇。

輔佐獻文帝晉為公爵

465年,文成帝去世,其年幼的兒子獻文帝拓跋弘繼位。獻文帝下詔說學校教育荒廢已久,導致道德衰微、人才匱乏,現如今天下安寧,可以在各郡和國都設置學官,給年輕人以指導,希望身為儒學大家和德高望重大臣的高允可以出謀劃策。這時的高允已經七十多歲了。

很快,高允上表請求恢復先朝的規章制度,建議規定各郡設立博士、助教、招收學生數量等,建議做博士之人要博通經典、品行忠正清廉。獻文帝聽從了他的建議,在各郡府設立學校,加強儒家教育也是從這時開始的。

獻文帝聽從高允的建議,在各郡府設立學校。示意圖,圖為清 張若澄《蓮池書院》。(公有領域)
獻文帝聽從高允的建議,在各郡府設立學校。示意圖,圖為清 張若澄《蓮池書院》。(公有領域)

後來高允因年老多病,多次上書請求告老還鄉,對他十分看重的皇帝沒有答應。於是高允寫下《告老詩》,又因為過去一同被徵召之人大多已去世,他感懷故去之人,作《徵士頌》,並將他們的名字、品行和美德一一寫下。

皇興年間(467-471),獻文帝下詔任命高允兼任太常,到兗州祭祀孔子廟,並說:「這次是挑選有才德的人前往,千萬不要推辭。」

後獻文帝又將高允升遷為中書監,加散騎常侍。作為中書監,高允雖然長期掌管著述史書之事,但並不獨斷專行,大體上延續崔浩的舊例。史載,從文成帝到獻文帝的軍事文書,大多是高允所寫。晚年時他則推薦了高閭來代替自己。因高允的功勞,他被晉爵為咸陽公,加封為鎮東將軍。

有陰德壽當至百歲

孝文帝繼承大統之後,高允又被授任使持節、散騎常侍、征西將軍、懷州刺史。八十多歲高齡的高允不辭勞苦,在秋天到邊境巡視,了解百姓疾苦,勉勵百姓求學。

當他來到邵縣後,發現周代的邵公廟遭毀而未重新修造,便道:「賢德的邵公都沒有受到禮遇,這讓做善事的人有甚麼指望呢?」遂上表請求對邵公廟進行修葺。

478年,高允又上表告老還鄉,上了十幾次奏章,對其深為不捨的皇帝都沒有批准,高允只好以生病為由回鄉。可沒多久,孝文帝就下詔將其召回,還特批用舒適的小車載他回京,沿途亦讓各州縣照料。

到了都城,高允被拜為鎮軍大將軍、領中書監,他堅辭也沒用。孝文帝讓人扶著他進入內殿,請他修改制定《皇誥》。高允寫了篇《酒訓》,勸勉皇帝要重視德行、遵循善道。孝文帝閱後十分高興,常將此文放在自己的身邊,並常常向高允詢問政事。

考慮到高允年事已高,孝文帝特許他進殿可乘車、朝賀不下拜,為了讓他心情愉快,還讓宮廷樂部派一個樂隊,每五天到高允家裏去演奏;除此以外,還特地賜高允蜀牛一頭、四望蜀車一輛、素几杖各一、蜀刀一口,又賜珍奇食物給他,每到春秋季節經常送到他的住處。又命令朝廷負責膳食的職官,每逢初一、十五送去肉食美酒、衣服綿絹。對於皇帝的賞賜,高允都將之分送給親朋好友。

486年,孝文帝加封高允為光祿大夫,紫綬金章。皇帝對其恩寵有加。

487年正月,高允去世,享年九十八歲。在去世的前十幾天裏,高允略感不適,但仍不願臥床不起,不請醫、不吃藥,出入行動、吟詠詩文與往常一樣。孝文帝、馮太后派御醫前去把脈,回來後御醫說高允的脈象已有異常,恐怕不久於世。於是,皇帝、太后派人賜予了很多東西,高允喜形於色,對人說:「皇上因我太老,下賜了這麼多東西,我可以用來待客了。」遂上表表示感謝。

過了幾日,高允在睡夢中離世,家人都沒有察覺。在其去世後,孝文帝下詔賜絹一千匹、布二千匹、錦五十匹、雜彩百匹、穀千斛,用作喪葬之費。北魏自建國至此,因去世而蒙皇帝賞賜的人沒有一個人得到這麼多的。

而在其下葬前,孝文帝又下詔追贈高允為侍中、司空公、冀州刺史、將軍,爵位如故,諡號為「文」,賜官服一套。後來在正光年間(520-525),中散大夫、中書舍人常景追思高允,率領郡中故老為高允立祠樹碑,以為紀念。

史臣對高允的評價很高,說他「依仁遊藝,執義守哲」,他在危難之時敢於說真話,即便處於死境也平靜坦然。只有體察人事、通曉天命之人才能如此。高允先後輔佐四位皇帝,皆得到信任,且享近百年高壽,自北魏建國以來,只有這一個人而已。◇ 

高允先後輔佐四位皇帝,皆得到信任,且享近百年高壽。示意圖。
高允先後輔佐四位皇帝,皆得到信任,且享近百年高壽。示意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