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計劃於2022年2月舉辦冬季奧運會,當局正加緊「維穩」。異見人士、維權人士和信仰團體恐成為當局強力打壓的目標。

所謂維穩,是中共為維持政權穩定,對社會進行全方位管控的行動。始於江澤民掌權的1990年代。

北京冬季奧運會分北京賽區、延慶賽區和張家口賽區。

明慧網12月5日有報道稱,北京市朝陽區平房派出所及雅成裏社區居委會跟蹤監視騷擾法輪功學員韓非。11月30日,韓非的丈夫說,派出所來電話,說快冬奧了,別出去。據說別的地方已經抓了好幾個(法輪功學員)了。

北京郊縣一位知情者17日對《大紀元》表示,12月初,他們村的所有進出口都安裝了高清的監控。終端不在村裏,是直接連到公安局的。

「我們村主要出入口路段監控旁邊,有個盒子寫著天網工程的都是公安自己安裝,其餘的都是社區自己安裝,然後連上網給公安一個超連結。」

2021年12月17日,北京郊縣一位知情者披露,12月初,村裏所有進出口都安裝了高清的監控。(知情者提供)
2021年12月17日,北京郊縣一位知情者披露,12月初,村裏所有進出口都安裝了高清的監控。(知情者提供)

嚴密的控制

近日,中共當局公開宣示對冬奧會的「維穩」,採用毛時代「楓橋經驗」,實施嚴密的網格化管控。

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12月2日在黨媒發文,稱要重視「楓橋經驗」,深化「網格化」管理,掌握維護政治安全主動權。

「楓橋經驗」指的是1960年代初毛澤東在浙江搞的「發動群眾鬥群眾」經驗。中共黨魁習近平2013年在強調曾重提「楓橋經驗」。「網格化」則是中共近年拋出的強化社會控制手段,將管轄地域劃分成若干網格狀的單元。

北京市政府近期宣布要擴編「朝陽群眾」、「西城大媽」這類民間監視組織。

河北《張家口日報》12月8日報道披露,張家口下花園區城鎮街道新花園社區安排網格員入戶走訪摸底保冬奧。

報道稱,由下花園區的中共黨員帶頭,將「社區、小區、樓棟、單元」劃分為四級網格,實行層級管理,由社區書記擔任一級網格長,共選配二級網格員132名、三級網格員531名、四級網格員1421名。推行農村「1+N」網格服務管理,將46個行政村劃分為249個網格,由各村黨組織書記擔任網格長,從村「兩委」幹部、黨員、村民代表、鄉賢能人中選配249人擔任網格員。

網格員負責查出租房屋及報告所謂特殊人群等,實現「網格全要素、管理無縫隙」,為冬奧會籌辦等工作搞所謂「保駕護航」。

此前,在11月29日,中共公安部部長、北京冬奧安保總指揮部總指揮趙克志在會上強調,要「萬無一失、一失萬無」。

更早在明慧網披露的一份《張家口市公安局2020年部門預算信息公開情況》文件,顯示張家口公安系統「2020預算收支安排48121.30萬元,較上年預算增加5.1%」。

預算增加的主要原因是:「按照全市公安整體發展規劃要求,為做好2022年冬奧安保工作,2020年新增冬奧安保大數據建設項目資金、公共安全影片監控項目資金及警務輔助人員經費等。」

文件提及:斥資1825.2萬元,建設影片圖像信息平台,新建監控錄像頭3680點位;2020年計劃投入1642.13萬元用於冬奧安保大數據中心建設項目。

記者19日查詢發現,顯示有該文件的張家口市政府網站在海外無法打開。

2021年12月19日查詢發現,顯示有《張家口市公安局2020年部門預算信息公開情況》文件的張家口市政府網站在海外無法打開。網頁截圖)
2021年12月19日查詢發現,顯示有《張家口市公安局2020年部門預算信息公開情況》文件的張家口市政府網站在海外無法打開。網頁截圖)

不過,一家成立於2019年11月27日,名為「智亮科技」的企業,其官網顯示為承擔張家口政府授權公安局實施的所謂「雪亮工程」PPP項目,項目總投資為39,507萬元,建設期一年。建設內容就包括影片圖像信息共享平台和新建監控錄像頭3,680點位,新建智能終端信息採集800套,購置多旋翼無人機兩架等。內容還提到預計到2020年基本實現「全域覆蓋」和「保障2022年冬奧會場館的安全」目標。

一家名為「智亮科技」的企業,承擔張家口政府所謂「雪亮工程」PPP項目,並以保障冬奧會場館的安全為目標之一。(網頁截圖)
一家名為「智亮科技」的企業,承擔張家口政府所謂「雪亮工程」PPP項目,並以保障冬奧會場館的安全為目標之一。(網頁截圖)

學者:中共更害怕和平的力量

大紀元查到的公開資訊顯示,中共至少提前三年已在籌備安保維穩。

前中國泳壇名將、漢城奧運銀牌得主黃曉敏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對本次冬奧會開始維穩的時間應該會更早,「我覺得它時時刻刻都在怕自己幹的醜事被曝光。怕開不成,所以才要搞維穩。」

旅美學者、作家吳祚來說,中共主要的敵人是人民,其維穩模式就是層層下壓。「中央壓省一級、省一級壓到市,再到縣一級,最後就壓到社區,到派出所。就是通過這種維穩模式把政治任務下降到底層。如果沒完成任務,就內部警告、罰款,或者免職。」

他說,中共用這種方式威脅基層,所以那些人就加大力度,對付法輪功、維權人士和異見人士。「他們已經形成了一套模式,叫奧運模式。對底層的控制更加嚴密。」

吳祚來還說,中共現在重提所謂的「楓橋經驗」,搞連坐,讓整個社區老百姓互相監督。這是一種非人道的管控方式,再加上無處不在的錄像頭,更加恐怖。」

黃曉敏則說,中共的維穩過程就是中國人受害的過程,中共要把中國人重新拉回到「文革」那個年代。

這次北京冬奧會,法輪功人權備受關注。法輪功是一門以真、善、忍為生活原則的佛家修煉大法,外加五套煉功動作,可快速提升人的身心健康。

據明慧網指,前述《張家口市公安局2020年部門預算信息公開情況》文件,涉及為應對2022年冬奧安保工作的經費增加。其中「國保專項工作經費」一欄顯示,法輪功被列為第一打擊對象。

自1999年江澤民下令鎮壓法輪功,至今,中共的迫害從未停止,法輪功學員經常被上門騷擾。每到所謂敏感日,當局派人24小時監視居住法輪功學員,有時連續十多天。有的學員被暗中跟蹤、監視,貼身監控,打電話騷擾,逼簽保證書,非法關押,甚至判重刑,迫害致死。

2020年以來,法輪功學員遭到抓捕的頻率增加,各種非法庭審正快速推進,甚至很多地區突破底線、拿老齡學員開刀。

據明慧網報道統計,15,235名學員在2020年遭中共綁架騷擾。2020年,至少有615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88人被迫害致死。1,188名65歲以上老年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和騷擾,90歲以上17人,年齡最長者94歲。

2021年僅1至9月,就有至少930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

旅美學者吳祚來對大紀元表示,13年前的北京奧運會,中共對法輪功打壓也非常嚴重。2008年奧運會從申辦到舉行期間,吳祚來在北京。

據明慧網報道,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從2007年12月至2008年2月,北京地區發生多次大抓捕,至少涉及一百餘名法輪功學員。

2008年1月26日,家住北京的法輪功學員、音樂人于宙在回家的路上被截。當局以奧運維穩的名義將其關押。2月6日,于宙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傳出。

中共一直針對和平反迫害的法輪功進行打壓,吳祚來認為,這是因為中共更害怕和平的力量。

「它不一定害怕那種激進的力量,激進的力量它可以開槍,直接消滅掉」,吳祚來說,中共反而害怕這些和平的力量,像法輪功,或者維權律師,一些民主異見人士。「它害怕這些人和外國記者、外國的運動員接觸,吐露被迫害的實情。這樣就會造成對中共的負面影響。」

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發言人張而平對大紀元表示,中國老百姓和國際社會都知道,法輪功是一個信仰「真、善、忍」的和平團體,對社會道德回升,身心健康都有益處,這也是為甚麼當初中共官方給法輪功頒發那麼多褒獎。所以中共搞迫害一直膽戰心驚,極盡全力誣陷詆毀法輪功。

張而平表示,迫害「真、善、忍」普世價值的一定是「假、惡、邪」的流氓團夥,「中共所有的栽贓陷害的伎倆只能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中共維穩違背奧運精神」

2021年12月2日,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主席、民主黨籍參議員默克利(Jeff Merkley)和共同主席、民主黨籍眾議員麥高文(James McGovern)宣布啟動「奧運囚犯」項目,並譴責中共玷污了奧運會。

兩人還宣布,將集中關注因為被主辦奧運會的政府不公正監禁而不能慶祝奧運精神的人員,鼓勵人們和他們一起呼籲國際奧委會和其夥伴們,利用他們的影響力向中共施壓,要求中共釋放良心犯,減少對奧運精神的玷污。

奧運會的宗旨,寫在《奧林匹克憲章》的核心原則是:「維護人類尊嚴」、「尊重世界基本道德原則」。

現居南韓的前中國泳壇名將黃曉敏對大紀元表示,中共沒資格辦奧運。

「它沒有奧運的精神,相反它是踐踏人權的。」

黃曉敏說,中共搞維穩的本身就違背了奧運的精神,「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舉辦奧運會,是舉辦國用維穩方式來舉辦的」。

事實上,早在2020年11月,包括亞洲、歐洲、北美、非洲和澳洲的維吾爾人、藏人、香港和蒙古族等一百六十多個人權組織曾向國際奧委會主席托馬斯.巴赫(Thomas Bach)遞交信函,信中敦促國際奧委會糾正授予北京2022冬奧會主辦權的「錯誤決定」。

這封公開信指出,2008年北京舉辦奧運會時,國際奧委會當時錯誤地認為奧運會將有助於改善中國的人權記錄,事實上,恰恰相反,中共政權加強了迫害人權的行動。

學者:中共借舉辦國際性活動加大人權迫害

這次北京冬天奧運會,不只是有疫情問題,因人權問題,中共與西方國家隔閡正在加深。包括美國、澳洲、加拿大、立陶宛和英國在內的國家,已宣布對2022年冬季奧運會進行外交抵制。

但大陸作家、時評人李希(化名)向大紀元表示,國際上抵制冬奧會的聲勢還不夠大,許多國家不敢在野蠻政權面前發聲,導致中共越來越囂張。

吳祚來則說,國際社會現在多是根據已揭露出來的人權迫害信息,對受害者聲援或者對中共進行譴責。而中共在國際壓力下卻變得更狡猾。

「它(中共)現在就是儘可能的封鎖資訊,使得處於萌芽狀態的一些抗爭不被外界知道。」他說,中共控制網絡,連「翻牆」都會被視為犯罪,中共在向信息恐怖方面發展。

吳祚來說,中共在利用辦奧運會這樣的國際性活動,加大對國內進行的運動式鎮壓。「這樣它就感覺師出有名,對底下施加壓力的時候,它有個說法。」

「因為其實底下的一些幹警或者官員,也不願意幹。」

他說,中共的上層為了製造恐怖,就利用這類國際大型活動來提前整肅,驅使整個體制對異見人士,對法輪功團體進行打壓。這麼多年,每一次重大活動都要清理一遍。

「迫害確實無處不在」,吳祚來說。

北京一位不便具名的公民也對大紀元表示,中共一貫將舉辦國際性活動,視為重大政治任務,不惜一切代價去營造所謂的盛世。這是蘇共建立共產政權以來,所有共產主義國家的劣根性。

但吳祚來認為,中共現在已樹立了極端負面的國際形象,這次冬奧會將是它進一步失敗的開始。因為「國際社會都看到了你迫害人權,迫害西藏的人權、新疆的人權,法輪功的人權,以及更廣泛的侵害人權。」#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