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時立法會選舉未有結果,但此時有一件事更引起大家關注,香港01突然發表一段簡訊,說林鄭被中央急召上京,最快今日起程,要在北京逗留到27日才回來。

香港01是變相黨媒,不敢胡說八道,報道更提到建制派高層頗覺此事異常,關係到林鄭連任機會,證明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在立法會選舉的風頭火勢上,急召林鄭上京述職,當然是很反常的現象,因為當前香港並沒有如此緊急的事務,需要破格安排。行政長官「日理萬機」,非必要無須在北京逗留這麼久,如據此推測中央有「新部署」,那也言之成理。

林鄭在北京逗留整整一星期,有什麼事好做?一天到晚與各部委飲茶傾計?或者遍遊北京景點?當然不是。這證明中央要交辦一件很重要又很複雜的事情,這件事非得預先從長計議不可,涉及多個中央部門,涉及不同層面的沙盤推演,要做足功夫,以防臨場措手不及。

那麼林鄭被急召上京,有可能涉及什麼黨國大事呢?

最近中共確有一些新動向。習近平的偏執明顯收歛,黨媒有反常動向,習近平的「一尊」地位似乎被削弱,習大手大腳打擊市場經濟的政策無疾而終,經濟上李克強在唱獨角戲,習近平只有去向作家藝術家敲意識形態警鐘。

與此同時,最得歡心的胡錫進竟適時被退休。雖然仍舊寫專欄,但以中共用人習慣,胡的叼盤技好用,再提拔一下,仍可繼續狂吠咬人,何必廢了他的武功?

內外形勢惡劣,挽狂瀾於既倒者當然不是習,唯有中共的政治老人們,才有足夠的政治能量與習近平攤牌。以中共的傳統,奪權不會一步到位,需有過渡期,過渡期可長可短,端看形勢需要。而現在的形勢,已到了刻不容緩的關頭了。

林鄭被急召上京,逗留時間意外長,當然不能完全排除中共大範圍調整政策的可能性。那麼如果與此有關,又有何關?

中共國策要大轉彎,而且要急轉,如不急轉,再拖下去只會把自己拖死。要急轉彎,有兩件事必須先做,一件是易戰狼外交為熊貓外交,全面向西方國家求和;另一件是急速剎停對港的極左政策,顯示重回改革開放路線的誠意,力求保住香港國際地位,以救經濟全局破敗之象。前者與林鄭較少關涉,後者與林鄭息息相關。

筆者認為,林鄭這一番不同尋常的述職,有三種可能性:

第一種可能是政策全面急轉,要終止一切極左政策,淡化國安法,重彈基本法老調,停止對民主派的迫害,放鬆警力壓迫。為此,要借林鄭人頭一用,逼她放棄競選連任,甚至為顧全大局,不讓她捱完任期,逼她即時以手痛辭職,由中共任命一個代理行政長官。

這樣做當然急得不成體統,但好處是轉彎急得離譜,對內對外宣示中共調整政策的決心。這件事會引起震動,但香港已「由亂返治」,局面可控,民主派被打散,重新集結需要時間。兩害相權取其輕,香港畢竟是局部,選擇在香港開刀,風險相對較小。

第二種可能是政策轉彎要做,但事緩則圓,召林鄭上京,是先打預防針,對日後的安排心中有數,事先打好伏筆。林鄭可以做到任滿,連任就不用想了,要做好交接班,保證過渡期不出大紕漏。至於對港極左政策,則不妨慢慢調整,只要不影響大局,則於願已足。

第三種可能性是極左政策要堅持到底,毫不動搖,但這與習近平近期的低調表現不對稱,不過這種可能性也不可抹煞,因為中共的偏執向有傳統。如果準備死硬到底,那在這種關頭急召林鄭上京,花費大量時間精力面授機宜,又所為何事?既然堅決左轉,那慢慢轉下去就是,香港「大局已定」,犯不著如此氣急敗壞。

筆者想來想去,只有一種可能,便是中共要打香港巨額外匯儲備的主意。中共手緊已非自今日始,從上到下「穿咗褲窿」,久旱望甘霖,正不知從哪裡去搬救急錢來渡難關,這種要命時刻,香港人的家底目標很大。用什麼理由來搬錢,如何搬,搬完有什麼後果,要如何應變,如何安撫香港人,又保住香港的金融穩定,真的是心亂如麻。基於此,急召林鄭上京商量便有必要,林鄭短期內應不會下台,而中共對港政策也不會大變。

林鄭此番上京,正是五內翻騰,建制派則如熱鍋上的螞蟻,人人冇覺好瞓。現在輪到黃絲心涼了,我們不妨泡定一壼好茶,擔定凳仔,準備看一場好戲。至於我們的家底會不會給中共搬空,那也只好拭目以待。@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顏純鈎Facebook

(本版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