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這樣一個遊戲,玩法很簡單,二人一起聊天,天南地北都可以聊,規則只有一個,就是不能提到「我」字,一說「我」就是輸家。簡單吧,找個人玩一玩、試一試,看看有多少人不道出「我」來?真的,「忘我」真的很難喔!難怪修行的人修成的也不那麼多。看下面這則三百年前《笑得好》的笑話,笑人固執我見,讓人省思省思。

問「日」

有人問日月的「日」字如何寫。人家教他說:「口字長些,中橫一畫。」

那人用筆依照他教的寫成了字,看了半晌,卻大喊道:「你太捉弄我了,你就抬頭看看天上日頭的樣子,可是圓圓的模樣,從來不曾有一個方日頭啊!」

教他的人說:「這個真是日字,沒有捉弄你。」

那人再看了字,忽然又大喜說道:「細看這字的樣子,分明就像個帽盒一般,這一定是個盒字。」

石老(《笑得好》原作者)評曰:「不聽好人指教,只憑一己混為,豈不錯誤。」

返本歸真

話說源頭,這「日」字本是象形字,後來楷書的書法習慣變成了現在所見的長方形的寫法。若以中國文字為例,在漫長的五千年歷史中有了多少演遞?如果只是認識了其中的一個環節就以為是識得了全部,不就是以偏概全了嗎?你認識這個環節,他認識那個環節,人人站在自己的高度上各執所見,又怎得認識全貌?人間各執己見的爭端,或是以己之見評斷人,不無可能都是「偏見」啊!人帶的觀念、成見真是數不勝數。西方謂發現真理是愛「智」的追尋,東方叫返本歸「真」。觀念、成見,阻礙了歸真之路不可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