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6年,蘋果手機在今年10月份重返中國區銷量的第一位,同比增長78%、環比增長155%。大家知道,媒體剛披露了蘋果和中共簽署的一份秘密協議,所以,蘋果在中國有這樣的業績,自然是要歸功於簽署協議的蘋果行政總裁庫克了。那麼這個隱藏了5年的秘密合約,到底包含了哪些內容?這個協議的背後,誰是贏家?誰又是輸家呢?路透的評論文章指出,蘋果可能因此付出更大代價,這又是為甚麼呢?

我們首先來看兩則財經簡訊:

中國印鈔造幣公司董事陳耀明落馬

沃爾瑪一天關閉 4家中國門市 4年共關80間

12月8日,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董事陳耀明,因為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中共官方的通報中,稱其是「主動投案」,不過,通報中並沒有提到陳耀明落馬的原因。今年57歲的陳耀明,擔任了20年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的副總經理,今年1月剛剛擔任董事。陳耀明的落馬,因為涉及到敏感單位,所以立刻登上了百度熱搜榜,但事實上,在7月初,陳耀明的舊上司賀林,在退休已經3年後,也因為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賀林是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的原黨委書記、總經理。所以,可以看到,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的腐敗是前赴後繼,而且這些人都是在關鍵領導位置上掌權多年,涉及的範圍可能更大、更深。

那麼,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是甚麼來頭呢?根據官網介紹,該公司直屬於中國人民銀行,在全球造幣領域中,是擁有最大產業規模、最齊全的專業門類,以及最完整的產業鏈。不過,這樣一個全球之最的企業,腐敗的程度也會是全球之最。

我們剛才提到,總公司現任的董事陳耀明和他的舊上司,現在都落馬了,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在2020年1月,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另一家屬下企業的負責人,也因為「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這個人是中鈔國鼎投資有限公司的黨委書記、董事長龔士良。在龔士良落馬之後3個月,他的同僚,中鈔金服科技有限公司的總經理杜威,也被拘捕調查。

從這一連串的事件中,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印鈔造幣系統背後的問題,不會只是現在披露出來的這幾個人,這些人都身居要職,不是一把手、就是二把手,背後水有多深,我們只能無限想像。

事實上,中共官員因為貪腐,以及所謂「違紀違法」,時不時的這個落馬、那個被查,對外界來講,都已是常態,不得不說,中共的官員都是高危職業,隨時落馬,已經成了中共官員的標誌之一。

我們接下來,來看看全球最大零售商沃爾瑪的消息。12月7日,沃爾瑪在一天之內,關閉了4家中國門市,其中,包括沃爾瑪在1996年,在中國大陸開設的第一家門市——深圳洪湖店。據統計,沃爾瑪已經在4年內關閉了80家中國門市,其中32家是在今年關閉的。

根據沃爾瑪在中國區這幾年財報的數據來看,沃爾瑪的淨銷售額是在持續下滑狀態。對於關店的原因,沃爾瑪的解釋是租約期滿,但是業界認為,以沃爾瑪為首的傳統超級廣場正在失去競爭優勢,此外,還有一個重要因素促使沃爾瑪撤離中國,那就是中國大陸的政治環境。

其實,除了沃爾瑪之外,家樂福、歐尚集團等多家跨國零售商,也都陸續關閉了在中國的連鎖店。

不過,在沃爾瑪這些國際知名企業,紛紛退出中國的時候,蘋果卻在逆勢「崛起」,在中國的業績開始節節攀升,那我們接下來,就看看蘋果是怎麼做到的?

蘋果與中共之間的秘密交易

蘋果公司2021年第四季度的財報顯示,蘋果在大中華地區的營收為145.63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了83%,而全年銷售量則增加了69.6%。中國市場在蘋果總銷量的佔比,從去年的14.7%,增加到了18.7%。蘋果的CEO庫克,曾經信心十足地把中國市場稱作是蘋果最強的市場,數據也顯示確實是此言不虛。

不過,美國網絡媒體《資訊》(The Information)披露了一份庫克和中共簽署的秘密協議,所以,我們也就清楚了,蘋果對中國市場的自信從何而來。

《資訊》提到,前幾年,因為受到了中共刁難,蘋果手機在中國的銷量是直線下滑,於是,庫克在2016年連續3次到中國「救火」。

第一次到訪,庫克就和中共簽署了一項協議,這份效力長達5年的諒解備忘錄,共有1,250字,但是,每一個字都價格昂貴,協議中提到,蘋果要提供勞工訓練,協助中國製造業升級最先進技術,還要採用中國製造的零件,以及和中國軟件公司簽訂協議、和中國大學進行技術合作,並且直接投資中國的科技公司等等。這份密約的總價值大約是2,750億美元。

計劃中的一部份,還包括蘋果在2016年向滴滴出行投資10億美元,幫助滴滴在和優步(Uber)中國的競爭中獲得優勢。不過,路透社的評論文章說,這筆對滴滴的投資並不順利,部份資金更可能以捐贈形式,流向了大陸國營企業和地方政府。而且,在過去5年,蘋果的大中華地區營收總計是2,490億美元,還低於承諾投資大陸的金額。

《資訊》的報道提到,由於中共政權的不透明性以及企業的保密性,蘋果和中共政府的許多交易都可能是黑箱操作的,直到最近,蘋果的內部資料才披露了這份協議。

向中共提供數據

事實上,蘋果公司為了利益向中共卑躬屈膝的事件,已經是屢見不鮮。今年5月,《紐約時報》曾報道,蘋果向中共保證,中共不喜歡的內容不會出現在應用程式上,並且配合《網絡安全法》,將中國用戶的個人資料存進了中國數據管理中心,並把數據交給了中共政府。

報道中,引述了蘋果公司現任和前任員工的話,提到在過去20年,蘋果手機,就是靠著中國,躍居到了全球市值的冠軍企業,蘋果幾乎所有的產品都是在中國組裝,大中華地區的營收佔到了蘋果總營收的將近五分之一。

蘋果的中國團隊曾警告庫克,如果公司不遵守《網絡安全法》,中共可能會關掉其雲端服務。最終庫克同意,將中國客戶的個人數據,轉移到一家中國國有企業的伺服器上,因此,就有了一個被蘋果內部稱為「金門」(Golden Gate)的項目。

知情人士說,中國客戶數據的數碼密鑰,要存放在哪,是蘋果和中共官員談判的分歧點。蘋果想把密鑰留在美國,中共官員則想把它們放在中國。

在2017年6月,中共的《網絡安全法》生效之後,密鑰被送到了中國。這讓參與了最初談判的至少兩名蘋果高層感到驚訝,他們說,這個做法可能會危及客戶資料,因為在這種情況下,蘋果不可能阻止中共瀏覽中國用戶的電子郵件、照片,以及聯絡資料、定位數據等等。

為了規避美國禁止美國公司向中共執法部門提供數據的法律,蘋果做出了一個不同尋常的安排,就是將用戶數據的合法擁有權,轉讓給了雲上貴州大數據產業發展有限公司,而雲上貴州是貴州省政府的屬下公司。因此,在蘋果的服務條款中有了一項新條款:「蘋果公司和雲上貴州,將有權瀏覽您在此服務中存儲的所有數據」,並可以「根據適用法律」,「向對方和在彼此之間」共享這些數據。但是,這項條款在其它國家不存在。

蘋果的兩名現任員工也提到,蘋果在中國使用的任何加密技術,都必須得到中共政府的批准。

刪除敏感應用程式

蘋果有多聽話呢?除了中國用戶個人資料不保外,蘋果還遵照中共的要求,刪除了大量出現「敏感內容」的應用程式,包括天安門廣場、藏獨、台獨等等。只要涉及北京認為的禁忌話題,蘋果就會下架。

截至2020年6月,據蘋果的說法,在中共要求應用程式下架的申請中,已經批准了91%,一共刪除了1,200多個應用程式。

然而,根據《紐約時報》對數據的分析,發現自2017年以來,中國的蘋果商店中,已經消失了大約5.5萬個有活躍用戶的應用程式,其中大多數在其它國家仍然可以使用。這些消失的應用程式,包括瀏覽被中共屏蔽的網站,允許用戶以私密方式發送資料,以及遊戲、共享文件等應用程式,另外,還有600多個新聞應用程式也消失了。

此外,蘋果的審查規則竟然還滲透到了港台地區,蘋果的一款產品雕刻軟件中,香港有542個,台灣則有397個關鍵詞不允許篆刻。比如,香港用戶不能刻上「雙普選」、「新聞自由」等字眼;而台灣用戶,則無法輸入「法輪功」等在中國大陸被限制的詞彙。

蘋果在保護誰的私隱?

不過,庫克聽話地把中國客戶的資料送給中共的同時,對美國政府卻是非常强硬,2016年3月,庫克登上了《時代》雜誌的封面,原因就是極力捍衛美國用戶的私隱,不惜拒絕與FBI合作。

2016年,一個IS恐怖份子,在加州造成了14人死亡、22人受傷,FBI要求蘋果協助解鎖這個恐怖份子的iPhone手機,不過,蘋果卻「義正辭嚴」地拒絕了FBI的請求,而且表示,從來沒有法院,為了取得個人資料而強制一家公司去削弱安全保護。大陸的iPhone用戶應該會很感慨,一個恐怖份子的資料安全都能得到蘋果的保護。

2019年12月,在美國佛羅里達州海軍基地發生了一宗槍殺案,一名沙特軍官槍殺了3名美國軍人,疑犯使用的是受密碼保護的iPhone手機,當時,美國司法部長巴爾,也曾要求蘋果公司幫忙解鎖,結果再次遭到拒絕。蘋果公司還在聲明中表示:加密對於保護我們的國家和用戶的數據至關重要。但是,曾經有美國民眾質疑,蘋果公司說要保護客戶的數據安全,但是誰來保護受害者呢?

確實,蘋果公司的這種所謂的捍衛用戶私隱,到底保護了誰呢?中共,肯定是受益者之一。我們看到,如果中共的間諜在美國犯了案,那麼,因為保護私隱的理由,相關的證據和線索就會得到隱藏,但同時,中共警方卻可以在中國,繼續輕鬆追蹤和拘捕中國的維權人士和信仰團體,所以,中共迫害人權的力度還在蘋果公司的協助下,進一步加強了。

有評論說蘋果是贏家,這不是已經在中國賺得盆滿缽滿了嘛?但是,蘋果真的是贏了嗎?

至少我們看到,庫克現在面對的,可能就是要對股東們解釋一下,為何要隱瞞這個協議不報了。而且,在目前中美地緣政治緊張關係升級之時,這個事件或許在美國國內也會激起更大的反彈。所以,「得到了多少?又花費了多大代價?」這對於蘋果來說,這筆買賣真是應該好好算一下賬。◇